专家:七中全会“三明一暗”习最大对手是谁

0
31
china politics congress
china politics congress

2022年3月11日,习近平参加全国人大闭幕式。(Leo Ramirez/AFP)

为中共二十大定调的十九届七中全会本周末召开,很可能将证明习近平会打破中共规矩、破例连任。但是,有专家认为,习连任仍有悬念,目前中共内忧外患,高层分歧严重,而习近平的最大对手是他本人。

七中全会“三明一暗” 习连任仍有悬念

中共七中全会将于周末10月9日(周日)举行,二十大将于一周后的10月16日举行。

中共党史专家高文谦对美国之音说,十九届七中全会就是二十大的预备会议。其看点可以归纳为“三明一暗”:“三明”,一是审议通过十九届中央委员会的工作报告,也就是政治报告;二是审议通过中纪委报告;三是审议通过修改党章的报告,这是“三明”。“一暗”则是七中全会要确定二十大主席团常委会的组成人员。

这“一暗”才是重中之重,高文谦说,因为主席团常委会是党代会期间的最高决策机构,重大事项决定要先由常委会定下来,然后传达到主席团,再传达到全体代表。不过,依惯例,主席团常委的名单通常要在党代会召开的前一天才会公布。

二十大最大看点,很多观察家认为,掌握大权的习近平会连任,但高文谦认为,仍有悬念,魔鬼隐藏在细节之中。

他认为,习最难控制的就是这些政治元老、前朝常委。尽管今年中办发文要求老干部要守政治纪律,不许妄议中央。但规定归规定,人家可以买你的帐,也可以不买你的帐,不买你的帐又如何?难道要当场抓人不成,那岂不炸了窝?

高文谦说,宋平可以说是习父辈一代的人,胡锦涛也是有恩于习,还有朱镕基、李瑞环都很有个性,习能压得住?如果有一个元老发难,主席团其他常委跟着跑,局面就可能失控。所以,不到最后揭锅时始终存在变数。

中共内忧外患 高层政治路线分歧严重

中共目前面临内忧外患,天怒人怨。例如中俄结盟、动态清零、经济凋敝、台海危机等重大问题,高文谦说,政治局常委内部本来就存在不同意见,存在严重分歧。

再有,“究竟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还是以政治斗争为纲?究竟是继续搞改革开放,还是搞共同富裕、闭关锁国?究竟是融入国际社会、睦邻友好,还是联俄抗美、战狼外交?等等。”

高文谦认为,如果政治老人在主席团常委会上登高一呼,就可能打破平衡,激出事变。

当年陈云在十一届三中全会前的中央工作会议的东北小组会上发难,群起响应,高文谦说,结果改变了全会原定的议事日程,成为历史转折点。

高文谦说,尽管把两个确立写入历史决议是习近平政治上的一大斩获,但并没有真正解决今后的政治路线问题,“特别争论的焦点集中在是否坚持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这或许成为政治老人发难的着力点”。

高文谦认为,“中共高层运作是黑箱作业,我不清楚其中的内幕,但可以肯定,摆平政治老人是习近平最难啃的骨头,比摆平常委里其他人难度还要大。”

除非不邀请他们,他说,“这就把历次党代会邀请政治元老参加主席团常委这个规矩给破了。”

分析:习最大对手是他本人

高文谦还说,习现在是大权在握,定于一尊,但他的致命伤是缺少民心。表面上看没有对手,实际上他的对手到处都是,区别只是他在明处,而对手在暗处。

“习对任何人都不信任,整日处在孤独和恐惧之中,高处不胜寒,这是独裁者的宿命。”

高文谦说,“应该说,习近平最大的对手就是他本人,身边既没有可用之才,又没有可信之人,是武大郎开店,用的人只有像栗战书、蔡奇这种马仔;有点见识手段的像王岐山,最后都掰了。”

他认为,“习企图颠覆改革开放的既定国策,仅此一点,所有改革开放中的获益者,无论是普通老百姓还是在党内的高官,都不会答应,都是他的对手。怎么能说习没有政治对手呢?”

“现在习派大外宣和反习势力双方都在使出浑身解数,试图在最后关头影响舆论导向。”

高文谦还说,至于说习时代的党内斗争并未达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更是错得离谱。中共党内斗争在毛时代是你死我活,但到了邓时代就已经不是了,所谓刑不上常委,包括邓在“六四”后对赵紫阳的处理都没有把他关进监狱。

但他说,如今这个规矩破了,党内斗争又成了你死我活,打破了废除终身制这一邓小平遗留下来的政治遗产,遗患无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