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乔的团子:因过路被集中隔离15天,有人起诉了相关部门。

0
9

Original 家乔的团子 叶家乔 2022-10-07 10:05 Posted on 浙江

据当事人描述:9月23日早上9点40左右,当事人从医院门口出来,打算去吃一碗热乎乎的鸡火丝,她刚走出门,其父就在10米外等着接送,当事人自述走路过程中全程戴着口罩。突然,很多人大声凶吼不要走这里,当事人以为是交警在执勤,就打算走人行道,结果误入了人行道上的封控圈。

Image
发现不对劲后,当事人本想立马走出来,可警察和医生先来一步,奔过来阻止当事人离开。因为不清楚发生了什么,当事人也很配合的留在原地,登记身份信息。

后来才知道,原来刚才有一个密切接触者在医院门口的核酸检测点做核酸,所以把密切接触者到过之后的所有在核酸点的人全部就地封控。而且因为没有做好管控措施,还有好几个误入封控圈的人。

于是这些误入人群就在原地等了近一个半小时,因为封控标识不明显,期间无数人从误入者身旁路过,有不少不知情的人差点进入封控圈,最终多辆救护车共集中转运了70余人。

Image
这70多人中包括,正在保胎的高危孕妇,有老婆正在旁边妇幼保健院生孩子出来买东西吃的男士、有六七十岁高血压糖尿病的老婆婆、还有很多准备出门来这里做核酸或者像当事人一样路过的路人。

人们众说纷纭,有的觉得可能当天就能走,有的认为只需要隔离3天,最多隔离7天。一些有经验的男士,已经迅速托人送烟,有备无患。

Image
最终尘埃落定,告知书上明确要隔离7天,此时当事人心情复杂。等办完隔离的手续进入待分配到的房间时,已经是中午12点半了。

隔离点虽有不足,但总体凑合。隔离房间没有床单、被子凌乱的堆在椅子上、没有桌子、除了一个烧水壶、电视别无他有,值得庆幸的是有独立卫浴,虽然是太阳能而当地正值阴雨天气。

Image
由于当事人未吃早饭,或因隔离点人员众多,医护人员手忙脚乱,直到等到14点多还是没有安排午饭,于是当事人开始在群里寻问管理人员。

一直到下午15点,管理人员才明确答复,没有午饭了。

Image

为了解决温饱问题,当事人开始向各部门求助,包括市政府办、市卫健局、州长热线、再打到疫情防控指挥部,打了可能近十个电话,终于在16点30的时候,隔离人员收到了一盒泡面。虽然仅是一盒泡面,但一个半小时解决了温饱问题也是值得肯定的。笔者曾在上海打12345反映疫情类似问题,光是打通电话就花了2个多小时。

另一处值得表扬的环节是,当晚18点左右,送晚饭的工作人员发现了当事人房间没有床单被褥,主动提出更换了房间。

当事人安顿好自己后,便开始关注隔离群的消息。

有的人房间的床是烂的,中间有一大个洞;有的人的房间是行军床。

Image
之后群友们开始琢磨如何改善隔离点的条件。

主要诉求有:高危孕妇想吃点有营养的,普遍需要隔离点供应矿泉水,希望可以争取隔离点允许家人送食物和水,给房间配备消毒剂和体温计,烟民们苦苦哀求希望能够带点烟进来。

于是当事人又开始新一轮的投诉,争取矿泉水,争取给房间配备消毒剂和体温计,争取隔离点允许家人送食物和水。

但最后只拥有了体温计,和医护用1000mg/L的消毒液进行房间消毒,消得人脑壳疼嗓子疼。

这里笔者认为有关部门基本解决了隔离管控人员的问题,毕竟这是隔离不是旅游度假,矿泉水和香烟未免太过奢侈。当然高龄产妇确实需要更照顾一些。

当事人称对隔离点的应急反应能力和反应速度信任为0,开始理解以前的新闻中为什么会有人在疫情中因为来不及救治去世了,因为响应速度真的太慢了,或者根本没有应急预案。

例如:有一个在外地的孕妇,带着一个6岁的小孩,亲戚家人都不在身边,只能等着他老公去陪产。孕妇进了群,在群里竭尽所能的讨要一个说法。但是,没有人能给他们一个说法或者解决办法。

被隔离的高危孕妇希望可以给她吃点有营养的,因为她正在保胎关键时刻,希望可以联络医院给她做检查,该孕妇自己打电话去争取了,隔离点的医护也帮她联系了,但是过了快一周医院才来把她接走去隔离病房给她做手术,尚不清楚孩子是否保住。

有一个大哥早上突发痛风,没有药治。连床都下不了,看着早饭和中午饭都堆在门口,肚子很饿,却痛得爬不起来去拿饭吃。一直到下午这位大哥都还在求助。

有一个在医院门口负责做核酸的女护士也被隔离了,她感冒发烧了,在群里反馈了很多遍,也没能争取到药,硬靠喝热水捂被窝熬过去。后面两天她依旧在坚持争取药物,过了两天终于争取到了。

有一个女士来月经了,但是没有卫生巾。她早上在群里表示需要卫生巾,最开始给她的反馈是买不到了,后来应该是帮她解决了。但无法现象那一天她是如何度过的?一直蹲在卫生间吗?

有一个被隔离前刚做完手术的大哥,因为缝了几十针需要拆线,他在群里说手术伤口感染了,他都能闻到自己肉的臭味了,能不能派个医生去看看。最后,他说不奢求能去医院拆线,能给他点工具他自己拆线都可以。最后好像他自己把线拆了。

有一个回民大哥,每天到饭点都很奔溃,因为都是统一的盒饭,每天饭点他都会在群里咆哮“怎么又是二师兄”,隔离点的医护有帮他反映,但有时候可能大家都太忙了,顾不到他。

配的饭里没有筷子,被隔离的其他人选择从垃圾桶里把上一顿的筷子翻出来洗洗,继续吃。幸运的我还好每一顿都有新筷子。

从妇幼保健院出来给老婆买吃的那位大哥,被隔离的第三天他老婆生了,他在群里说“娃儿也看不到,听见哭声,当时就没有把持住眼泪。”

从当事人的描述中我们还是得肯定当地相关部门对隔离人员的组织保障能力有还是较充分的。毕竟现在隔离管控人员的一日三餐、住宿和洗澡问题都已解决,且住宿和洗澡条件相较之前或是其他落后地区的保障要好太多。

当然我们也必须看到在处理特殊案例时,有关部门的人文关怀还有较大进步空间。

集中隔离的第5天时,隔离群里通知隔离期限要从7天变成14天的消息。

Image

由此引发了当事人下一波的投诉,在打了无数个投诉电话,州长信箱、省长信箱后,相关问题最后都会转到市里的信访程序。

信访局的工作人员是位大姐,每次打电话都很亲切,电话接通第一句都是“小X你好,我是李姐。”

当事人询问为什么是7+7?对方答复说“专家研判确定的,病毒潜伏性强,也是为了你的健康。”

之后隔离的问题大多是诸如饭菜质量差或是太阳能热水器水温长期不足等小问题。

期间,隔离点陆陆续续来了些新人,有一个开大货车来拉石榴的外地司机,不知道什么原因健康码变红了,主动上报后立即派了120的车把他拉来隔离点,车费自理,10元一公里,他支付了1060元的车费,外加10天自费隔离。一共2060元。

他在群里说,本来今年就没有赚到钱,现在时间耽误了,还要给2060元的隔离费,车子就停在路边他也不放心,等出去了他再也不来这里了。荒诞的是他进入隔离点的第二天,健康码绿回去了。

10月4日,有消息称之前确诊为无症状感染者的那个人已经治好了,还要拉回当事人所在的隔离点隔离。

而根据规定,该隔离点70多个人要在10月7日才能出去。

隔离群于是又炸开一锅粥。

10月5日早晨,李姐给当事人打来电话,说确实这70多个人需要等到10月7日才能解除隔离。

这也激起当事人撰写行政起诉状的欲望。

Image

根据流程和需要,当事人准备了相关证据和证据目录。

Image笔者呼吁相关部门要坚决防止一刀切式防疫,不得随意延长隔离期限,要把人文关怀放在首位,不要过度追求防疫数字理想化。毕竟每一个隔离管控人员都是有血有肉有尊严的不同个体,除了解决温饱、住宿和洗澡,我们还需要关心高龄待产的孕妇,处于生理期的女性以及被痛风折磨的中年人等等。

疫情已有三年,无论是普通群众还是相关工作人员都已身心俱疲。随着时间的推移,民众对隔离管控相关工作的要求还会越来越高,我们必须要高度重视人民群众对高质量防疫工作的期望,不断优化工作环节,提升隔离管控工作质量,只有这样,我们才对得起为了防疫工作而牺牲的人生重要时刻。

最后笔者也呼吁隔离管控人员保持良好心态,不要过分较真相关事件的对与错,在行使自己权利的同时,务必尊重现行防疫规定及战略,耐性等待漫长实践后所得的真知。

本文部分内容图片来自《律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