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蝴蝶梦:海天酱油不放过一分钱利润,“吹哨人”辛吉飞说我缺钱不缺德

0
6

Original 边城蝴蝶梦 码头青年 2022-10-06 13:00 Posted on 广东

国人苦食品安全久矣!

我们都应该感谢辛吉飞,这个东北老铁凭一己之力,又把食品安全这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重新带回人们的视野。这场大讨论的价值,不亚于多年前的转基因食品争议,相当于又一场全民饮食健康的科普,起码教会了人们看配方表。现在,转基因产品当然也是合法的,但很多食品都主动标注了“非转基因”,尊重消费者的知情权。这就是社会的进步。这种进步,就是由争论带来的。

这些年,食品安全问题就没消停过。

苏丹红、孔雀绿、三聚氰胺、瘦肉精、蛋白精、吊白块……这些本应该出现在化学书上的名词,硬是通过各种媒体报道,成为老百姓耳熟能详的术语。

掺入工业油的大米,掺进滑石粉的面粉,甲醛泡出的海鲜,福尔马林保鲜的荔枝,避孕药喂大的鳝鱼,高剂量农药培育出的蔬菜,保险粉增白的豆芽菜,陈年老馅做成的月饼……这些有毒危险食物,通过或明或暗的渠道,大摇大摆地走向我们的餐桌,前赴后继进入我们的肠胃。

在食品行业,只要你把良心丢掉,来钱是很快的,不管是搞化学的还是搞餐饮的。如果监管不到位,确实很难抵挡暴利的诱惑。成本极低的添加剂,能“点石成金”,你不用,别人用,最终劣币驱逐良币。

 

这些都不是新闻。多少年来,这些事都或明或暗存在,消费者多少也知道,但一来普遍环境如此,二来钱包不允许。除非回到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或者尽量自己煮食,否则都逃不脱各种食品添加剂。
食品添加剂不是洪水猛兽。如果没有食品添加剂,就没有现代食品工业。食品添加剂,只有在过量和过界两种情况下,才是不被允许的。

食品工业如果没有食品添加剂是不可想象的。只要不过量,食品添加剂是人类的好朋友。以防腐剂山梨酸和山梨酸钾为例,二者都是国际上公认的安全防腐剂,对人体无害。山梨酸钾作为食品添加剂时,它会像水和二氧化碳一样无害地通过人体系统,不会积聚在身体里。正是因为有了它们,很多有害细菌才不能危害食品,产自遥远他乡的食品,在到达市民口中时,才能依然新鲜如初。

需要说明的是,苏丹红、孔雀绿、三聚氰胺等,都不是食品添加剂。苏丹红是一种工业染料,本应是皮鞋、皮衣着色的染色剂。孔雀绿,实际应叫孔雀石绿,是一种禁用的兽药。它们被加入食品,是一种犯罪行为。

在当今社会中,追求食品的“零风险”是不现实也是不可能的。除非生活在真空中,否则我们都会吃进各种不良物质。在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都是如此。

 

说这些,当然不是给海天洗地。

相比一些充满“海克斯科技与狠活”的外卖和路边摊,比如两块钱一根的香肠可能是用僵尸肉、淋巴肉、豆筋、色素、添加剂做的,比如廉价的肉丸和自助餐的牛羊肉,都是不知名的肉合成的,海天酱油显然要更安全一些,海天现在为人诟病的是所谓的双标问题。

5日,中国调味品协会发布声明称,食品生产企业只要按照国家标准规定,规范使用食品添加剂,生产的食品就是安全的,支持因舆情受到影响的调味品企业依法维权。(下文会提到,该协会的酱油委员会秘书长,是海天的。)

同日,海天味业再次发布声明称,食品添加剂广泛应用于各国的食品制造中,各企业按照各国标准和产品特性合法合规使用食品添加剂,海天售卖的国内国外产品内控标准是一致的,并未“双标”。

Image

官方和民间现在是各说各话,看上去谁都没错。但是输的只有一方,毫无疑问,只能是海天。科技含量不高的酱油行业,竞争本来就激烈,老百姓断不会“死了张屠户就吃带毛猪”。

公关的最高境界,永远是真诚。任何企图用文字游戏来蒙蔽公众的企业,最后一定会得到最不想得到的结果。

海天的声明,败笔很多。标题就让人生厌,《中国品牌企业的责任、担当和呼吁》,词太大,调门太高。开头一段,则绑架了中国调味品行业和食品行业。明明是合理的批评,到了海天笔下,变成了“攻击”。这套话语,用得很溜。

如果你是高科技行业,也许有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来抹黑你,但是一个卖酱油的,好端端的谁来攻击你?把你搞垮了,外国酱油厂家好趁机占领中国市场?这套逻辑,连打酱油的,都不相信。

这些天网友们对海天的质疑和不满,本质上是希望吃到同国外一样健康酱油的朴素愿望体现。

中国人想吃点质量好的,有问题吗?不配吗?

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也有质量好的高端酱油,有钱你尽可以买。但是在低端产品上有没有良心,才能真正看出一家企业的质地。

海天在低端产品里使用了一公斤10块钱的苯甲酸钠,差不多每克一分钱,一瓶酱油里只能用半克左右,也就是0.5分钱。如果用比苯甲酸钠毒性小的山梨酸钾,只需要每瓶成本增加一分钱。一亿瓶,不过增加成本一百万元。不用毒性小效果好的山梨酸钾作为防腐剂,而用苯甲酸钠,就是为了省那一分钱。

一分钱,见出本性。

苯甲酸钠在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是禁用的。日本,法律明确禁止使用苯甲酸钠,所以海天出口日本的酱油是笃定没有苯甲酸钠的。而台湾,则严禁苯甲酸添加到碳酸饮料中。2011年,可口可乐上海公司的一批可口可乐原液,曾误送到台湾,被检出苯甲酸超标,从而被拒之门外。

Image

按照国标使用苯甲酸钠,海天当然没问题,完全合规。但是就像罗翔所说,“法律是对人们最低的道德要求,一个标榜自己遵纪守法的人可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人渣”。

如果这个国标就是自己牵头制定的,那它的说服力就更有限了。

现在酱油标准有两个。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酿造酱油(GB 18186-2000)》,由国家国内贸易局提出,标准主要起草单位是石家庄珍极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委托中国调味品协会负责解释,标准中确实标注了苯甲酸及其钠盐属于合法的添加剂,但也对剂量作了明确的限制为1.0g/kg。一个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行业标准:配制酱油(SB/T 10336-2012),由国家商务部提出,主要标准起草单位为海天调味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石家庄珍极酿造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前者是国家标准,后者是行业标准。

不管海天是不是又当球员又当裁判员,但是既然行业标准得以成立,那么海天的做法确实是合规的。

Image

Image

但是对于一个市值几千亿,号称有300年历史的“酱油茅”来说,海天做得还远远不够。海天这个名字,可以理解为它的目标是星辰大海。但是,它的一些做法,实在没体现出名字的气度和境界。

一个真正有责任心和使命感的伟大企业,不会满足于低标准,而是会把同胞乃至全人类的福祉放在心上,会穷尽一切努力去推动行业进步,造福众生。如此企业,才能让人心生敬意,生意才能生生不息。

希望海天能吸取此次教训,用实际行动来挽回消费者的心。

倒是辛吉飞,真让人刮目相看。

Image

这个东北小伙,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食品厂员工,做过几年烤面筋生意,可惜也失败了。因为揭露食品安全乱象,“全凭科技与狠活”,他的某短视频账号20天涨粉450万。但是他并没有借此变现。在接到短视频平台客服电话后,这个耿直的老铁干脆不和她废话了,直接自己手动销号,不玩了。

Image

当时,他的这个账号有七八百万粉丝,妥妥的大号。如果变现,带带货打打广告,日进万金一点问题都没有。他不缺钱吗?缺,太缺了。他自己说,之前做短视频卖点货,一个月也就比在厂里上班多个三五千块钱。看他直播的背景,家居布置非常接地气,确实家境一般。
但是辛吉飞说销号就销号,一点都不带磨蹭的。这就说明,他揭露乱象,不是为了流量,更不是为了变现,而是出于纯粹的良知,是真正的敢为苍生说人话。用他自己的话说,“我缺钱,但不能缺德。”
辛吉飞的价值,在于他勇敢地做了一个吹哨人,食品行业的吹哨人。他把行业里的阴暗黑幕,勇敢地掀开了一个角,吹了一下哨子,让更多人更加重视起食品安全。
中国的进步,就需要多一些这样的吹哨人。信息时代,真相和讨论,往往可以迅速倒逼行业进步和社会进步。
食品的“食”,是“人”加“良”,一个人有良心,才能去干食品。这句话,与所有中国食品企业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