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9:36 上午

2022年10月13日,彭立发(网名彭载舟)在北京市北三环西路四通桥上挂出巨大的横幅标语,吹响了反习倒习的号角,反习倒习运动已经在国内外兴起,具体的事例很多,大家都知道,就不再在此一一列举了。但是似乎没有人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应该怎样开展反习倒习运动?现在我来谈一谈这个问题。
首先谈国外的反习倒习运动。现在已经有很多地方举行了声援彭立发的示威、集会,有焚烧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有脚踩习近平画像、污损习近平画像的。像这样的示威活动已经进行几十年了,董瑶琼事件发生时举行过声援董瑶琼的示威活动,铁链女事件曝光时举行过声援铁链女的示威活动,如此等等,举行过的示威活动多得数不清了。但是这些示威活动都是在原有水平上的重复,当前海外民运最需要的是尽快组织起来,形成一支有影响力的政治力量,来推翻中共的极权专制统治,取而代之,建立民主宪政的新政府。目前看来,这是海外民运队伍做不到的事。所以说,在海外可以举行声援彭立发的示威、集会,也应该举行,但更重要的是组织起来形成一支有影响力的政治力量。
再来谈国内的反习倒习运动。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张贴反习的传单、标语、写反习标语的事件;还有人公开在大街上举反习的牌子、高喊“打的习近平!”而被捕;还有人在网上转发声援彭立发的帖子而被捕,诸如此类的事件很多。我认为,写标语、贴传单、标语这样的事可以做,但是要以不被查获、被抓捕为前提条件,只有在保险不会被查获、抓捕的条件下才去做这样的事。至于公开在大街上举反习的牌子、喊反习口号、在网上发或转发反习的帖子,我是不赞成的,有一个人被捕,就少了一份反习的力量,这样做不值得。
我认为国内反习倒习运动应该做的更重要的事情也是组织起来。这一次四通桥事件,彭立发一个人是绝对办不到的,一个人怎么可能把两条巨大的横幅标语、一个汽车轮胎、及一套播放录音的设备拿到四通桥上去,把两条横幅标语挂起来、把轮胎点燃烧起来、并且用扩音器播放横幅标语的内容?一个人绝对不可能做成这些事,必定是有一个小组经过周密的计划才完成了这一系列行动,被捕的只是彭立发一个人,其他人安然无恙,仍在继续行动。
与四年前的董瑶琼事件相比,四通桥事件是一个巨大的进步。习近平虽然严密地监控全国人民,但是他不可能一天24小时地监控14亿人民的每一个人,人们还是能够互相联系并组织起来,彭立发等人组成了一个小组就是明证。我希望彭立发小组继续扩大组织;全国各地的反习反共人士也应该组织起来、成立小组;这样的小组多了自然会发生相互交流,有可能形成更大的组织。当全中国有上百万人组织起来的时候(不一定马上就能形成全国性的组织),就可能组织起一支有影响力的政治组织(或政党),去完成推翻中共极权专制统治、建立民主宪政新政府的任务。
所以我认为国内反习倒习运动的头等重要的任务是组织起来,第二位的任务才是写标语、贴传单、标语等等,而且这些事要在不被查获、被抓捕的前提条件下才去做。不断地积蓄力量、不断地发展壮大自己的队伍、进而组织起来,才是最重要的,在国内目前的政治状态下,这些组织只能是地下组织,要多开展隐蔽的地下活动,少曝光,少出头露面才是上策。当然,要达到全中国有上百万人组织起来这个目标,可能需要经过漫长的岁月。
此外我又预言,即便习近平在中共20大上能够连任,他的日子也长不了,他过不去2023年,在2023年他将被赶下台。当然把习近平赶下台的必定是中共领导层中的“反习派”,而不是民间的反习人士或海外的民运人士。新上台的中共领导人很可能仍然实行一党专政。即便如此,我们海外民运人士对于把习近平赶下台这件事还是应该抱着乐观其成的态度。
我希望,如果有可能的话,国内的反习人士应该与中共党内的“反习派”取得联系;也希望党内的“反习派”能够与国内的反习人士及海外的民运人士联系;也希望在可能的情况下,海外民运人士能与中共党内的“反习派”取得联系。这是我个人的愿望,也许只是“白日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