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山:不信仰必受奴役

0
466
专制暴政是对恐惧和懦弱的的惩罚。恐惧和懦弱基本上则是被奴役了人的人格缺失或萎缩了人格的人的基本特征。人格是每一个刚刚来到世界上的人还没有被堕落时,都因为被上帝用他的形象所造而天生带有的上帝形象的人的“称谓”,人一旦堕落必然首先缺失的就是人格。因此人格用于显示人的生命尊严和价值的,那是不能轻慢的生命本质,它是那么重要,但是却不是每一个人都会觉悟到的。
自然物质的奴役
人是自然的产物,被自然所养育而成的,因此必然用自然本性来思考和行动的。所谓的自然本性就是人类为了自己的生存趋利避害的自我保护。为了更好的保护自己,选择一切有利于自己生存的手段和利益,那么不择手段必然是一个重要的选项!目的当然是为了获得更多和更大的利益。为了这种利益去追求各种权力,它既可以保护自己份内的不被抢夺,还可以无情地霸占他人的利益,而不遭至反抗,可谓一举多得!这样权力被残酷地争夺就是必然的,在没有信仰的社会中权力必然会成为最崇拜的对象。
   人的本性是天赋的自然权利,自我保护是人的自然本性,为了这种保护让自己可以放心有安全感,人类必然要与他人发生争斗,因此自然状态就会是一切人与一切人的战争状态。这其中是没有善恶之分和是非曲直的,有的一定是欺诈和暴力决定的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人类的这种只为自己利益考虑的自私是扎根在人的机体中,深刻到骨髓之中的。
人类为了生存必须不断从外界(自然界)吸收有利于机体和身体生长的养料,也需要不断地排出无用的废物和有害于身体的东西,这是人类生存的基本需要。如果不这样做既不吸收外界的养料也不将有害物质排出体外的话就会损害健康,直至自身被消灭,所以没有人不会这样做。因此他会不断地重复这种自利行为,哪怕这种行为会损害到他人都不会停止,所以这样的本性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不幸的是人类又必须是群居的“动物”,即也必须依靠他人才能生存的族类。这是人类的生存矛盾,这对个体的人从根本上来说是无解的。人类如果解决不了这个二难的困境就永远走不出这样一个“怪圈”,那就是自甘堕落被物质和利益所奴役,永远地与人类精神相分离的状况,的确使人类生活的前景和人类的命运一片黑暗!
 
宗教文化之奴役
宗教是与生俱来的存在,其实它是人性的本质。每一个弱小的个体之人都会自觉寻求神的依靠而得到神灵的佑助,融入无限。笛卡尔说:良知是人类分配的最均匀的东西!其实良知就是人类的一种最重要的宗教情感。不管好人还是坏人都会拥有它,坏人只不过是要有意地抑制它而已,并不是说坏人就没有良知。当然恶人为了使恶,他们一定首先要在这个问题上搞乱民众的“眼睛”,以便掩盖恶行不被暴露。所以鼓吹无神是最大的精神奴役,因为无神人类在精神的源头上就切断了与神的联系,彻底摧毁了人类一切自由的精神意志。亦根本没有了希望和目标,那么人类一定成为没有自由意志的精神奴隶。
不信神必然拜偶像,二者必居其一!偶像既可以是魔鬼、“泥塑木雕”,也可以是金钱、地位、名誉甚至可以包括所谓的知识。
在文化上这些利益集团用金钱收买御用文人,恶意篡改历史。创造帝王文化、太监奴才文化,让被奴役的民众身陷奴役而仍然为主人高唱赞歌,为自己的奴才相叫好。为了多得主人“赏赐”的几根肉骨头,为虎作怅,一定会比主人更凶残、更无耻下贱、更是不择手段丧尽天良
当奴才安于这样的现状,他们奴役者就可以永远地奴役下去。
科学的奴役
鼓吹科学至上!一切以科学不科学来衡量所谓的标准。在任何事情后面都要加上科学而个字,没有这科学二个字就好像没有了正确的标准了。例如,自然科学、医学科学、人文科学、社会科学等等、等等不一而足,以至科学实证主义大行其道。他们要实证检验一切,当然形而上学、上帝、真理就都成了需要考证检验的了,那么真理一定被极度地庸俗化,相对化,完全没有了真理的位置。那么形而上学、宗教、上帝就去被彻底架空消失了,有的之可能是物质存在了。
科学技术的发展,技术化和机械化不但使产品无差别,科学甚至要使人也可以无差异而标准化,人完全成了机器的奴隶。甚至他们直接认为人和万物一样,只不过是一架更精密更复杂的机器而已。法国一个叫拉美特利的哲学家专门为此写了一本著名的书《人是机器》!
无差异以及标准化的机器人一定根本不可能有个人自己独特的思想。君不见我们不都是很熟悉的“统一思想”吗!
国家强权暴力的奴役
国家也异化为奴役者,国家起源于对民族群体的保护,但是各民族的发展有着明显的差别。人类自我保存和趋利避害自私的自然本性,成为无节制的追求个人和民族群体的利益,而不择手段的强取豪夺,势必会损害到他人和其他民族的利益,造成一切人对一切人的暴力,直至升级为战争。为了保护个人和本民族群体和其他各国之间的和平和安宁,需要个人与国家、国家与它国之间签订和约,这是最初国家的起源,目的很清楚是保护本国人民的安全与各国之间和平的。
每一个公民需要交出一部分的权利,这部分权利,有大家认可的公共管理机构代表他们来管理。设立共同应该遵守的行为准则和道德的界限,对内调解各种纠纷,抑制群体内的各种暴力事件和平相向,群体人民可以享受争取幸福的自由以及安定和宁静的社会生活,以团结一致共同对外。因此国家完全是为了人民的和平幸福而设立的,它是为了人民,为人民服务的组织机构,它有完全的责任和义务保护好每一个人的幸福安宁,不受暴力和战争的奴役的。国家则必须有这个国家中全体人民认可的、在德行上是优秀的出类拔萃之士担当,行使国家权力!为了限制滥用权力的国家官员,必须设立监督和人民可以随时可以在他们不称职的时候立即撤换和罢免他们的制度,这是国家存在的本质。国家再伟大也不能与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相提并论!因为国家的存在就是为了这其中的每一个人的,而不是相反每一个个人的存在是为了国家。所谓政府和政权更是服役于国家的,鼓吹国家、政府、政权、集团利益高于个人的,一定是鬼话歪理而已。还有鼓吹什么“富国弱民”的等等,一定是愚弄人民的极权怪胎!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会组成什么样的政府和国家。反之可能也是一样的。信仰的人民他们决不会去崇拜权力,他们是靠上帝的审判来维持真理和公义的,社会生活体现的公平原则对待每一个人。反之,有不信仰的民族组成的政府和国家崇拜的一定是权力。那么他们的政府、国家对待真理、公义和公平、公正和每一个人的人权尊严都会是淡然漠视的。这样的国家就会异化为少数既得利益集团和特权阶层和独裁者服务的工具,国家的本质就被彻底改变异化掉了。国家盘踞成谋利集团,它利用每一个人交出的一部分权力,轻而易举地与民争利。如果稍稍遇到一些反抗,它有可以国家权力机器镇压反抗者,美其名曰:镇压犯罪分子。
运用国家权力抢劫既可以万无一失又可以一本万利。这样没有公义可言的国家权力就一定会成为每一个野心家们的目标。整个社会被国家暴力所绑架,人民在这种强权之下,战战兢兢、时刻生活在恐惧中。任何公平、正义、公正、人权、尊严、真理都被践踏在脚下。如果说个人的暴力和罪恶因为力量孤单,犯罪还是有限的话。那么国家和集团一起参与的抢劫,罪恶就没有了界限,可以是无限的了!
国家强权暴力的奴役还是有形的可以看见的,那么国家利益集团还可以利用统治的权力,在无形的方面来根本彻底地奴役人民。他们必然会在宗教、文化、思想观念、精神意志上灌输麻痹愚化他们,鼓吹无神唯物一定是他们最容易拿来毒化民众的。
只要没有神,他们的恶形就可以不被暴露,继续作恶下去。于是他们一定是坚决要把无神论灌输个每一个人的。世界上只要没有神,就不需要上帝的审判!如果缺失上帝的审判,那还有谁可以来主持公正的审判呢?那么这个最根本的完全属于上帝的审判权就又落到了他们的手上去了,到这个时候可能只有哀叹自己的命运不好了,不会想到利益集团的邪恶了。
这样本来人民大众可以依靠的国家权力来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机构,也成了奴役人的时候,人民大众还可以依靠什么呢?!
    其实暴力绝不是真正的力量。统治者在施暴时,尽管被暴力奴役的弱小个体在暴力恐怖的淫威下,诚惶诚恐,施暴者显得很强大,威力无比。其实他们同样是被奴役的,只不过他们是被地位奴役、被物力奴役、被假相奴役、被恶(魔鬼)奴役!他们永远不会懂得恩慈才是真正的精神主人!施暴者只是以恶来掩盖自己同样被奴役的虚弱。他们也只是一样被奴役着,只是与他人的奴役不同而已,他们在精神上也绝对是空虚的。
基督之光
基督自天而将的诞生,无疑开启了人类的光明前景!人类虽然带有不可磨灭的“原罪”却是因他所造而应该是分有他神圣形象的既尊严又有高贵成分的。就看人类怎么来看待自己了,如果承认是上帝所造那么一定也是有着他的形象的、既有尊严又有高贵的人类。当然如果不愿意承认是他所造,甚至不承认上帝的存在,那么上帝对他来说的确毫无意义!东方大国可能因为习惯和特别文化使然的原因,绝大部分人意识不到一个创造宇宙自然界一切的鲜活的上帝的存在。几乎很难想象把自己和上帝联系起来,而认为自己是有“原罪”,需要靠上帝来“救赎”自己,依靠上帝努力挣脱罪孽的羁绊,过一种灵魂上圣洁的、有人格尊严的生活。如果人类可以这样认识,那么人本身可以因为上帝所造被吹了一口灵气而分有上帝的精神,而高高站立于一切物质和自然之上的,会大大地鼓舞起人,不被物质和暴力所奴役,这样获得精神自由的人一定会折射天国的圣洁而高贵的光辉。
很显然基督教伦理文化为塑造这样不被物质奴役的独立人格的人开创了道路!每个人都分有上帝形象和精神的信仰文化,大大地提高了整个人类的精神生活的价值!人成为宇宙生命进程的杰作,不但需要依靠自然力量,而首先需要战胜自然力量的精神意志。这就是精神战胜自然;自由战胜必然,以精神的自由意志突破自我,这也是所谓独立人格所具有的本质特征。它绝对不同于一个世俗的自然人,产生于自然的人只能是个小我的个体之人,每一个个体之人他只相信自己是靠自然物质所养育,那么必然会把物质看的是最重要的,而甘愿被物质所奴役。既然必须依靠物质生存,自然他已经成为物质世界的一部分。而独立人格来自于精神,出自于无限。他们必然是自由的!必然卓然独立于世界,自然世界也自然会向他打开了无限的大门!因为它们比这个世界更高,诞生于上帝,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
单个自私的个体之人只是普遍的共相的一部分,而有自由意志独立人格的人,他们不仅不是普遍的共相的一部分。恰恰相反,普遍的共相却是他们的一部分。他要展示的是差异和不同,那是自由意志需要表现的一种自由开拓,因此精神自由独立人格有自己的使命,他要阐述无限的主体,生命奥秘的主体。他不属于生物学的自然范畴,而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精神范畴的,也因此是不可摧毁的,是永恒和无限的。他可以完全地改变自己的弱小,创造出最高的生命价值,创造自己的命运。因为他不仅是国家和世界的“公民,他还是上帝天国的“公民”。这种自觉来自天国的精神意识,大大拓展了独立人格的价值空间。他们尽管也生活在这个俗世,但是绝不会囿于物质世界的束缚,在与丗俗世界发生矛盾时,会牢固地持守人格的独立和尊严,坚决抗拒一切奴役。在独立人格看来,客观世界的一切,无论民族、社会国家、世界宇宙都是隶属于独立人格的而不是相反,因此独立人格的价值和原则都要高于集体民族、社会国家、甚至世界宇宙的。不存在集体民族的独立人格,也不存在社会国家的独立人格,只有个人的独立人格,他高于一切!
不信仰必受奴役!
这张有形、无形奴役的“天罗地网”罩住了人类所有生活的方方面面,就像卢梭所说,人虽然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中。世界处处是奴役的陷阱。即使有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也常常会迷茫,他们也需要时时聆听来自天国的声音,回应与上帝交流和沟通,人格与神相遇,依靠神的直接光照努力分辨。
基督徒虽然在受洗后,上帝可以赦免了他们的罪。但是基督徒仍然时时刻刻生活在俗世中,世俗生活的一切无不时时刻刻在考验他们的灵魂。他们也可能碰到更大的诱惑,他们是否仍然能够站立得胜?最后仍然也需要上帝的审判,凡是名不副实的人或假冒伪劣之徒,上帝最后是否会改变他的主意,我不好说!
丹麦哲学家克尔凯郭尔说:那些真正面对自己灵魂的人,在他们没有上帝的每一刻里,生命都被浪费了。克尔凯郭尔无非是把生命的意义与信仰和荣耀上帝(目的是颂扬美好、创造美好)相连。在西方人的意识里是把不信仰看作是没有灵魂的人,克尔凯郭尔把信仰与生命相连,一个没有灵魂的人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没有生命的“行尸”而已。无神不信仰的人依靠不到上帝精神的力量,依靠自然物质滋养生存的他们,养成了他们的思想观念上极度地依赖于自然物质力量,永远想像不到精神是可以创造一切物质力量的!因为他本来就是人类精神的源头!
连上帝也不信他们自然也同样不敢相信依靠自己的同类,大家各管各,不能团结一致扭成一股力量,互相帮助。他们之间有的只是利用的关系,每一个人都是斤斤计较、算计每一次付出的回报。没有相亲相爱的血肉相连,每一个人完全是孤立无援的独自面对一切困顿和挑战。在巨大的不是人力可以克服的困难和灾难之下,几乎没有任何胜算的可能,因为无处不在的奴役直接摧毁了他们一切毫无力量的抵抗。
而耶稣则教导门徒,“为朋友舍命,人的爱没有比这个更大”。这种爱人的境界不是无信仰的人可以真正体会到的。上帝直接把对朋友的爱,提高到人类之最!这种真诚之爱才能换来真正的友谊和爱情。大家都可以为自己的“弟兄姐妹”(所有的信仰人都是他们的弟兄姐妹)的困苦而英勇献身,哪有不团结的可能?!
无神不信仰既不肯这样付出帮助他人,因此也不可能得到自己同类的拼死帮助。每一个被分散了的弱小的个体在巨大的强权暴力下除了恐惧匍伏瑟瑟发抖、任意被宰割奴役以外,是没有任何招架之力的,这就是他们的悲剧!他们只能始终挣扎在苦毒中,不能自拔。
不信仰必受奴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