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林山:基督徒与宪政民主

0
1059

近代民主首先主要出现在基督教国家是有其深刻的文化历史渊源的。进一步说:正是基督教文化催生了西方的宪政民主制。基督教文化宣告:宇宙一切都是上帝创造的。“无论天上的、地上的、能看见的、不能看见的、或是有位的、主治的、执政的、掌权的、一切都是籍着他造的,又是为他造的。他在万有以先,万有也是靠他而立”《歌罗西书》1:15。

人作为宇宙的一部分,是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和样式而造的。因此在彰显上帝的荣耀中,人必然要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人类被造后,就开始堕落和犯罪,在罪中已死的人不能自救。唯独主耶稣救赎的大恩,使人可以“因信称义”从死亡中得以复活。而赋予了人类的基本权利、即天赋人权。人权的主要内容就是平等权和自由权。“并不分犹太人、希利尼人、自主的、为奴的、或男或女。因为你们在基督里都成为一了”《加拉太书》3:28。

人类的被造平等,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的观念,绝对否定了不平等社会的奴隶、封建等级,是深受奴役和压迫阶层的最大福音。当然后来也成了资产阶级革命的最强大思想武器。平等观可以使最卑微的奴隶和黎民百姓,为道德情操的高尚而自己担负起人类责任、以及国家的命运。

苏格兰长老会的牧师诺克斯,在面对血腥镇压新教玛丽女王的傲慢训斥,在这个国家你以为你是谁?!意指诺克斯(曾经是奴隶)敢对我如此说话。诺克斯则平静回答:“尊贵的女王,我和你一样、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尽管我不是伯爵、也不是子爵和男爵,但是上帝使我成为一个对国家有责任的人。无论在你眼里,我是多么卑微,如果我预见到一些会损害国家的事,我会像贵族一样全力阻止它”。

他的气概使他的继承人梅尔维尔面对詹姆士六世(继承玛丽女王王位、也是她的弟弟)的轻蔑时,同样可以正色道:“国王詹姆士六世也是耶稣基督的臣民,在耶稣基督的国度里,詹姆士六世也不是国王,而是上帝的子民”。正是这种上帝面前人人的平等观,才可以轻蔑权贵的蔑视,仰起高贵的头颅。人人平等可以使最弱小的个人,在面对强权时毫无畏惧,决不会因自己的卑微、无足轻重、自卑,而低下高贵的头颅。

我们常常看到,人类不是盲目狂妄,就是极端轻贱自卑。狂妄时无法无天、以自己为神,要别人来膜拜;轻贱自卑时,恐惧感使得他把任何强于自己的,都要当作神来跪拜,然后又转身去欺负更弱小的。这类人最容易扭曲人格。就像鲁迅笔下的奴才,逢人便诉苦,主人如何虐待他,他住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屋里,这种地方怎么可以住人?!聪明人听他的抱怨知道他仅是发发牢骚而已,于是马上附和说道,你的主人是太坏了,怎么可以让你住这样的不是人住的地方呢?奴才一听,心花怒放,有人同情自己很是感恩戴德。聪明人说完就走掉了,什么也没改变。有个傻子听到后,立刻就拿了一把锤子,砸起墙来、要帮他在墙上开出一个窗子。但万万想不到,奴才却高声大叫,有人要砸墙。主人快来呀!面对这样一个扭曲人格的奴才,谁听了都会嘲笑奴才。可是,当自己面对强权有人来解救时,恐怕很多人,也会和那个奴才一样的明哲保身,还是保持现状吧,否则可能处境更坏。

为了保障人的基本权利和人格尊严,以及在上帝面前的人人平等,人类更被赋予了追求自由权(包括言论自由、思想信仰自由、出版自由、集会自由、等等)自由是创世主给我们的不可让渡的礼物。对自由的追求,是每个人面对上帝恩典的召唤,要进窄的永生之门。虽则上帝创造了人,甚至要用他独生子的宝血来拯救我们。但是还是留给了我们自由的选择权。“弟兄们,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加拉太书》5:13。你们若常常遵守我的道,就真是我的门徒。你们就必得真理,真理就必叫你们得自由”《约翰福音》8:31。

上帝把基督徒蒙召得救、得永生,说成你们蒙召是要得自由,直接把自由比作永生一样重要。把自由提到何等的高度!有一首诗也这样写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抛”。人类文明价值,就是先从自由开始的,为此一切专制和反民主的制度,首先要剥夺人的自由权。所以对人类自由权的捍卫,成为人权斗争中最重要的一章。

基督教文化的核心价值,是它的博爱思想。提倡绝对和无条件的爱一切人。耶稣以被钉十字架、这一最残酷的刑罚,背负起人类的原罪,以非暴力对抗暴力、以无条件的爱和宽恕降恩于所有的罪人,面对把自己送上十字架的暴徒。“父啊!赦免他们吧,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这是怎样一种境界呀!

基督教文化提供的超验信仰,基督徒对天堂的期待,安抚世俗苦难的灵魂。用基督徒的良知反抗极权的野蛮,基督徒以忏悔和殉道,为人类提供了伟大的道德典范。“全世界的黑暗也熄灭不了一枝蜡烛的光辉”,纯净了西方人的文化精神世界,在西方文明中建立了超越世俗功利的绝对价值观念。

为了这种普世的观念,基督徒把面对残酷迫害和死亡、苦难的威胁,可以看作是上帝对自己信仰的最大考验,为此以爱的忍让和宽恕迎接苦难。决不因自己的受难而以暴易暴,靠徒手和牺牲来化解仇恨和暴力。为基督徒赢得了同情、正义、虚心、忍耐、虔诚、慈善、谦卑、互助、友爱、克制、苦行、舍己、非暴力,为了他人可以随时放弃一切世俗的利益,赢得了人世间一切美德和美名。

《致丢格拿多书》中这样描写基督徒:“他们生活在肉体,但并不随从情欲;他们度过世上岁月,但他们是天上的子民;他们服从规定的法律,却又在生活上超越法律的要求;他们爱所有的人,却又被人迫害;他们默默无闻,却被定罪;他们被处死,又恢复了生命;他们贫穷,却使众人富足;他们一无所有,却样样丰富,他们受耻辱,却又在耻辱中得荣耀;他们被侮辱,却能以德报怨;他们行善,却被当作恶人受刑罚;当受刑的时侯,他们喜乐,就像能加快生命的进程,犹太人攻击他们,希腊人也迫害他们。但是恨他们的人,却找不到恨他们的理由。”就是这样的基督徒,成为时代精神的引领者,推动了迄今为止的三波世界民主化的进程,使民主化浪潮滚滚向前、成了世界历史必然趋势。也最大地彰显了基督教的普世价值。荣耀了神!

中国是个以儒学文化为主的大国。儒家文化强调秩序高于自由、强调集体高于个人、强调等级高于平等、强调威权高于民主。儒家文化与基督教文化在本质上就是不同的二大对立文化体系。在中国的文化中看不到民主、自由、人权的传统,反而制造出自甘堕落的精神奴才。这种文化历史积淀的越长,对中国人的人性和人格的摧残就越是彻底,积重难返。在普遍缺乏自由民主传统的东方儒家文化国家中,哪个国家受基督教文化冲击越大,就能越快地步出威权国家,朝向宪政民主化转型。

二次大战结束时,韩国基本上和中国差不多,是个带有儒教传统的佛教国家。那时基督徒只占人口的1%。但是到了80 年代中期,基督徒极度扩张到25%。反对党领导人中金大中、金泳三都是基督徒。80 年代初,韩国的教会已变成反威权政府的主要陈地和论坛,教会和教堂为人权和民主活动提供了必要的思想和活动基地。汉城的敏东大教堂成了民主力量的聚会点,教会和基督徒在韩国的民主转型中成了中坚的力量。

台湾的民主化转型中,一方面是台湾需要美国政治、军事、经济上的保护和支持,不得不向普世价值的美国让步。美国则当然义不容辞地推行它们的价值理念,在民主化转型中起了很大的作用。使得台湾决策高层很多人都是基督徒。虽然在基督徒的人数绝对增长上比不过韩国,但是最主要的政治领导人如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等等都是基督徒。可以最直接地推进了宪政民主制在台湾的发展。

世界经过三波民主化浪潮的洗礼,威权极权制度的地盘越来越小,只剩了几个孤岛,这是国际大环境对民主事业的有利局势。据亨廷顿《第三波二十世纪末民主化浪潮》一书的分析统计,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三十个国家从威权极权转型为民主的国家中只有葡萄牙和罗马尼亚发生了暴力动乱,且程度都不惨烈、时间也短,这是民主浪潮转型中又一大趋势。

暴力越来越被离弃于世界政治舞台。尽管威权、极权制度动辄就用暴力来镇压民主。在第三波民主化浪潮中威权、极权政府与民主反对派的互动、妥协成了一个很可看的亮点。对峙双方都在效用最大化中归于一致,务求付出最小成本。

中国在共产党赶走国民党的1949 年后。最明显的是基督教文化在中国得到了极度的扩展。从明末基督教开始进入中国到1949 年的4—5 百年中,基督徒只有区区的70 万。但是1949 年到今天的六十年间,据官方统计是二千万。但是据美国不完全统计竟高达7000 万。甚至已经超过美国的5800万,成为世界第一基督徒大国。随着共产主义在全世界范围的彻底破产。社会现实中的不公、不义、不道德更是每天把大批的民众推入教堂的大门成为基督徒。

而基督徒也一定会以走天路的勇气,创造一个嶄新的上帝之国。每一个基督徒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皇帝、国王的概念,除非他们是上帝的代言人,以行使上帝在人间的权力。基督徒的心中唯一有的主宰只是上帝,即上帝的绝对主权!因此会蔑视一切欺压自己人民的所谓王权,在他们眼里这些所谓的王权什么也不是,因此他们会想方设法地把这样的王权关进“笼子”,以各种形式冲击这些王权,推翻各种威权和极权的制度。他们不承认这种非法不受监督和约束的所谓“王权”,努力建立起符合基督徒民主的宪政法律制度(现代政治),保证了现代文明的实现。这些具有现代政治素养的基督徒会不假思索地、但却绝对是训练有素地擎起和平非暴力的抗争大旗,不但争取到极权体制内的改革派,统一起最广大大民大众,组成最大的民主联合阵线,更是因为他们的行为符合了“程序正义”,千万别小看了这程序正义四个字,这一招可能对于成就上帝的伟业才有了根本而坚实的保证!

上帝的二个诫命,爱上帝;爱邻人。爱人使基督徒知道每一个肢体的受苦,都是自己也在受苦,他们不会漠视。因为他们也没有权利漠视!上帝会告诉他们如何去解救这些还在受苦的人,每一个同胞肢体的苦难也都是他们自己的苦难,努力分担肢体同胞的苦难,这种同受苦难的观念使他们的心紧紧相连,义不容辞地肩负起这时代要求他们的所有责任,成为时代精神的引领者。

虔诚的基督徒都知道,他们面对的不是恶人、或迫害过自己的敌人,而是万恶的极权独裁制度。那么他们一定会像美国的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一样,不但坚信民主是不可阻挡的正义事业,也坚信和平抗争和非暴力是最强大的变革力量。唯有它才能彻底埋葬专制独裁制度,坚信耶稣再来的审判。才能如此气壮的不相信,我们顺从耶稣会错?“如果我们错了,万能的上帝也错了。如果我们错了,拿撒勒的耶稣就只是个乌托邦的梦游者从来没有到地球上来过。如果我们错了,正义就只是个谎言”(马丁路德金的演说)。没有错!!马丁路德金虽然被监禁了十次,但是他的非暴力所指导的民权运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

公平如浪涛滚滚,公义如江河涛涛《阿摩司书》5:24民主浪潮滚滚向前。越来越多的民众在中国基督徒的带领下“出埃及地”,向神所应许的“迦南”美地直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