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北京在上,香港的下有对策总要令人惊叹

0
731

李家超特首拒绝讨论入境检疫会否放宽至「0+0」,只说会按实际情况减少限制,大家一头雾水之馀,亲中政商人士却在说好李家超故事,纷纷表示体谅、收货、支持,代表统治阶层已有共识:特区施政不妨明一套暗一套,最重要是照顾北京的感受。

不错,「0+3」也好,「0+0」也好,都是名不符实的措施,因为只要不取消入境后七日内的三次核酸检测和七次快速测试,以至进入某些场所的禁令,两个数字和加号代表的,不外是自欺不能欺人的政策。「0+3」下,十月的访港旅客虽然较九月上升22%,但只及三年前(2019年10月)的2.4%,可见离开复常依然非常遥远。

不过,改行「0+0」的话,起码象征香港有意全面解除过度防疫措施,也有助重建香港向国际开放的形象。北京和香港当局当然明白,否则不会为吸引外地旅客,打算以特殊政策,扩阔他们的活动范围(减少黄码的限制),一些亲北京政客亦表示感恩,甚至直接道破政府虽然靠近但不标榜「0+0」,就是顾全北京感受。换言之,「0+0」可以实存,只是不能明言。

香港公共行政终于迈进新里程。日后面对大陆的红线,特区当局大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轻轻跨过,绝不张扬即可。当然,先要有北京首肯甚或推动,特首即使解说不清楚,以至拒绝讨论也不重要,自有一堆「爱国人士」出来「画公仔画出肠」,说出不方便向公众解释的苦衷,再表明拥护支持爱戴。

不过,名实不一的香港故事,难说也难做。复常就是恢复开放,没有中间状态,没有「半复常」,若把香港说成复常但仍受管制,或者受管制但很自由,讯息暧昧混杂,也显然及不上其他国际城市。至于难做,放宽防疫措施若只限入境旅客,说不通,也必招致香港市民极度不满,但若全港施行(如取消黄码限制及减少检测次数),将对防疫严阵以待的邻近大陆地区带来冲击。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同样见诸特区当局对亚洲榄球总会的激烈反应。榄球赛会误将「愿荣光归香港」当作中国国歌,在香港对南韩的榄球决赛前播出。主办机构解释是一名初级人员的人为错误所致,并就此事致歉。北京对此反应低调,只表示知悉赛会已道歉,没有质疑也没有追究。

反观特区政府则如临大敌。除了下令香港榄球总会全面深入调查,当局也要求亚洲榄球总会进一步调查事件,并交代他们须负的责任。同时,警方展开调查事件是否涉及违反国歌法,而政务司长更约见南韩总领事,重申强烈不满和抗议。

亲北京政客更不客气,表明不接受人为错误的解释。在没有任何证据之下,行政会议成员汤家骅一口咬定,此事绝非无心之失,行政会议召集人叶刘淑仪更指事件可能触犯煽动分裂国家罪,促请警方调查,并要求南韩警方协助,再将疑犯引导来港受审,而立法会议员何君尧更迁怒于榄球员,指他们对播错歌曲全无反应,因此要解散球队,以示惩戒。

这些毫无凭据的揣测,竟出于特区政府最高决策机构成员之口,既有失身份,也不合外交礼节,不容随意攻击别国政府,而在北京努力拉拢南韩之际,以削弱美国在东亚的影响力,过激的言行甚或有损国家的外交利益。不过,北京通通包容这些战狼言论,也非不可思议,因为战狼言论过左,主子看来,只是做多了不是做错了,因此尚可容忍,更何况这些言论,若是官方说不出口的心中话,如今由特区权贵讲出来,一定比网上五毛更有份量,又有何不可呢?再者,高声浪的咆哮,不令人尊敬也令人畏惧,足可警惕市民切勿以身试法。

如果说「一国两制」的特色在于两地有所不同,那么上述两个例子显示,第二次回归后的新香港,两制依然存在,只要出于十分注重北京的观感,特区政府可以做出与北京不一样的政策和反应,但这些政策和反应照顾好北京的感受后,又能否照顾香港人的需要和符合常识的要求,两个例子正是写在墙上的答案。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