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事光析:待熟的桃子要早摘—习近平为什么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0
746
00eb0000 0aff 0242 d6ba 08dac7284192 w1023 r1 s
00eb0000 0aff 0242 d6ba 08dac7284192 w1023 r1 s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巴厘岛出席G20峰会。(2022年11月15日)

2022年11月17日 21:33 吴国光

编者按:这是吴国光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我说中共二十大事实上宣告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代的结束,这引起一些质疑。有人认为,中共的合法性在于经济发展,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岂不首先冲击中共统治的合法性?有人强调,习近平的中共梦想称霸世界,这必须有强大的国力做基础,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怎么继续增强国力?

这些质疑都不是没有道理,但却忽视了一个核心问题,就是习近平对于个人权力的考量。我们看到,中共二十大的最大“成果”,就是习近平得以打破中共两代领导人的所谓“规矩”而无限期连任。我认为,不是习近平的权力巩固和集中导致了中国“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代的结束,而是:习近平正是为了巩固、集中并延长自己的权力地位,必须结束“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时代。

2022年10月2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中共二十大闭幕式上,前中共总书记胡锦涛被离席后留下的空座位。

请同时参阅:

国事光析: “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时代的结束 —— 中共二十大的深层主题

从“建设”的规则到“斗争”的要求

本栏上篇文章认为: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则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相适应的一系列重大内政外交政策必然改变;自习近平上台以来,相关重大改变已经出现,二十大不过是这些改变的一个关键节点而已。那篇文章涉及到了对内、对外、对台三大方面的政策。现在这篇文章要强调的是: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则那些适应经济建设为中心的党国领导体制和高层政治规则也必然改变;正是通过这样的改变,习近平在二十大上实现了他继续掌权并进一步集权的目的。

中共在转为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之前,特别是文革期间,党国领导体制的首要特点是毛泽东个人独裁,高层政治生活惟毛的旨意是从。邓小平开启了党国领导体制的寡头制,就是从“伟大领袖”一人独尊,改变为最高层以一人为核心但一小群人分享权力。这种改变有多种原因,不过,从制度研究的政治经济学观点来看,这种改变也是和“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相适应的。为了发展经济,不得不改变原来国家掌控一切经济活动的权力安排并引入市场机制,而市场机制在本质上是一种分散决策体制。因此,在这一变革过程中,地方权力增大,企业自主性增加,社会组织开始浮现,民众个体权利也有所扩展。社会经济生活的这种一定程度的多元分化,当然受到中共党国专制政治体制的严重制约;高层政治生活的寡头化,就是和这种又有分化又有专制的态势相适应的。

一人大权在握,想怎么干就怎么干,无所谓规则不规则;二人以上共享权力,就有个权力怎么分配的问题,这就多多少少要有些规则了。于是,毛后四十年,党国官员的退休制、任期制、“七上八下”等这样一些权力安排的规则出现了。从宏观的制度分析上来说,这些规则也就是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背景下出现的。

反过来,要改变乃至取消这些规则,釜底抽薪的办法就是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毛时代讲斗争;斗争中,毛成为“伟大领袖”。习近平也强调“斗争”,这其中的逻辑并无丝毫新鲜之处。通俗地说,建设工地上,有个张罗事儿的工头就可以了;在战场上,那就必须有个号令一切的指挥官。按这个比喻来说,那么,十年来中国政治的秘密就在于:习近平要当这样的指挥官,而不仅仅想当那个工头,所以他要把中国从建设工地变为战场,把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从经济上的互赖变为安全上的对立。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巴厘岛出席G20峰会。(2022年11月15日)

请同时参阅:

USCC:从战争到和平,中国所有关键决策都掌握在习近平一人之手

以习近平的权力地位为中心

对中共党国的精英们来说,习近平放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要以斗争来与西方争夺全球主导权,就时机而言未免太早了一些。据国际统计资料,到2021年,按国内生产总值(即GDP)计算,中国经济总量是美国经济总量的77%。此前,不少经济学家估算,按那种趋势发展下去,中国将在2032年前后超越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当然,这些经济学家的估算是否可信,值得推敲。但是,中共党国精英们是愿意相信这一预言的。他们觉得习近平偏执、鲁莽、疯狂、不理性,把邓小平确定的“韬光养晦”战略所为中共争取到的“战略机遇”给毁掉了。而在党国不分的环境中,还有更多的人是从中国的民族利益出发来这样看待问题,乃至不能相信习近平怎么可能放弃“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他们没有看到的是:也许中共可以继续“韬光养晦”二十年,也许中国可以等待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之后再来试图主导世界,但是,习近平无法等待!

习近平2012年上台后,如果不去或不能改变原来的党国寡头体制和相应的高层权力分配规则,那么,今年中共二十大就是他鞠躬下台、交班交权的场合。下一位中共党魁,按照前述对中国经济发展的估算,则将在任内收获一个巨大的成果: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回头来看,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可以被看作是那一位中共党魁“带领”中国登上历史的光荣之巅的垫脚石。

如果习近平在2012年就看到了这种前景,我想那并不奇怪,也并不表示他多么聪明。常人都会预想自己什么时候退休、退休时是个什么状况;一个登上最高权力位置的人,在明知自己十年后要退休的情况下,更会想一想这个前景,想一想这对自己意味着什么。习近平看到,一个金光灿烂、蜜汁饱满的桃子将在二十年后成熟,而自己在成为这棵桃树的掌控者之后却要在距那十年的时候把即将成熟的桃子交给别人掌控。如果习近平这时决定,一定要把这个桃子摘到自己的手里,哪怕它还不够成熟,而不是等它成熟之后只能被别人摘去,你会觉得他是一个傻子吗?

在我看来,习近平非常理性,就像一个小偷那样高度理性。甚至可以说,习近平是有眼光的。当然,他的理性和眼光在于算计自己的利益,并且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惜牺牲他那个党的某些重大利益,更不惜牺牲国家、民族和民众的利益。不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而是以习近平的权力地位为中心,这就是“习近平新时代”的底蕴,也是中共二十大背后的最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