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新疆:新疆当局收集新冠封锁期间死亡的维吾尔人遗体

0
528
cb4c53bf 0e78 49b8 ad1c 15a8800bed75
喀什地区处于封控状态下的街道 美联社资料图片

据了解,新疆当局收集了在新冠病毒封锁期间死亡的维吾尔人遗体。与疫情期间其他国家的典型情况一样,死者家庭不被允许为亲人举行葬礼仪式。此外,因治疗“恐怖分子”而被判入狱的维吾尔医生吐达洪·努热合买提,因在监狱期间患上肾脏疾病出狱后死亡。另一位曾担任学校保安的阿里木江·阿卜杜热希提因参与“非法宗教活动”而被拘留五年,他在最近的新冠病毒封锁期间死于疾病与饥饿。与此同时,卫星图像与泄露的视频表明,中国官员们一直在努力控制疫情感染,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这些情况。

新疆当局收集了东北部城市伊宁的维吾尔族居民的遗体,他们在严格的新冠病毒封锁期间死亡,但了解情况的维吾尔人和当地官员说,当局没有告知死者家属他们是否按照伊斯兰教的埋葬仪式处理遗体。

伊宁由于新冠病毒的爆发,自 今年8 月初以来一直处于封锁状态,自由亚洲电台早些时候曾报道,该市约有 50 万人,主要是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在某些情况下,因饥饿或无法获得药物而导致死亡。

据伊宁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组的一名成员称,在封锁期间,该市约有 90 人死亡。

尽管当局在 9 月下旬取消了对伊宁新冠病毒的严格封锁,但在自由亚洲电台之前的报道中显示,因缺乏维吾尔语紧急服务,也是造成这个新疆第三大城市的维吾尔人死亡人数增加的原因。

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当局安排专人收集死者遗体,但不允许家属按照维吾尔习俗和宗教仪式埋葬。当局不允许死者亲属在下葬前清洗尸体。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图尔干江·阿拉乌敦说:“自从我们接受伊斯兰教以来,人死后,清洗尸体并妥善埋葬,这一直是维吾尔人的习俗。”

虽然阿拉乌敦表示,中国政府拒绝维吾尔家庭进行宗教仪式的决定是“中国继续对维吾尔人实施种族灭绝政策的证据”,但许多国家的政府也不得不在疫情期间采取类似措施,不允许家庭举行宗教葬礼仪式的机会。

尽管如此,亡者家人仍为无法做到这一点而感到悲痛。

居住在瑞典的维吾尔人纳比江·阿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住在伊宁东部的叔叔阿布利米提·祖侬(Ablimit Zunun)在封锁期间于 9 月中旬生病,并于 10 月 1 日因无法去医院就医而去世。纳比江·阿拉说,

“他无法获得就医许可,因为当局封锁了所有社区,不允许任何人从一个街区搬到另一个街区”。

纳比江·阿拉表示,当局在他叔叔死后带走了他的遗体,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任何政府机构告知悲痛的家人他的遗体是如何处理的。纳比江·阿拉说,

“根据我们获得的信息,当地政府系统地收集了死者的遗体,但没有透露他们如何处理这些遗体。” 他并说,“汉族人对他的遗体没有做任何说明。”

伊宁新冠病毒疫情防控工作组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只有当地公安局握有有关单位如何处理这些遗体的信息,而这些遗体仍在收集中。

当局一直在新疆其他地区收集已故维吾尔人的遗体,但没有告知他们的亲属将如何处理遗体。

喀什地区英吉沙县居委会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警方带走了 27 岁的阿里木江·阿卜杜热希提的尸体,阿卜杜热希提被从监狱释放 40 天后,因疾病和饥饿而死亡。他因参与“非法宗教活动”而入狱五年。该工作人员并说,

“警方从头到尾都参与了此事”。他还补充说,他们没有告诉这个年轻人的家人他们将如何处理他的遗体。

与此同时,又一名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在出狱后不久也死亡。据当地警方和知情人士说,一名维吾尔族医生因从嫌疑犯脚部取出一颗子弹而被判处八年徒刑,他于 今年9 月出狱后不久死亡。

吐达洪·努热合买提,又名马哈默德,是阿克苏地区乌什县阿恰塔格医院原院长。

2013 年,他因治疗一名被中国当局认定为恐怖分子的人而被判刑,这位人士在当年 8 月阿伊库勒乡(Ayikule)的一场冲突中受伤。

当天,警察在标志着为期一个月的黎明至日落禁食的斋戒月结束前夕,对一座清真寺进行安全检查时,与穆斯林维吾尔人发生争吵。

据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在争执中,警察向手无寸铁的人开枪,打死三名维吾尔人,打伤二十人。根据现场的一名警察说,那些受伤的人要么被送往医院,要么离开该地区并自行寻求治疗。

吐达洪显然是在其中一家医院治疗了一名伤者,履行了他作为医生的职责。后来他被捕并被判处 8 年徒刑,因为该患者被认定为恐怖分子。

据一位在脸书上发布有关新疆维吾尔人死亡信息的名叫“努尔西尼姆.维吾尔”的人说,吐达洪因健康状况恶化而被释放回家,并于 9 月 18 日死于肾脏并发症。

阿恰塔格乡的一名警察说,吐达洪 在乌鲁木齐市第六监狱服刑,但他没有关于这位医生死亡的信息。

来自 阿恰塔格乡的一名村警说,吐达洪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一年前被释放,患有严重的肾脏病,无法行走。警官还说,他被捕前身体健康,但因在监狱期间患上肾脏疾病而死亡。

该地区的另一名村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吐达洪被指控保护“犯罪嫌疑人”,因为他治疗了那个人的伤口,但他无法提供嫌疑人的姓名或接受医疗的地点。 这名村警说,

“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医治了谁,这是因为开斋节那天发生的一件事。”

村警并说,吐达洪“在开斋节的第三天被带走。 我不知道伤者是来医院的,还是他去救治的。我听说他医治了‘恐怖分子’,因而被指控帮助他们。”

阿恰塔格乡的一名村委书记表示,吐达洪因在阿克苏“8 月 8 日事件”中从一名受伤嫌疑人的脚上取下一颗子弹而被判处 8 年徒刑,他指的是那次致命的冲突。该村委书记说,

“他之所以被捕,是因为他隐瞒了一个被枪伤的人的情况,并且对他进行了治疗”。

但该村委书记指出,吐达洪是一位非常有经验的医生,他为来自其他城镇和村庄的病人提供治疗。

村委书记并称,吐达洪在事发当日对嫌疑人进行了治疗,第二天嫌疑人被捕时,供出了吐达洪,警方随后将这名医生抓获。村委书记说,

“他被从家里带走了”。

至于犯罪嫌疑人,他在接受治疗后离开,后来在另一地点被捕。

另一起维吾尔人出狱后死亡的类似案例是喀什地区托克扎克镇 27 岁的阿里木江·阿卜杜热希提(Alimjan Abdureshit)于 10 月 2 日去世,距他出狱或离开再教育营后约 40 天,同样是根据努尔西尼姆.维吾尔的脸书页面所透露。

阿里木江·阿卜杜热希提因参与“非法宗教活动”而被拘留五年。

喀什疏勒县一个居委会的工作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警方带走了阿卜杜热希提的遗体,他在最近的新冠病毒封锁期间死于疾病与饥饿。

自由亚洲电台稍早时候曾报道说,新疆当局一直在收集已故维吾尔人的遗体,其中许多人在封锁期间死于饥饿或缺乏医疗,但当局没有告知他们的亲属这些遗体是否会按照伊斯兰葬礼进行处理。

一位来自疏勒县了解情况的流亡人士说,2017 年警方将这名前学校保安带到再教育营时,阿卜杜热希提住在托克扎克镇市区。

喀什英吉沙县的一名居委会工作人员说,当局将阿卜杜热希提带走,接受所谓的“再教育”,当时他正在中学工作。

他说,阿卜杜热希提在被拘留之前很健康,但他不知道这名年轻人在被释放时是否生病了,或者他是否在封锁期间因饥饿而死亡。

此外,卫星图像和泄露的视频表明,新疆官员一直在努力控制疫情感染。

从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获得的视频中所拍摄的图像显示了新疆展示的一个新的预制隔离设施。政府发布的官方数据显示,该地区每天只有几十个新的有症状病例,而该地区拥有近 2600 万人口。

但该设施的建设,以及该地区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大量视频,表明疫情爆发范围更广。

例如,在其中一个视频中,画面中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中共党委书记马志军命令官员将病毒检测呈阳性的人,以及与他们接触过的任何人隔离。

马志军说他是代表新疆党委书记马兴瑞行事。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