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学礼:珠海攻击台湾两次

0
596

解放軍飛機專家魯普瑞特(Andreas Rupprecht)根據某些殲-20上的生產編號,估計中國空軍可能擁有超過二○○架殲-20戰機。(美聯社)
解放军飞机专家鲁普瑞特(Andreas Rupprecht)根据某些歼-20上的生产编号,估计中国空军可能拥有超过二○○架歼-20战机。 (美联社)

中国共产党(CCP)及其党军中国人民解放军(PLA),利用两年一届的珠海航展(中国国际航空航天博览会),对台湾发动两个层次的攻击。

在参加过一九九六年和九八年的首两届航展后,第一个层次对观察家来说显而易见:为何中共允许珠海主政官员在距离繁忙许多的澳门国际机场仅约廿六公里处,辟建第二个大型国际机场,但一天仅约十个航班起降?

珠海市政府官员并没有因为兴建某些腐败的「大白象工程」(boondoggle)而获罪,他们显然说服解放军赐给他们的城市一座大型备用机场,支援未来的轰炸机和空降突袭任务,做为最终入侵台湾行动的一环。

共军珠海航展秀军武 企图威吓台美

虽然一九九六年珠海航展揭幕首日的仪式,主要是由珠海的政治人物和中国航太工业领袖主持,但接下来的历届展览愈发表明,解放军不仅支持这项展览,而且实际主导。

到了二○○六年,珠海航展的「透明度」(transparency)迅速消退;外国媒体已经很难让中国企业或政府官员针对军用飞机、武器或太空计画侃侃而谈。

不过,这对解放军来说并不重要,因为他们已经惯于利用珠海航展进行第二个层次的威胁:对未来军力的大规模视觉投射,可以威吓台湾和美国—到了二○一四年,珠海航展已经成为一场完整的空中、飞弹、太空、地面和海军技术展示。

现在,随着中共终身独裁者习近平可能即将推动他的「最终解决方案」,扼杀台湾的自由,十一月八日至十三日举行的第十四届珠海航展所揭露的新型军武系统,值得我们关注。

最重要的是解放军大规模展示了威力更强大的空中、地面和海上无人战斗系统,并在开始融合无人和载人武器方面取得明显的成功,还会随着人工智慧演算法的研发进展进一步改良。

这种成功肇因于中共廿年来的大规模投资,刺激了数以百计的国有和新创企业发展无人技术,中国陆军主要武器生产商中国北方工业公司(NORINCO),张贴在珠海航展上的一张大型海报,揭示其已经或即将实现的「新一代陆军旅级战斗队」(New Generation Army Brigade Combat Team)概念,或许就是最好的案例。

这种概念旅级部队的十个营中有六个结合无人战斗系统,例如无人作战坦克、小型机枪武装自动驾驶车、无人飞机或直升机战斗航太载具(UCAV),或无人后勤支援车,而且全部都支援载人系统。

配备机枪犬型机器人 适合城镇扫荡

解放军媒体的报导披露,陆军部队在无人战斗和后勤支援车辆的协助下,演练两栖攻击行动,显示这种先进概念似乎正在逐步推广当中。

此外,两家中国企业在珠海展出新型的四足犬型机器人,它们的背上配备有机枪,非常适合挨家挨户扫荡抵抗中国入侵的台湾人。

珠海航展还展出多种大型战斗机尺寸的涡轮喷射动力无人战斗载具,例如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CASC)研发的「飞鸿-97」(FH-97A)无人战机,这是针对空战加以改良的衍生版本,可以担任经由人工智慧演算法不断增强的「忠诚僚机」(loyal wingman),为载人飞机提供自动护航,或执行独立打击任务。

此外,成都飞机工业集团公司(CAC)也展出其六.二吨重的超大型「翼龙-3」(Wing Loong-3)无人战机,可以跨洲飞行一万公里,续航力长达四十小时,非常适合实施封锁。四川腾盾科创公司(Tengden Corporation)研发的四引擎无人机「双尾蝎-D」(Scorpion-D),则可载运一.五吨重的货物。

中国也展出多种小型垂直起降无人战机,可以向地面部队投掷手榴弹,还有许多能够寻找并攻击一系列目标的巡游弹药(loitering munition),就像乌克兰和俄罗斯一样,在先进的防空系统导致空军无法出动作战的情况下,提供「密接」(intimate)的火炮弹幕。

这一切都预示着,解放军很快就能组建无人联合部队,可能是有机枪武装的犬型机器人支援的无人坦克,在无人突击舰和无人货机将其载运到某个台湾港口城市后,与执行侦察和弹幕任务的无人战机协同作战。

本届珠海航展的焦点之一,是解放军首架第五代匿踪战机的首次正式展示,成都飞机工业集团研发的「歼-20」(J-20)战机,曾在二○一一年一月十一日举行著名的「政治性」首飞,故意让当时来访的美国国防部长盖茨(Robert Gates)难堪。

根据生产编号 歼-20估已逾两百架

在两年前的二○○九年七月,盖茨为了替美国F-22A第五代战机产量止于一八七架辩护,曾在一场演说中预测,中国「到了二○二○年也不会有第五代战机」。

不过,我们可以从珠海的飞行线,看到歼-20令人印象深刻的匿踪涂装,而解放军飞机专家鲁普瑞特(Andreas Rupprecht)根据某些歼-20上的生产编号,向美国媒体「国防新闻」(Defense News)表示,他估计中国空军可能拥有超过二○○架歼-20战机。

前歼-20总设计师杨伟(Yang Wei)博士在珠海告诉中国记者,歼-20至少还会有两种衍生版本。首次展示的一款中国国造「涡扇-10」(WS-10)战斗机涡扇发动机,采用二维推力向量系统,为歼-20提供了第五代战机必备的「超机动能力」(supermaneuverability)。

此外,解放军也在珠海展出三种新型的反舰弹道飞弹(ASBM),具备高超音速(极音速)和机动变轨(maneuverable trajectory)能力,大幅增加对台湾海军舰艇和可能协防台湾的美国海军舰艇的威胁,对于未来入侵台湾也非常重要。

在航展开幕前几天,西安飞机工业集团公司(Xian Aircraft Corporation)的一架「轰-6K」(H-6K)轰炸机出现珠海,挂载两枚新型空射弹道飞弹(ALBM),据称是由中国航天科工集团公司(CASIC)或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CASC)的第二代短程弹道飞弹演变而来。

这些飞弹的型号和射程尚未被披露,但可能超过一○○○公里,而解放军拥有约一二五架轰-6K/J/N轰炸机,以一架最多可能挂载四枚计算,亦即可能发射多达五○○枚飞弹攻击台湾和防御舰艇。

同样也是第一次,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展出两段式「鹰击-21E」(YJ-21E)飞弹,中国航天工业集团展示CM-103飞弹,这两种飞弹都是采用舰载垂直发射系统(VLS)的反舰弹道飞弹,CM-103显然类似于美国海军采用的雷神公司(Raytheon)「标准-6型」(SM-6)垂直发射飞机与飞弹拦截器。

如此一来,中国海军战舰上超过二五○○具垂直发射「管」,都可能成为反舰弹道飞弹发射装置。

由于习近平思考近期入侵台湾,台北和华盛顿的应变时间已经缩短,珠海航展揭露的讯息表明,美台双方应该将哪些事项列为优先考虑的要点。

美国目前正在开发雷射和微波武器,可能在明年交付美国陆军进行实地测试,针对解放军未来可能利用大规模载人/无人协同作战,甚至无人联合部队制造威胁,美国应该迅速部署这类新型武器。

压制歼-20 台湾需立刻租借30架F-35

不过,台湾更能掌握的一个选项,是借鉴乌克兰的经验,建立一支庞大的民兵后备部队。在乌克兰,有数十万平民可以使用步枪、肩射式火箭弹和地雷,有能力压制小型的无人空中和地面系统。

大多数的教学训练可以透过简讯影片来进行,然后组成以社区为单位的小型部队进行,武器和弹药则存放在当地的警察局或其他安全地点。

解放军的歼-20对台湾空军的F-16战机,和E-2T「鹰眼」(Hawkeye)等电战支援机构成直接威胁。台湾需要立刻租借约卅架洛克希德—马丁公司的F-35第五代战机,一方面是为了遏阻歼-20耀武扬威,另一方面也是因为F-35的先进长程雷达、红外线感测器和资料链路,可以让台湾继续管理与解放军的战斗。

与此同时,为了挫败并反制来自解放军空射和反舰弹道飞弹的新威胁,台湾需要一种可以拦截弹道飞弹的超长程防空飞弹,例如美国的终端高空防御系统(THAAD,萨德)或标准-6型飞弹,在解放军的轰炸机和船舰发射飞弹之前就予以歼灭。

然而,为了应付来自珠海的直接威胁,台湾也需要美国陆军加速开发未来射程可达一○○○公里的「精确打击飞弹」(PrSM),拥有可以对珠海国际机场直接发动攻击的能力。

(作者费学礼为美国智库「国际评估与战略中心」资深研究员。国际新闻中心陈泓达译)

◎費學禮(Richard D. Fisher,Jr.)

费学礼(Richard D. Fisher,J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