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纯钩:听完吴念真演讲 根本不用怕中国派特务来乱

0
828

台灣是一個能培育出「吳念真」的地方,何須害怕中共特務來搗亂。(綠光劇團提供)台湾是一个能培育出「吴念真」的地方,何须害怕中共特务来捣乱。 (绿光剧团提供)

我之喜欢台湾,甚至可以说我之爱台湾,不纯粹基于一些抽象的理念,更来自一些个人的感性因素。我是闽南人,台语通闽南语,听到台语总有一种久违的亲切感,甚至是听到最本色的俗话甚至粗口,都会无端惹起乡愁。

台湾的小食很多来自闽南,去到台湾逛夜市,总会见到熟口熟面的食物,有些原汁原味,有的已经变了种,不过总会多一层想像的刺激在里面。

去到台湾,碰见各种不同的台湾人,都有一种原乡的风貌,即使在台北那种大都市,台湾人也都不改在地的有泥土味的淳厚。我没有接触过生意人或政客,想像起来当然与一般人不同,不过,我就是喜欢寻常的台湾人,他们不同于香港人,更不同于大陆人。

偶然的机会,在网上看到台湾著名编剧和导演吴念真先生的演讲,看了一个视频(影片),赶紧去追第二个,原来网上有好多。

我看过吴念真编剧的电影《恋恋风尘》和《悲情城市》,他大量的影视与舞台剧我都没有看过,但这一次看他的演讲,还是给他「镇住」了。他的演讲没有什么理论,也不谈高深的人生哲学,他都在讲自己的故事,讲「真情的力量」。他的故事涉及台湾的风土人情世道变迁那么原汁原味生龙活虎,那么真情流露丰富感人,即使在我这样的年纪,也深深被打动了。

我开始明白,台湾为什么会成为今日的台湾,不只是因为它是一个孤悬海外的岛,物产丰富,也不只是因为它曾经是日本殖民地,数十年被国民党统治,而国民党又出了历史巨人蒋经国,台湾之所以伟大,是基于台湾这块土地上漫长岁月里养育出来的台湾人,基于他们共同的文化品性。

吴念真讲他故乡那个小山村里矿工的生活和遭遇,讲他当兵时接触过出身底层的阿兵哥各自的命运甘苦,也讲他从事影视工作中接触到的三山五岳各色人等,他们身上焕发的人性闪光。他讲在贫乏挣扎的年代矿工们相依为命的生活状态,讲矿难和父亲去世后乡民之间的相濡以沫,讲民间小人物卑微的情意和想望,这些很简单的故事,都饱含人性的光辉,足以照亮我们的人生。

我于是也明白,幸福对我们意味着什么。我们追求的理想生活环境,又应该具有什么基本的条件。

让我选,我首先会选一个有安全感的地方,有足够的法律保护我们,不会无端有生命危险,不会莫名其妙失去家人亲友和私人财产。

其次,我会选一个平等的社会,有平等就没有歧视,机会不会被剥夺,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潜质发挥到极致,然后接受你所有的可能性和局限性,不必遭遇不公平的待遇。

再次我会选一个自由的社会,因为自由,你可以在法律范畴之内做任何你喜欢做的事。你可以成功,也可以甘于平凡,你可以富足以致帮助他人,也可以维持温饱而不改其乐。

再次我会选一个政治清明的社会,所有人都有权参与政治,而政治不能因为我的参与而为难我,也不能因为我不参与而惩罚我。我能自主决定我支持哪个党反对哪个党,不管如何选择,都不会对我的私生活产生任何后果。

最后我会选一个文化昌盛的社会,在那里能产生一流的文化产品和文化工作者,满足我对文化的需求。我可以喜欢文学艺术,也可以喜欢拜神算命,可以雅致也可以通俗,没有人强迫我做什么,禁止我做什么,我百分之百是自己生活的主人。

这只是我粗略想到的几个标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标准,但我相信,这五个标准可以适用于所有人,因为这是从最基本的人性出发的标准。

一个社会是否合理,不需要什么高头讲章,不需要讲很多颠三倒四的道理,只要符合人性,这个社会就是合理的,否则就不那么合理,甚至完全不合理。

社会是所有人的集合体,只有依每个人共通的人性才能集合起来。有人性就有同理心和同情心,就可以讲道理,就有历久常新的稳定的状态,大家就能和平相处,实现自己的理想。

否则,你跟他讲人性,他跟你讲党性,你跟他讲自由,他跟你讲服从,你跟他讲家庭与个人,他跟你讲国家和党,你跟他讲权利,他跟你讲牺牲。然则,为何都是你要为他牺牲,从来都不是他为你牺牲?

一个政府跟你只讲党性,那意味着他不把你当人看待,只把你当作党的工具看待,你愿意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还是愿意做党的工具?

这就是我爱台湾的理由。大陆早已不是人性社会,香港也变得没有人性了,加拿大很好,但加拿大缺乏我钟情的中文,也没有我朝思暮想的故乡食物,所以虽然好,总有一些遗憾。

一个人最终在哪里落脚,那就是命运,是诸多因素促成的,有时甚至是身不由己的。最近听说台湾政府对移居台湾的香港人审查严格,很多人被拒绝,政府担心来的都是中共特务,甚至在香港马会工作过的都有嫌疑。我曾经在香港晶报﹑新晚报和文汇报工作过,天地图书又是半个中共机构,如果今日我申请移居台湾,大概也会被视为中共特务了。

中共固然会派特务去台湾搞搞震,但台湾二千七百万人,还怕中共派来的特务翻天?相反的,欢迎更多向往台湾民主的香港人,他们只会以自己反共的初衷和斗争经验,维护台湾民主的安全。特务多还是向往民主的香港人多,这是不必问的,台湾政府何必因噎废食?

(本文授权转载自作者脸书专页/原标题:唯有符合人性的社会才是福地──听台湾导演吴念真演讲)

※作者1978年赴香港定居。曾任《新晚报》副刊编辑、《文汇报》副刊编辑及天地图书公司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