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习近平的「梁家河大学」

0
906

關於「梁家河的神話」,只要習近平還在位,就會繼續編造下去。(維基百科)关于「梁家河的神话」,只要习近平还在位,就会继续编造下去。 (维基百科)

体制内相当级别的友人给我发来一则资讯,说是有60年历史的陕西延川县党校8月16日经中国教育部和中共陕西省委的批准,正式更名为梁家河大学,简称「梁大」,其院系结构以社会科学为主,主要目标是培养党的建设、行政管理、社会服务等方面人才。 「梁大」首任校长由长安大学副校长孟德勇担任,二十大当选政治局委员的陕西省委书记刘国中任名誉校长。

不过,我在网上没有搜寻到这则资讯。长安大学有孟德勇此人,但不是副校长,而是党委副书记兼纪委书记。虽然现在还不能证实这个事情,可也不能说它就是假消息。很有可能这事酝酿过,或者确实得到批准,只是出于各种原因,官方暂时未公布。如果延川党校改名梁家河大学,最有可能的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党校还是会保留。因为党校作为中共各级政权的标配,不可能延川没有党校。

虽在网上没找到这个新闻,倒是看到有一所梁家河培训学院,和延川党校合署办公,实际也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如今更名的事既然传出,又有前例,所以它不会是空穴来风,至少有过这个动议,至于是否被习本人否掉了,也不排除,因为真要更名,不会不让习知道。著名的清华大学,还有一些教职工联名建议要求把它改为习近平大学呢。

以习季平今天的权力,只要他一个暗示,要十所、百所「习近平大学」都会有。 (美联社)

不管此事最后能不能落实,从目前中国的精神谱系来看,不要说各级党校,就是相当一部分大学,已经和「梁家河大学」或者「习近平大学」差不多了。有人会说,成立一个「梁家河大学」或「习近平大学」,也不是不可以,美国还有乔治华盛顿大学,乃至其首都,也是以华盛顿的名字命名的。既然美国做得,为什么中国做不得?二十大报告不是强调,新时代的十年,党和国家事业取得历史性成就、发生历史性变革,在党史、新中国史、改革开放史、社会主义发展史、中华民族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习的新时代思想是马克思主义的最新发展,是二十一世纪的马克思主义,是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时代结晶;习是一个伟大的马克思主义思想家、理论家、战略家、实干家、军事家吗?可见,习对中国的贡献,比华盛顿对美国的贡献大得多,成立一个用他的名字命名的大学,再正常不过。

反话不说。以习今天的权力,只要他一个暗示,甭讲一所梁家河或习近平大学,十所、百所都会有。人们看到,中共的党校、中国的社科系统乃至大学,纷纷成立习思想研究中心之类机构么?习的著作一本一本的出版么?他本人是怎么看待官方对他造神的,外界不清楚,但想来是乐于享受的。因为要说习全部知道每个习思想中心的设立,每本书的出版,未必,但重要的中心和书肯定要向他报批。他既然同意表明他是有意要参与到这场对他的造神的。毛曾说,共产党可以搞一点个人崇拜,在毛看来,共产党的个人崇拜和资本主义的个人崇拜不一样,后者的个人崇拜是为私人利益,而共产党的个人崇拜是为公共利益,是人民发自内心的对领袖的忠诚爱戴,有利革命事业的推进。习大概同毛的想法是一样的,可以搞「一点点」个人崇拜。

要搞个人崇拜就需素材。毛的革命经历是一部丰富的素材宝库,但习在这方面欠缺。他的反腐也好,政治建设也罢,或者对美斗争,可以做理论的演绎,无限拔高其意义,但作为个人崇拜的素材,缺乏道德感召力,后者需要某种故事性,励志性,崇高性。梁家河这段岁月经过加工可以达到此要求。

对习来说,16岁不到,从北京皇城下放到陕北黄土高原一个鸟不拉屎、穷得叮当响的山沟沟,一呆就是七年,与他同行的「战友」忍受不了这份艰苦,纷纷托关系找机会开溜,唯有习老老实实与当地农民混成一片,经受了艰难岁月的考验,磨砺了革命意志,成就了今后做领袖的担当。所以后来发达,回忆这段经历,习说梁家河教会了他很多,他是在梁家河上的「大学」,梁家河有大学问,给了他丰富的人生历练。他总是要把这段经历向人炫耀,表示不忘本,在离开梁家河时还居然哭了,多么富有感染性。习也表示,他从梁家河找到了民族的根,这就是人民性,一下子把他本来是非常平淡的七年知青岁月和一个民族的未来挂起钩来。所以,梁家河从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成为继韶山后中共又一个领袖个人的朝圣之地,不是没有原因的。事实上在今天,它的名气比韶山大得多,人们络绎不绝来梁家河参观,感受和沐浴习当年工作和生活的气息,好让自己沾点福气。

这么好的崇拜题材,当然不能让它浪费。于是在习成为核心后,他的知青岁月被官方拿来大肆贩卖,我曾经服务的媒体派专人到梁家河实地采访,结集出版了一本厚厚的书,党政部门拿它作为学习习思想和精神的教材。梁家河也成为理论界研究的一门显学,陕西社科联甚至向社会公开发布「梁家河大学问」研究课题的招标。习前不久带六常委去延安朝圣,还「顺便」提及自己在梁家河下乡插队的经历,暗示自己像毛那代领袖一样,也是吃过苦,经过艰难生活锤炼的,所以大家对他别不服气,他完全有资格成为中共新时代的领袖。

关于梁家河的神话,只要习在台上,就会继续编造下去。他早已被官方塑造为一个在梁家河就忧国忧民,立志改造中共和中国的稀世伟人。因此,无论建议把延川党校改成梁家河大学,还是把清华大学改成习近平大学,根本无须惊讶,中国从来不缺投机钻营之徒。

※作者为独立学者/中国战略分析智库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