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仲岚:习近平的帝王学

0
692

习近平的帝王学

▲相较于李克强的时代谢幕,习近平的帝王学正在逐渐明显。资料照。(图/翻摄自新华网)

上下观念与西方领袖说教

一连八天,从11月12日起至19日,东南亚连续迎来东协、G20与APEC三大峰会。在世界环绕美中对峙、乌俄衝突之际,中国也于先前的二十大正式选出新班底。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其班底继续领导中国,而总理李克强选择完全裸退。

随后,李克强出席东协峰会,象徵任期内最后的国际峰会,而习近平出席G20与APEC。两方在出席中,也展现不同特色。

在这次习近平的后两次出访中,也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在睽违疫情三年后,首度与多个大国连袂出席高层级峰会同时,在应对时的“上下观念”思维仍极深。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就是习近平在面对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时,当面抱怨特鲁多不应该将他们之间10分钟的閒聊内容跟加国媒体说。

当时特鲁多跟习近平阐述中共疑似在境外花钱干预加拿大选举,并提起乌俄衝突与朝鲜等问题,随后也跟加国媒体交换意见。想不到隔天引起习近平不悦,认为特鲁多这样“不适当”,并认为加拿大要先“拿出诚意”,否则“这个结果就不好说了”。

虽然特鲁多说明,加拿大是开放自由、透明的环境,但是在场的习近平口译似乎有顾忌,并没有将其翻译进去,只有翻译后面的几句话。习近平只在听了后面几句话后说“创造条件、创造条件”,并在最后补了一句“很天真”,画面随后传播到全世界。

与美日会谈的主场优势

习近平对特鲁多的“长辈式说教”,让不少人想起成长过程中,或多或少都会碰过这样的前辈:认为晚辈无理取闹、不觉得晚辈意见是意见、我比你年长所以说话有份量。只是这样的作法在国际场合,最后并无助于对话成功,反倒感受到一种隐含的家长式威胁。

事实上,在印尼的美中两国领袖会谈、曼谷的中日领袖会谈,也可以端详到习近平的“帝王学”。这两场峰会皆是由中方要求在习近平下榻的饭店举行,有种“来朝觐见”的感觉,拜登进场的小跑步也被部分媒体解读为“不想让对方等”。

根据了解,美中会谈时,由于白宫记者团是跟随拜登,因此进去中方的会场后,才发现中方已经架好两个大摄影机,皆是正对习近平的镜头。另一方面,白宫的随团摄影师无法设脚架,只得上肩录影,因此共讯画面一度摇摇摆摆,让各通讯社接到不少抱怨。

日中会谈亦然,根据侧面了解,虽然到最后一刻,日方都在协调会场地点,但是中方坚持要在习近平于曼谷下榻的饭店。最后变成岸田文雄前往,其在聆听习近平说话时微微侧身的日式习惯,也被部分媒体曲解为“聆听说教”。不论美日,中方都展现一定程度主场优势。

东南亚经济扶持模式受阻?

而相比之下,这次李克强在柬埔寨东协峰会,则是做了一个较圆满地退场。从2013年就任总理以来,李克强在当年秋天即参加汶莱东协峰会,展现出意气风发地一面,称“今后十年中国与东盟(协)宽领域、深层次、高水平、全方位合作框架”,并称中国与东协是同舟共济的关係。

作为经济学博士,李克强也深知透过基础建设加强在东南亚影响力的作法,更重要的是强化经济之馀、让南海地区能安定受到中国支配的远期目标。2020年时,15国签署RECP(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后,可说是完成李克强总理任内的一大远大成果。

然而,相比之下,习近平则是希望以海洋强国之姿崛起,进入第二任期后,南海不断出现与菲律宾、越南等国的擦枪走火。原先李克强提倡的经济合作模式,来与东南亚各国交好等,或多或少受到阻拦。

而在李克强最后任期,他柬埔寨在致词时依旧强调深化合作“加强对话合作,共建东亚美好家园,共同维护世界和平与繁荣”一句话言犹在耳。往后离开大国外交舞台,中国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经济连结能否维护,将更让人关注。相较于李克强的时代谢幕,习近平的帝王学正在逐渐明显,未来南海局势或将更不比以前。

作者:郑仲岚/BBC中文、德国之声中文等外媒驻东京特约记者,作品见诸于台湾、英国及日本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