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暁康:两个巫魅的拼搏

0
224

【按:台湾「九合一」大选落幕,民进党「输到只剩二都三县」;国民党并没有赢,因为「这次选举只有一个重点,喜欢蔡英文和讨厌蔡英文」,这是一个「神概括」。不过,我觉得还有一个看点,即蒋万安赢了台北市,背后是一个巫魅在作祟,却几乎无人言及,虽然他此前自称「得名于爷爷」蒋介石而惨被修理。

上一次「九合一」是2018年底,我去台北观选,甫抵即闻听「蒋中正还魂」,正在坊间盛传,我不知所以,待看到「韩流」现象才明白,它令我想起中国六十年代的文革,然而当年老蒋也没有这么大魅力,反而有点毛泽东在台湾还魂,这个现象就是「奇理斯玛」,蓝营为夺回政权,而寻得一个「奇理斯玛」式人物,那一次民间、特别是年轻人,读出其中的巫魅,大举「返乡投票」,扭转局势。这一次干脆是蒋介石的曾孙出来选,到底不一样。

东方社会的选举,会不由自主的哄抬「巫魅」,我在台湾才看到。其实不止蓝营,绿营也不遑相让,那个陈水扁,「台湾之子」,不是一样很民粹吗?

这些年执政的蔡英文,作风强硬,尤其对中国「威逼统一」不妥协,令台湾国际能见度大增,然而她的这个政绩,在岛内已然撕裂为「统独」两大板块的政情之下,不会过获得高度认同,甚至还有负面意义。
但是蔡英文还有另一个危机,她其实已经满身辉煌,离「成圣」、「成鳯」很近了,更加巧合的是,台湾的本土神祗妈祖,恰是一个女性,因而土壤非常配合。假如选举激烈到只有一个重点,「喜欢蔡英文和讨厌蔡英文」,她岂不也成了一个巫魅?

把韦伯这个「奇理斯玛」论说传到中文里的第一人,正是从台湾出来的、最近刚刚辞世的林毓生教授!
大选中的「造神」倾向,西方也是一样的,美国的奥巴马便是一例,我写『鬼推磨』就预测他偏左的政策,会极大地刺激美国庞大的基要派基督教势力,令民意剧烈向右摆动,而为美国酝酿着下一位极右的总统,那就是川普,川普上台四年后,民意又向左摆,结果拜登险胜川普,还留下选举舞弊的把柄,此一美国治国镇宝第一次被质疑,真是危机重重。再贴《鬼推磨●美式奇理斯玛》】

2009年1月20日,奥巴马以中兴之主的姿态登上历史舞台,华盛顿方尖碑广场上云集了两三百万美国人,前来观看他的就职典礼,他们何能甘心美国的衰落呢?这个国家还那么年青,她的国力还那么强盛,而环视周遭又哪里出现了替代者?这个黑白混血儿确乎是气度不凡,演讲情词并茂,剩下就要看他的运气了。

如此强烈的民粹氛围,来自领袖个人的超凡魅力,虽在民主政体之下没有权力集中之虞,却也不免是一种奇理斯玛(Charisma)神话,那就看它破灭得多快了。远的不去说它,二十世纪就出了好几位奇理斯玛型枭雄,如德国的希特勒、苏联的斯大林、中国的毛泽东,欧亚两洲搞民族主义的小国枭雄还有很多,但是美国出过“奇理斯玛”吗?要有的话大概也只能算罗斯福一位,不过要算上他,就不能不算英国的丘吉尔、法国的戴高乐了,这可能已经溢出韦伯的原始标准。

我从旁观察〇八年这场美国总统大选,一开始就充斥着“种族主义”话语,由于竞选人中有一位黑人,而充分动员了至少两种文化/种族心理,一是非洲裔美国人的认同满足感,一是白人的救赎满足感;当然还可以包括第三种,即所有有色人种的成功感,“Yes, We can”乃是最具涵盖性的一个口号;而奥巴马的伊斯兰教背景,又在“反恐战争”的环境下搅动更复杂的弱势族群认同。难道平复种族歧视的历史伤痕,反而需要最种族的话语?难怪美国新闻周刊最新一期的封面主题是“如今我们是谁”,这好像是希望奥巴马把美国“改变”成一个“超越认同”的国家,希望美国不再是一个“民族国家”,而是一个全球(Global),或者是一个“大家庭”?那个白人脱口秀Colin Quinn 如此说:

「种族就像美国的孩子一样。白人是长子,所以是老爸最喜欢的。黑人是次子,老被欺负,所以到现在还记恨着老爸。拉丁裔是三小子,被夹在中间,总想给另外两个兄弟当和事佬。亚裔是最小的,在学校成绩好,但基本上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美国土著则是他们的叔叔,房子就是他的。大家说:「他的房子空置不用,咱搬进去!」

我不愿意说,这难道是美国遭遇举世仇恨的某种心理代偿?

“奥巴马神话”是一个不免幼稚的左派泡沫,全民福利、控抢、全球暖化,却媾合华尔街、撤军阿伊、放纵中国在南海扩张,而这一切都始之于瑞典诺贝尔委员会,第一个拜倒在非洲裔“奇理斯玛”脚下,可是奥巴马执政八年没有“奇迹”,反而发生弗格森、巴尔的摩惨案,黑人遭警察暴力执法、被击毙屡见不鲜,黑人竟喊出“黑人的命也是命”,美国仍深陷“枪杀→抗议暴力→对抗”的恶性循环。渴望缓解美国国内种族仇恨、全球基督教与伊斯兰之间文明冲突、东亚太平洋地区崛起等等左翼式的一厢情愿,都对美国开了一个美丽的玩笑。用击毙本拉登,来勾销反恐战争,却放手让“伊斯兰国”在中东横行无度;医保普及,却令受保者和国家双方都不堪负荷;大搞“社会主义”之际,却听任华尔街集体瞎搞,他们2006年的平均年终奖金达60多万美元,而投资银行里那些三十出头的娃儿,个个年收过百万……奥巴马的“奇理斯玛”魅力,变成他推行民粹玩意儿的不可抗拒力量。

然而上述的一切,都远不及更加关键的一点:美国从它的巅峰跌落时,坐在白宫里头的是一个“自由主义的民主党人”,而美国退出的空间会鼓励其他挑战者来填补,那却都是劣迹斑斑之国——从俄罗斯到朝鲜再到伊朗,还有一个共产中国,但是奥巴马对这些都毫无感觉,他强调“美国欢迎中国崛起”之时,恰逢中国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挑战美国的主导地位,而奥巴马依然奉行接触政策,诚恳邀请中国一道解决全球问题,比如气候变化和朝鲜的核威胁。

中国却在有主权争议的南中国海作出回应。这里不仅是全球重要的地缘战略要冲,也拥有最繁忙的航道,还蕴藏着丰富的资源。中国从2013年开始对斯普拉特利群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南沙群岛中方控制的七个岛礁进行史上空前的填海造陆行动,同时还大规模扩充在帕拉塞尔群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西沙群岛的存在。同年,中国还在东中国海就尖阁诸岛也就是中国所说的钓鱼岛与日本爆发严重纠纷。

奥巴马政府只好在2011年11月推出“亚太再平衡”(Rebalance to Asia)政策,打算把外交政策重心转向亚太地区,还宣布美国将与另外八个亚太国家展开下一代贸易协议《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TPP)的谈判,而中国被排除在外。可是这已无济于事,因为小布什卸任总统之际,美国对华贸易逆差已增至2680亿美元。

华盛顿也只有抱怨中国没有充分做出匹配其在国际社会中地位的贡献。在小布什政府担任过副国务卿的罗伯特•佐利克(Robert Zoellick)呼吁中国扮演“负责任的利益攸关方”的角色,这意思是说,中国从融入国际体系中获益,现在是你对国际社会作出回馈的时候了,大家都需要对国际社会有所付出,它不是免费的,比如更多地采纳国际体系的规范,并且在世贸组织和其它国际协定中承担更大的责任。然而中国无动于衷。直到此时,国际社会仿佛才想起来,中国入世时所做的一系列承诺,即在2015年之前:

1、取消电话通讯和邮政垄断
2、取消绝大部份关税保护
3、取消80%以上汽车关税
4、开放银行
5、落实双休制和有偿加班
6、开放传媒与影音
7、向外资开放公路铁路货运海上运输
8、允许外资入股互联网
…………

然而她一概没有兑现。奥巴马已经无暇他顾,因为他在国内政策上焦头烂额,最受诟病的,一是“禁枪”,在国会提出10个法案,如果获得通过,它们将剥夺美国人拥有和携带武器用于安全、保护和防御的第二修正案的权利;再就是以所谓“发表言论的公平性”,大规模限制言论自由的第一修正案;还有使美国的医疗保健联邦化。这些偏左的政策,极大地刺激了美国庞大的基要派基督教势力,令民意剧烈向右摆动,而为美国酝酿着下一位极右的总统。

——作者脸书

https://www.cw.com.tw/article/5123706?utm_campaign=fb_-website_share-icon&utm_medium=website_share&utm_source=fb_&fbclid=IwAR01EmcngXrX-Y08HPD9nDuyv-tuB0PKeq0TvgckUCsPEOkmc4AtdPaQAQ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