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葩偷渡案件”:安彦魁传道法庭陈述,呼吁审判员悔改

0
109
1
1

刚出狱的安彦魁传道(照片来自网络)

(中国山西-11/27/2022) 太原郇城归正教会安彦魁传道于2020年1月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护照和马来西亚签证合法从海关出境一周,却于2021年11月21日被当地警察以“涉嫌偷越国境罪”抓捕,并于2022年8月5日被汾阳法院开庭审理,2022年11月3日判决“偷越国境罪”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近日安传道已刑满出狱。安彦魁传道在法庭上以“奇葩‘偷渡’案”为题做了精彩的个人陈述,他声明自己本无罪,自己的案子是一个奇葩:案中有案,耐人寻味。若能陈述在一个有良心与智慧的法庭,是再好不过。

他拿自己和玄奘相比,“作为教会的传道人,我和玄奘可得一比,都被称为宗教神职人员。但我和唐僧真不一样,唐僧偷渡了,我的确没有偷渡。唐僧取经回来还是叫人拜偶像;但我们所取、所信的圣经,却教导人脱离偶像、归向真神,并他儿子主耶稣基督对罪人的救恩。”

他说对自己被抓捕的罪名感到震惊之余,也有点看不起这个名目。但谁又看不出来,这个刑事案件的背后是一个宗教的教案。这分明就是一个宗教的迫害,是主耶稣基督教会遭受的逼迫。他说他多次和办案的警察讲,何不清清楚楚、何不直接的说,我们就是要打压教会,就是要逼迫教会?何必制造这些莫须有的罪名?

他质问法官:“我们是教会,却不让我们聚会,这岂不是剥夺了教会作为教会的地位?我们是家庭,却随意冲进家里来抓人,并且撬开家门来抓人,这岂不是剥夺了家庭作为家庭的地位?我们是公民,却遭到随意的关押,并且一关就是一年。把没有罪的人做成有罪,你们做的是如此辛苦!其实你们也知道,宪法36条明文,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其实你们也知道,逼迫主的教会,不但违背了中国的宪法,且违背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公约,更严重的是违背了天上国度上帝神圣的旨意——神的旨意是基督、是教会,逼迫教会就是逼迫基督、逼迫神。”

安彦魁传道指出这个案子背后是宗教议题的教案。“尊敬的审判长,您今天要扮演的角色,是宗教裁判所的角色,要审判哪一个宗教是真宗教?其他的都是假的。哪一位神是真神?其他的都是假的。哪一条道路是通往天国的道路、真理、生命?其他的都通往地狱。

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六十年前文化大革命时期,基督教被打倒成为“牛鬼蛇神”,后来却又平反了;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120年前义和团屠杀西教士和中国基督徒,后来却又赔款了(汾阳医院、太谷农业大学和山西大学系当时候赔款所建);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两千年前的主耶稣基督,他是神的儿子,却被有罪的人类判处死刑,钉死在十字架上,但后来主耶稣复活了,那个审判官反倒被历史定罪了。

最后他呼吁审判员公正判决并且悔改。

“尊敬的审判长、公诉人,法律寻求公正,你们是法律的代表人,我恳请你们敬畏上帝,仰望星空,履行神圣的天职,做出公正的判决。就算你们今天的审判不公,我仍然相信,今天的审判小于历史的审判,历史的审判小于永恒的审判,人间的审判小于上帝的审判。

就算你们的审判不公,将我们定罪判刑——作为基督徒 我很荣幸我是为义受苦,不是为罪受苦。我是为持守信仰、持守真理受苦,不是为犯罪受苦。圣经上主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我已经蒙受上帝的恩典,从永恒的审判之下被救赎出来,我已经因信基督得救称义。但是你们,还没有听过主耶稣的福音:就是天国近了,你们也要悔改!”

秋雨圣约教会李英强长老读完安彦魁传道的法庭陈述后写了一首打油诗:

上帝恩典太奇妙,

时刻护理与光照。

为义受苦乃有福,

真如明光来照耀。

派出所中小试炼,

拘留所里大煎熬。

看守所是隐修院,

吃喝主话多祷告。

法庭来开布道会,

监狱神学再深造。

如此蒙恩十架道,

主仆预备宜趁早。

 

附:安彦魁传道法庭陈述全文:

 

奇葩“偷渡”案件陈述

安彦魁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公诉人,在主里面问候你们平安,问候我亲爱的弟兄张乘豪平安,特别问候我们亲爱的家属平安,你们在外面辛苦了!也问候两位辩护人平安!

谢谢你们给我陈述的机会,被关押这么久有机会重温做人的感觉。况且的我的案子是一个奇葩:案中有案,耐人寻味。若能陈述在一个有良心与智慧的法庭,是再好不过。

前几天读历史,发现大唐高僧玄奘去西天取经,居然是通过违禁偷渡的方式;二十年后他从印度回国,居然没有被关押受审判。反受到当朝太宗皇帝极大的礼遇。作为教会的传道人,我和玄奘可得一比,都被称为宗教神职人员。但我和唐僧真不一样,唐僧偷渡了,我的确没有偷渡。唐僧取经回来还是叫人拜偶像;但我们所取、所信的圣经,却教导人脱离偶像、归向真神,并他儿子主耶稣基督对罪人的救恩。

2021年7月28日,获悉汾阳张立功、王润云等五位弟兄被捕。震惊之余,我也有点看不起这个题目。我想什么人的馊主意,取用了所谓“偷越国(边)境”的罪名。任何明眼人都看出来,明明是有护照、有签证,按着限定的时间,通过海关和安检出境入境,怎么就成了偷越国境?若这样的罪名成立,海关的工作人员,出入境办理的工作人员,岂不都要受到牵连?若这样的罪名成立,很多有过出境入境的中国公民,岂不都将被冠以同样的罪名?那么中国的法治生态环境,将变得何等恶劣?但就这么一个在我看来差劲的题目,却撬动了公检法的杠杆,又从汾阳引火烧到太原,将我和张乘豪弟兄绑来这里,受审判、被定罪、被关押。

2021年11月21日,那天是礼拜天,我们一家照惯例在主日敬拜神,和教会弟兄姊妹在一起。十二点结束回家,谁知回来一下电梯,发现家门大大的展开,里里外外都是人,穿着警察的制服。作为主人,我质问他们依据哪一条撬开家门?警察怎么可以这样做?他们发现我就是他们要抓的人,一拥而上不容分说将我拖走。在我旁边六岁的女儿,左手架着绷带,左肩锁骨骨折(我原准备带她去复查),这时候却被吓得哇哇大哭……在我被关押的过程中,我一直在挂心她,这事会不会影响她的成长?我将来该如何向她解释,这如同强盗的行径,是来自于光明正大的所谓“警察”?

对于我的被抓,我并不感到意外,在我之前已有许多主的教会被冲击,许多为牧师传道人被抓。他们中间有的被定罪为“非法经营”,有的被“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有的被“非法持有恐怖主义物品罪”,有的被“诈骗罪”,到我这里是“偷渡罪”,已经很客气了!

但又有谁看不出来,这个刑事案件的背后是一个宗教的教案。这分明就是一个宗教的迫害,是主耶稣基督教会遭受的逼迫。就在上次8月5号开庭的前一天(8月4 日),我的妻子被他们抓走?为什么要在8月4日,无非是不让她在庭审现场见我一面,这不是迫害是什么?到8月5号开庭之后,张乘豪弟兄的妻子郭娟姊妹,刚刚参加完庭审就被抓走,这不是迫害是什么?就算我们犯罪了、偷渡了,我们的妻子又做了什么?这不是迫害是什么?

那些抓捕我们的人,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才不是关心什么偷渡,他们真正关心的——这些人是基督徒,这些人去马来西亚,是参加主里面教会的聚集。这并不是一个犯罪的聚会,而是一个分别为圣的聚会。但他们害怕这个分别为圣的聚会,多过于害怕犯罪的聚会。为此只要他们是基督徒,他们的宗教之旅、信仰之旅,就不能被算作“旅游”。他们的签证若是“旅游”,就必须被恶意解释为“偷渡”。

在我们的口供里,我们所交代是我们没有犯罪的事实。他们解释为犯罪事实。我们的护照、签证、海关记录,是我们没有犯罪的证据,他们却解释为犯罪证据。更为可笑荒谬的,是他们把他们犯罪的证据用来作为我们犯罪的证据——他们所提交的视频证据,原是他们如何撬开我们家门,如何非法入侵住宅、非法搜查的证据,却反倒用来作为定罪我们“偷渡”的证据!

我多次和办案的警察讲,何不清清楚楚、何不直接的说,我们就是要打压教会,就是要逼迫教会?何必制造这些莫须有的罪名?把没有罪的人做成有罪,你们做的是如此辛苦!其实你们也知道,宪法36条明文,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其实你们也知道,逼迫主的教会,不但违背了中国的宪法,且违背了联合国世界人权公约,更严重的是违背了天上国度上帝神圣的旨意——神的旨意是基督、是教会,逼迫教会就是逼迫基督、逼迫神。

他们所讲的“非法教会”,其实也不过是虚假命题。所谓“非法教会”,不过是把“家庭教会”的合法地位,进行了非法的剥夺。当执法者将家庭教会视为非法教会,就必然启动一系列的非法执法。剥夺教会作为教会的地位,剥夺家庭作为家庭的地位,剥夺公民作为公民的地位——这一切在我的案子上有活生生的体现。我们是教会,却不让我们聚会,这岂不是剥夺了教会作为教会的地位?我们是家庭,却随意冲进家里来抓人,并且撬开家门来抓人,这岂不是剥夺了家庭作为家庭的地位?我们是公民,却遭到随意的关押,并且一关就是一年。试问任何一位中国公民,他们要出境去马来西亚,是不是只要办理了护照签证?但这样的权力在我身上被剥夺了——剥夺就剥夺吧!还要通过法律巧言令色的解释,通过法院装模作样走过场,好让他们的剥夺,变得好像合法,其实他们才是非法,他们才是犯罪!

当法律遇到教会,执法者需要认识教会的超越性地位,和法律的有限性本位。法律的基础是事实,是是非黑白的真理尺度。法律不能颠倒黑白,也不能指鹿为马。法律不能把不是教会的定义为教会,也不能把是教会的定罪为非法教会。孟德斯鸠说,法的精神就是存在物之间的关系,如此存在物及其关系先在于法律。但教会所经营的,却不仅仅是存在物之间的关系,而是造物主上帝与受造物之间,在主耶稣基督里和好的关系。教会是什么?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定义教会的是她的元首主耶稣基督。教会是神的家、神的殿,定义教会的是圣父、圣子、圣灵的上帝。教会是天国的直辖市单位,定义教会的是上帝的天国,而不是世俗国家的法律。就中国的文化传统说,法不能大于天,因为法律的原型是天理或者天道;就着圣经说,法不能大于神,法律的主人就是上帝,法律的根本就是上帝神圣的属性和旨意。

尊敬的审判长,我想今天的案子不好审。因为这个案子背后牵涉着其他的案子。

首先这是关乎一个行政处罚和行政诉讼的案子。2020年11月15日,我们的教会第一次被冲击,好几位弟兄姊妹被抓,直到晚上被释放,其间查抄没收了一些诗歌本书籍物品。2020年12月30日晚上,我们第二次遭遇冲击,五位姊妹被关押了24小时后获释,我本人则继续被行政拘留15日。拘留证上写着,若不服该处罚,可以到晋源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但我出来后去诉讼,晋源区法院却不受理也不说明原因。我们委托律师继续逐级上告,直到最高人民法院,等来的却是这一次的被抓。

其次这个案子也可以刑事反诉——虽我知道在刑事案件中没有反诉的程序;但这个角度可以刺激我们还原案件真相。就是作为原告的公诉人,同样涉嫌触犯了刑法245条“非法入侵住宅非法搜查罪”,刑法243条“诬告陷害罪”,刑法251条“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原告是检查人员,自己可以量刑多少。

这个案子背后是学术议题的学案。宗教自由、政教分立,包括关于家庭教会,这是一个旷日持久的学术议题。

这个案子背后是宗教议题的教案。尊敬的审判长,您今天要扮演的角色,是宗教裁判所的角色,要审判哪一个宗教是真宗教?其他的都是假的。哪一位神是真神?其他的都是假的。哪一条道路是通往天国的道路、真理、生命?其他的都通往地狱。

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六十年前文化大革命时期,基督教被打倒成为“牛鬼蛇神”,后来却又平反了;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120年前义和团屠杀西教士和中国基督徒,后来却又赔款了(汾阳医院、太谷农业大学和山西大学系当时候赔款所建);要审判今天的案子,需要重审两千年前的主耶稣基督,他是神的儿子,却被有罪的人类判处死刑,钉死在十字架上,但后来主耶稣复活了,那个审判官反倒被历史定罪了。

尊敬的审判长、公诉人,法律寻求公正,你们是法律的代表人,我恳请你们敬畏上帝,仰望星空,履行神圣的天职,做出公正的判决。就算你们今天的审判不公,我仍然相信,今天的审判小于历史的审判,历史的审判小于永恒的审判,人间的审判小于上帝的审判。

就算你们的审判不公,将我们定罪判刑——作为基督徒 我很荣幸我是为义受苦,不是为罪受苦。我是为持守信仰、持守真理受苦,不是为犯罪受苦。圣经上主耶稣说,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因为天国是他们的。我已经蒙受上帝的恩典,从永恒的审判之下被救赎出来,我已经因信基督得救称义。但是你们,还没有听过主耶稣的福音:就是天国近了,你们也要悔改!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