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牧筆談】中國在覺醒 又一代年輕人起來了!

0
234
001 11
从这些自动自发参与抗议活动的年轻人身上,我们看到中国青年一代已经觉醒,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图: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也加入留学们抗议中共的行列/欧洲之声提供

世人看到了中国新一代

截然相反的两个画面,警示与告知世人,了解中国与中共,千万不能被印尼「巴厘岛20国峰会」和泰国「曼谷亚太经合峰会(APEC)中共外交的闪光灯与画面蒙骗与误导,什麽「中国崛起」,什麽「东升西降」,中国与中共究竟怎样,人民最有发言权,我们需要倾听中国百姓的声音。

11月26日周六,科隆大教堂广场上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二、三十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间杂着一些德国同学聚集在大教堂的正前门,举着自己设计的牌子表达心声:「停止强迫隔离,停止与独裁合作,停止医院拒绝病人,停止对因封闭而自杀者的置若罔闻」「要生活,不要清零政策;要自由,不要封闭;要尊严,不要谎言;要改革,不要倒退;要选举,不要专制;要公民,不要奴隶」「就是因为以前的躺平,才会有现在这些悲剧」……

二、三十个中、德青年学生高举自己制作的纸牌,有中外文字,有图画,表达的意思都一样:要自由,不要独裁!图/欧洲之声提供

这些年青人没有组织,也没有固定的发起人,他们看到网上贴出了一个公告「集结抗议」,除了时间地点之外,还有「四通桥勇士」那面旗子上的话:「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控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

就这样,二、三十个中、德青年学生聚集到了抗议地点,彼此虽不认识,但是心灵是沟通的,他们高举自己制作的纸牌,有中外文字,有图画,表达的意思都一样:要自由,不要独裁!

学生们发出铿锵之声

学生们说:「我们知道杜绝独裁与专制,就是『将权力关在笼子里』,可是在中国,政府却将百姓、人民关进了笼子,不让说真话,不准批评政府……。」「在中国我们不敢说出自己的真实感受与想法,特别是习近平执政后,国内管控非常严厉。在德国,我们才体会到什麽是自由与民主,说自己心里话,干自己情愿事。」

还有学生说:「我们这代人从小到大,父母老师只教我们如何不要出头,『夹着尾巴做人』,冷漠成为了生活的常态。大人们甚至嘱咐自己的子女,参与政治会牵连家人,决没有好下场,在中国是约定俗成的反对『觉醒』。我们这一代年轻人,公民教育都是靠自己,对大多数人来说,今天的活动是我们第一次,用集会的方式发声。」

「九〇后」、「〇〇后」都是在爹妈的糖水中泡大的,殊不知这些2018年、2019年先后出国的中国留学生,在祖国却是心口不一,内心真心话被压抑不敢说,心态被扭曲,来到德国的自由世界,他们感受到了精神与思想的解放,现在总算是什麽都敢说了!

国际笔会和平委员会副主席廖天琪与中国留学生在一起。图-欧洲之声提供

我们也感觉到,尽管学生们敢于对着扩音器说真话了,但是依然存有恐惧与担忧,他们不愿意脱下口罩和墨镜,不愿公开自己的姓名和住址,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

我们特别能理解他们,九十年代初,我们参加波恩的示威抗议活动,也是带着墨镜参加活动,另一方面,中国极权统治残忍严酷,亲人家人都生活在国内,学生们更担心自己在海外的言行连累到亲友。

德国每日新闻:示威者要求习近平下台

据德国媒体新闻报导,2022 年 11 月 27 日,也是周六,上海数百人上街示威反对政府的「清零政策」,他们还要求国家主席习近平下台,这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几乎不可想像。

尽管学生们敢于说真话了,但他们仍然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因为除了自身安全,他们更担忧自己海外的言行,可能导致中国境内的亲友无辜受累。图/欧洲之声提供

报导称,在上海乌鲁木齐路上「白色的花朵象徵着哀悼,几盏茶灯和一张写着『乌鲁木齐,安息』的海报,歷史性的夜间抗议活动从傍晚开始「我希望每个人都能看到这个」一位妇女说:「我觉得这里很好,因为这是乌鲁木齐路,我觉得特别贴切,就是希望大家看到。」

几个小时后,人越来越多,午夜至凌晨 4 点左右,估计有 1000 多人聚集在上海的乌鲁木齐路与安福路口,纪念週四在乌鲁木齐一座高层建筑火灾中丧生的人们,变成了对中国防疫措施的抗议。

人们要求自由和结束封锁,其中乌鲁木齐的封锁已经持续了100多天;在首都北京,一些公寓楼的居民抵制封锁;在南京市,学生们在校园内抗议;在网上流传的与审查当局赛跑的视频显示,他们甚至唿吁中国国家元首和党的领导人习近平辞职,这种针对国家领导人以及共产党的抗议和公开批评是值得注意的,因为在没有言论自由的中国,很多人连习近平的名字都不敢提的。

与科隆集会相唿应的,近日在慕尼黑、法兰克福、柏林城市都在进行示威抗议活动,欧洲的法国、荷兰、瑞士、比利时等,也举行了中国留学生的示威抗议活动。

以下是一个留德女学生演讲全文:

今天,我和我身后的手足一起站在这里,我们大多数都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和信息,在这之前我们是陌路人,被共同的痛苦连接在一起,我不知要怎样形容一种既抽象又具体的痛苦,我们都来自一个独裁国家—中国,对德国人来说,这是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度,你也许只能在新闻上听说过它,但它与你并非是毫无关系,你身上穿的衣服,脚上穿的鞋子,你用的苹果产比如iPhone等,大部分是中国制造的,这个国家用经济全球化的方式参与你的生活。

在这里,大多数学生是互不相识,不知道彼此的姓名和信息,然而我们被共同的痛苦连接在一起、站在一起。图-欧洲之声提供

而对于我们,这个国家用清零政策、独生子女、再教育营、警察暴力、言论管制、极端民族主义、独裁统治等,包裹着我们的生活;中国政府建立的信息墙,基本上阻断了人们一切信息的交流可能,不管你是在墙外或墙内,这就是为什麽中国人民的心声难以出现在主流媒体上的原因。

你知道吗?苹果手机大多是由一个在中国河南名叫富士康的工厂生产组装出来的,你可能已听说那里正在大游行,工人每周工作超过60小时、没有双休,他们的平均时薪甚至比科隆市每小时停车费还要少。

工人们一个月的工资也买不起一台苹果手机,而CCP政权却支持这样的血汗工厂,因为他们要从这些血汗工厂的税收以及外资订单中获利;当地政府已经出动警察暴力镇压这场抗议游行,死亡人数不明,这富士康工厂,就像中国社会现状的隐喻,或者说是缩影。

商品不是打个响指,就变魔术般出现在商店里,其背后是无数廉价劳动力的血汗和泪水;我想请你做一件事情,我要你知晓「acknowledge」这个独裁政权是怎样压榨人民换取经济利益,如何让敢说话的人无法张口,如何让无辜的人们死去,如何在种种恶行之后还可以在国际上畅通无阻。

我不想让任何人为自己的正常生活负有罪恶感,也不希望任何人陷入永无止境的政治抑鬰,但我更不允许所有人理所当然、若无其事地生活着,假装这世界痛苦的部分不存在,或者说与我不相干。

「acknowledge」是「action」的第一步,作为个体,我们每个人都很渺小,仅凭站在我和我身后的手足们,是不足以改变中国的劳工权益和人权现状,所以今天我才站在这里,讲述现实并寄希望于路过的你。

今天,我们站出来的每个人都冒着被监视、骚扰、被列上政府清单的风险,作为异议者,我们的人身安全可能受到威胁,我们在中国的家人也可能受到骚扰和威胁,实话实说,我现在也非常的害怕,我一生中从未如此害怕过,但我又笃定,不知道那些发生在其他异议者身上的恐怖故事是否也会发生在我身上?

但是我很确定我要站出来,我已经不能忍受独裁,不能忍受在那片土地上各种虚假荒谬名义下的罪恶,我们上一代的沈默,换来我们的痛苦,如果我们再不站出来反对暴政,那麽我们下一代的人会遭受更大的痛苦。

我希望通过我们的努力,可以结束这个痛苦的轮迴,我不会,我们不会再袖手旁观,我们的未来,紧握在我们手中,而不是被一个独裁政权随意玩弄!我也祝愿所有被独裁专制剥夺的自由人,终将有一日也可以站在自由的土地上,正常的生活与吶喊!

从这些自动自发参与抗议活动的年轻人身上,我们看到中国青年一代已经觉醒,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图: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也加入留学们抗议中共的行列/欧洲之声提供

结语:他们是中国未来的希望

近些年来,海外的民主维权运动举步维艰,这类公开场合的示威抗议除了几个从六四以来就坚持反共的「顽固分子」之外,很少有其他中国面孔出现,有些从大陆出来要申请难民身分的人,偶尔会来摇旗吶喊、拍照留影,然后向移民局递交照片为证,说自己参与政治活动受到迫害,一旦居留身分拿到手,就再无踪影。

海外民运凋零,后继无人,但如今情况改变了,从这些自动自发参与抗议活动的年轻人身上,我们看到中国青年一代已经觉醒,他们听从自己的良知和判断,他们知道中共治下的中国,不是那麽光鲜,他们看清高楼底下的阴影,有同胞在辗转呻吟,无声地求援,中国少部分人的高档生活是建筑在低端人民血泪之上的。

笔者见证了科隆大教堂前青年学子们的勇敢和睿智,这一代年轻人是中国未来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