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4:10 下午

专栏|华盛顿手记:北明欠听众一个解释

图示的这集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iD2jSHztE)上网后,众多评论中,有的认为“剪裁太多”,“要求公开全部视频,非裁剪版本”。为此,本节目主持人北明在2022年12月20日播出并上网的【华盛顿手记】“我欠听众一个解释”节目中,特作六点说明。 视频截图 (北明提供)

你的疑问和期待,主持人的解释和说明:“RFA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  薄习两代人, 李锐宅中对谈录”上下两集视频为何使你错觉剪裁多?

近四年以来,北明一直欠听众一个解释。这个解释针对的是听众的疑问、批评甚至指责。固然,尽人皆知,与中共意识形态和宣传不同的有影响的言论,经常受到有组织的“五毛”的恶意攻击。但是北明这次面对的观众质疑大都中肯也其来有自。为此北明曾经努力试图以简单的、直接的办法回答听众,不过因我无法控制的某种情况而无法实施。然而这些疑问关乎职业记者的诚信和禀实报道的责任,进而关系到所报相关内容的可信度,不能向观众做出交代,北明近四年之久难以释怀。这次索性以华盛顿手记节目方式直面观众批评,做一正式解答。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我是北明。

问题缘起

先说说是个啥问题。中共党史专家李锐先生2019年2月16日病故,消息传来,北明正赶制每周二播出的华盛顿手记节目,直到次日,突然想起了束之高阁、几乎遗忘的多年前在李锐家录制一些录像。内容是关于毛泽东、薄熙来、薄一波及中共历史的议论,以及针对同样话题他与本节目《老康秉烛》嘉宾王康的对话。这些言论不仅是现场录制的一手资料,而且在当事人逝去后,顿成不能重复的资讯。当时正值周末,无人商议,北明当机立断改变主题,决定下一集节目公布这些资讯。消息突发,时已周日,工作时间只有兩天,接下来的周一又逢大雪,交通中断,依旧无人上班。北明翻找出近八年前的录象,在公司连续打地铺两夜,通宵达旦赶制出“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李锐宅中对谈录“上下两集。广播音频节目的上集于周二2月19日(2019)播出并上传到本台网站,(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李锐宅中对谈录(上):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huashengdunshouji/wdbm-02192019115622.html )

视频的上集在22日上传RFA youtube频道。(RFA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 – 李锐宅中对谈录(上)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iD2jSHztE&ab_channel=%E8%87%AA%E7%94%B1%E4%BA%9A%E5%A4%AA%E6%8A%A5%E9%81%93 )。质疑来自视频。

这一集视频迄今点击量接近67万,在非时事、非热门的话题中已属罕见,一千多条评论反应热烈。引起北明注意的是其中一些对这个视频剪辑的推测,评论“要求公开全部视频,非裁剪版本”,说“感觉剪切的很厉害,希望看到完整的未删减版的(帐户名Jianbo Zheng);”希望完整看到采访视频“;”剪辑的太厉害了,有没有完整的,我想看李锐的其他方面!”“要求公开全部视频 非裁剪版本。”“完整版 早点放出来!”“剪辑太多,刚要说点什么就断了。留下的都是媒体想播的”;“能不能放未加剪辑版????”;  “剪剪切切有什么意思”;“剪切的太多了”;“剪剪剪,只留下你们要的”;“剪辑的不知道在说什么,为什么不放完整版“。

这些跟贴显示出人们对李锐这位中共党史专家、毛泽私人秘书言论的急切关注和追寻真相的热诚,令人感动。由此而产生失望和要求持续至今不断,两周前的一则评论是:“有这样的吗 ?老先生相信你们 你们剪辑成这样”(评论者的用户名@wll6777)。这套节目的下集“RFA独家采集首次公布:薄习两代人:李锐宅中对谈录(下)”(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3YI3eZqYiqY)于2019年2月25日上传油管,评论情况大同小异。为了在节目的下方添加一个解释来回复提出疑问的受众,我努力过,无效。故我在这次节目中做下列解释和说明:

六点解释

首先告诉大家:目前您看到的这上下两集节目基本是原始录制状态,换句话,原始录像就不是大家所期待和想象中的“完整版”。为什么?

一,采录背景:私人聚会而非公务

这些录象的采集出自非公务状态,乃是出自2011年4月24日在李锐家的友人聚会。当时北明因私人事务归国,目的是探望病重父亲。期间即便有诸多访谈机会,北明并不准备做任何采访。如此谨慎,一是因为北明前有参与八九民运而被拘押之“前科”,后有供职于美国“敌台”自由亚洲电台之“累犯”,虽然当时已持美国护照而改名换姓,冒险归去首次闯关还躲过了海关禁令,但探亲访友时,依然劳顿北京国安和地方公安特别关照,采访要冒牵累受访人士之危险;二是因为自由亚洲电台是中国当局禁止派驻记者的新闻媒体,入境采访一旦出事,不仅受访人受牵连,也牵涉美中两国外交和自由亚洲公务,必须谨慎。而那次与李锐先生的聚会,是王康先生——华盛顿手记《老康秉烛》嘉宾,以朋友身份邀请北明一道前往的。虽然如此,鉴于前述两项原因和既定方针,北明对聚会,毫无制作节目的计划和准备。

二,采录环境:随意聊天而非正式访谈

那天一道前往拜访李锐的是直接引荐王康和我的李锐与王康的共同朋友,以及李锐先生的其他熟人。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友人聚会。落座之后便是闲聊,既无提问、亦无主题、话题不断流转,谈论七嘴八舌。然而毕竟是李锐,毕竟是在李锐客厅,毕竟是知名敢言的独立学人王康,重要话题一经出现,虽然不深入,北明出于职业习惯,立即意识到应该记录下来。当即征得李锐先生同意,拿出手机,随机开录。李锐、王康除外的另几位李锐的友人,虽然不引领话题,却也不时插话。从新闻角度看,他们不是重要资讯的掌握者,不需要录入,更是出于北明在内地走访时如影随形的他人安全顾虑,故每次在他们插话介入时,北明都不调转镜头摄录他们,或干脆停止摄录。录象因而断断续续,片段数码从开头一个0238到最后一个0261,总数超过20个,每个片段时间长度从3秒到13分多种不等。这些就是听众观众想象中的原始录像。因为是非正式采集的,所以在这个视频开头的字幕中,标明的是“独家采集”而非“独家访谈”。“采集”二字意即“采纳和收集”,可以发生在任何非正式访谈的场合。

三,公安约谈:安全隐患和保护聚会友人

这次聚会次日,2011年2月25日,北京国安如约与我“喝茶”。期间并未提及这次聚会,但是要求保守所谓“国家秘密”。这次喝茶加深了北明保护这次所有聚会者、尤其是那些没有新闻知名度的李锐朋友的意识:为从国内带出这些录像片段,北明采取了相应的安全措施,并决定暂不公布这些资讯。

四,编辑方针:完整呈现和删除他人

在编辑这些录像片段的时候,重要的原则是三个:第一是完整呈现李锐言论;第二在此前提下,以技术手段完全删除因当时录像角度限制而导致的进入镜头的他人画面;三,根据每段谈话的主题,增加小标题字幕,以帮助观众理解。关于第一个原则,即“完整呈现李锐言论”,我在先于视频上网的音频节目中,特别作了说明,这是当时的说明:

“需要特别说明的是,因为本集内容具有史料价值,为保留原始面貌,本节目的制作,除了删除或静音他人无关要旨的插话和杂音,以便廓清听觉效果,基本未作其他编辑。”

有兴趣的听众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参阅本台网站上这个节目的音频广播(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李锐宅中对谈录(上),这个说明在这个音频节目的3分06秒到3分28秒之间:https://www.rfa.org/mandarin/zhuanlan/huashengdunshouji/wdbm-02192019115622.html

五,小标题的出现和延迟画面的播放

为了观众能够抓住中心议题,编辑时增加了提示性小标题。也是因为话题转瞬即逝,难以将标题字幕与谈话画面同时呈现,于是采取出标题字幕时延迟谈话画面播出的办法。如上集,从53秒处到3分21秒处,总共出现5次小标题字幕,(依次分别是“李锐否定中共对蒋介石抗战的态度”、“李锐关于毛泽东未来研究的预测”、“李锐谈中共中央档案馆保存毛泽东手稿的情况”、“李锐谈毛泽东销毁历史资料”、“李锐保留毛泽东手稿,田家英处理毛手稿”)为观众阅读这些标题,每次都延迟了后继谈话画面的出现,而并未删除。用心的观众从画面的角度、谈话的语气和内容的连贯性,应该可以判断。这一集接下来从3分22秒处到 9分43秒,共六分多钟,也是同样情况:期间李锐始终在谈他对毛泽东的看法,也因所谈具体内容的转换,编辑时标注了5次小标题,(依次分别是“李锐介绍自己研究毛泽东的著作”、“李锐谈研究毛泽东的心得”、“李锐评价毛泽东性格”、“李锐陈述毛泽东之父乱伦”、“李锐讲述杨开慧私人日记中被删除的对毛的评价”)这些小标题的出现也只是延迟了后继谈话画面的出现而并未删除。延迟不是剪裁。不过既然有观众由此产生疑问,说明编辑标题的这种方法并不成功,甚至可以说是败笔。为此,北明向观众诚恳道歉。

六,其他来客中途打断

这次聚会期间,至少两次被敲门声和来人中断,这也是画面中断的原因之一。

今日事实是明日信史

北明在这里要向听众陈明的是:尊重访谈人的言论,禀实报道受访人的观点而不作任何修正,是记者的基本职业道德。这并不意味着记者不能有自己的观点,但在报道他人观点时候,自己的观点无论是否与受访人相同,并不重要。一个民族今天没有真相,未来没有历史;尊重真相,记录历史,慎终追远,继绝存亡,这是中国文明的优秀传统,这个悠久的传统使得历史真相几乎成为中国人的宗教和信仰。自古中国知识人,人生受困遭难甚至生不如死,没有自暴自弃自我放逸,没有拉到躺平呼天抢地,没有陷入疯狂或沦入虚无,没有卑躬屈膝折腰于五斗,他们转而“演《周易》”、“作《春秋》”、“赋《离骚》”、“治《国语》”、“修《兵法》”、 “写《说难》”……,他们选择埋首退世,记述历史,以立未来之鉴。撰史修史,不仅成為中国治国重要传统之一,借助历史记载而留芳千古,如同基督徒重视天国召唤那样,也是历代君王的渴望。即便为权力而篡改历史、掩盖历史著称的中共第一代领导人,早年受过民国教育,也知道历史的重要。刘少奇当年针对上个世纪中共高争购粮食政策导致的全国大饥荒劝诫毛泽东,用的是历史工具,他说:“饿死这么多人,历史要写上你我的,人相食,要上书的!”中国的“历史的终审”就是西人“最后的审判”。毛泽东读史出身,当然懂得,他为刘少奇的直言深受刺激,整死了自己的这位副手。刘少奇虽然死不暝目,却依然寄望历史修正错误、还他清白,他的遗言是:“好在历史是人民写的!”

今天的事实和明天的历史,也是北明作为一个资深的职业记者的准宗教。作为主持人,北明纵有编辑之便利,不能不敬畏事实和真相,不敢修改他人的重要言论。北明服务于新闻界26年,这是几乎唯一重要的信条。也正因此,才冒险犯难,现场记录李锐宅中言论,哪怕是非正式场合、非正式采访;哪怕警告在前、国安在后;哪怕束之高阁八年,直到李锐先生逝世,而必须公布。

图示的这集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iD2jSHztE)上网后,众多评论中,有的认为“剪裁太多”,“要求公开全部视频,非裁剪版本”。为此,本节目主持人北明在2022年12月20日播出并上网的【华盛顿手记】“我欠听众一个解释”节目中,特作六点说明。(视频截图 /北明提供)

图示的这集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QiD2jSHztE)上网后,众多评论中,有的认为“剪裁太多”,“要求公开全部视频,非裁剪版本”。为此,本节目主持人北明在2022年12月20日播出并上网的【华盛顿手记】“我欠听众一个解释”节目中,特作六点说明。(视频截图 /北明提供)

好,我现在针对质疑本视频编辑过度、怀疑剪掉很多内容的听众提出的疑问,做一个总结回答:本台,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2019年2月22日和25日上传到自由亚洲Youtube(油管)频道的题为“RFA独家采集首次公布:探底毛泽东:李锐宅中对谈录(上)和”RFA独家采集首次公布:薄习两代人:李锐宅中对谈录((下)”两集视频,第一不是正式访谈而是出自友人聚会场所;第二现场没有限定话题,是随机闲聊;采集是临时动意,以手机择要而录;第三为安全顾虑回避了其他非知名人士的语音和画面。故本节目的原始录像因此并不“完整”,而是分为二十个片段。第四编辑期间没有对李锐的言论以及他与王康的对谈言论进行删除编辑,为了直接呈现,也没有加入任何画外音的解读。第五,唯有小标题字幕,确是依据言论的主题而加上的,小标题出现时后继内容延迟播出,并未删除。第六,来人和门铃声中断录制。受限于录像的采集环境、采集手段、采集设配和安全顾虑,目前视频的呈现就是几乎是原始的呈现。

最后,北明为当时没有正式采访李锐先生,以展呈他的中共内部见闻感到抱歉,但是也要指出,这些言论能在上述特别环境和场合中记录下来、保存多年并最后公布,实非容易,乃是天意。

自由亚洲,华盛顿手记,我是北明。顺便敬告,这是北明在自由亚洲主持所有节目的倒数第二集。最后一集下周二播出并上网。期待下周二与您做正式告别,并迎接新的一年。我们下周最后一次再见。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