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神山工人:我们舍命逆行 利用完就被抛弃

0

2020-04-07

曾经冒死抢建湖北武汉雷神山医院的农民工,进入疫区工作之后,才发觉工资遭层层剥削,其中恐涉及官员参与。很多工人至今依然被困武汉去留两难,民工维权则遭受官方打压。

工人:只拿到500到800元

据自由亚洲电台4月6日报导,参与兴建雷神山医院的工友朱先生表示,雷神山工程款遭利益集团层层瓜分,工人维权但被压制,包括上月24日,300多被困武汉的火神山和雷神山工友集体维权遭保安和警察殴打。

朱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事情闹开后,正在广东隔离中的工头肖先生打电话告诉他们,每个工人只拿到500到800元,而他的上一层劳务公司,则从每个工人中提取了1000元以上。经过3到4层的盘剥,他们这些真正干活的一线工人就只能得到零头了。

工人维权被打 央视造假

朱先生说:“昨天、前天央视一直在刷什么‘致敬逆行者’,但是他们采访的是两个冒牌的,我们的心声都没有被说出去。在这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比如说保安打我们,打架打了好几起,后面员警把打架的工人抓到警察局去关了好几个小时。后面矛盾闹大了,我们去市政府维权,已经冲到门口、员警又拿出了警棍、电棍,打了人。”

原一直在深圳工作的湖北籍民工陈先生,2月中看到武汉紧急招工的消息,他知道是和家乡的防疫有关,就和几个工友立即从广东赶赴武汉。

陈先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参与雷神山医院的施工,期间除了去工地干活外,其余时间都不许离开住地,连去商店买东西都不可以。

陈先生说:“我们来的时候被包工头从深圳那边骗过来的,他们跟我们说是来这边做架子工,也没跟我们说是雷神山,里面有病人什么的。我们基本上每天都(工作)十多个小时,第一天的话我们8点钟干到第二天凌晨1点钟,25号那天下雨,雨衣什么都没有,衣服基本都淋湿完了。父母吧,还有哥,到现在都不知道(我人在武汉)。我怕他们担心嘛。”

陈先生称,他们就被工头剥削及超期隔离的问题,向官方申诉维权,但迄今为止,无论是武汉官方还是承建雷神山项目的国企中建三局,都没有给出实质性的回应。

工人们被警告对国外记者要“封口”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致电湖北艺筑建筑一位负责人,但他称自己不了解此事,也不知道自己招募来的工人们至少有11人仍处在被隔离状态。

另据知情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共肺炎在国内属于非常敏感的事情,雷神山和火神山工人因为维权都遭到了压力,几天前,当地警方还再次到古田大桥下的中建三局保利项目的临时安置房,警告工人们不可以对国外的记者谈及此事。

至少9人确诊 生计暂难为继

《财经》杂志曾报导说,约70名从火雷两山撤离的工人,通过核酸检测后,有9名工人确诊,还有一些工人核酸阴性,但肺部CT显示有感染。

对于更多工人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在隔离期满后没有收入。朱先生对自由亚洲电台说,“在这种国难当头,他们还在喝人血、发国难财。”现在他们的处境尴尬,回老家也难,想回深圳打工,因为曾在湖北工作过的人没人敢接收,甚至连宾馆都没法住。

对此,网民议论纷纷:“真是过河就拆桥!”“不能用完了就一扔——心寒。”

“希望武汉政府安排好他们,别让人们寒心。”

“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与死神拚命搏斗,这种待遇,真的不公正…..卸磨杀驴。”

“这些工人是在为抗击疫情卖命,决不能让这些人心寒,他们也称得上英雄。”

“之前境外返回的人有些免费治疗了,光一个人治疗费用40—70万,这些拼死拼活的底层工人为火雷的建设功不可没,今天却看到让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