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6 月, 2024 10:20 上午

china tibet
The Chinese national flag flies in front of the Potala Palace during a flag raising ceremony in Lhasa, Tibet Autonomous Region, May 23, 2011, in this photo distributed by China's official Xinhua News Agency. 布达拉宫前的中国国旗 REUTERS/Xinhua/Chogo

3月10日,对西藏来说,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日子。1959年的这一天,出于对达赖喇嘛的保护,藏族人在当地发起抗议活动,最后演变为大规模起义, 导致达赖喇嘛及数万名藏人流亡印度。在流亡藏人眼中,3月10日为正式起义、反抗中共的日子;北京则视1959年的西藏事件为“武装叛乱”。因此,无论对中国政府、还是藏人来说,每年的3月10日,都是一个极其敏感的日子。每年的这一天,流亡藏人都会举办纪念活动,活跃在海外的人权志士也在近年来发起类似活动。今年即将迎来3月10日的前夕,欧洲之声、西藏之页和光传媒共同发起全球网络纪念活动。我们请本次活动的主要组织者之一、欧洲之声社长廖天琪女士向我们介绍一下本次活动的相关情况。

法广:首先请您谈谈举办全球网络纪念活动的意义。

廖天琪我在德国生活了数十年,随着时局的变化,德国社会有时会出现「仇外」的现象,(英文Xenophobia, 德文Fremdenfeindlichkei),比如有人放火烧难民营,甚至多年前有一个案子,几个德国人杀害了9名土耳其人,这种事情一发生,世界就产生「新纳粹主义」的恐惧。其实,我个人认为这种担忧有点过慮,因为二战后,德国,特别是西德方面彻底进行「去纳粹化」,忏悔、反思、问责、赔偿不一而足, 社会上推行一种「记忆文化」,也就是在公共领域,不断地对民众唤起对本民族的历史记忆,特别是自己的「犯罪历史」,深究其发生的原因和造成的后果。这种集体记忆形成一种社会认知和意识,无形地成为一种「照妖镜」,防止自己重蹈覆辙。

共产党这个百年老店统治中国已达四分之三世纪,其所犯下的屠杀自己人民的反人类罪,简直罄竹难书,被斗死、饿死、折磨死的国人超过几千万,但是直到今天犯罪的共产党还继续统治着国家,掌握一切信息、知识、串改历史、压制异议。绝大多数的中国人不知道二十世纪中国的历史,不知晓中共对人民和对异族西藏犯下的罪行。很多人都知道「西藏平暴」、「藏区骚乱」,却弄不清事情原委,谁是凶手,谁是受害者。其实世界历史早有书写,有所定论,那是五十年代中共歧视藏人的文化与宗教,错误的政策导致那里的饥荒,共党干部的暴力统治激起藏人的反抗,解放军于是大规模屠杀藏人,捣毁寺庙,达赖喇嘛被迫流亡。

中共恐惧的「敏感」日子多了去了,1959年3月10日那个血腥的日期自然是个禁忌,它绝口不提,在中国也没有人会去追忆,因此我们海外知情的华人社会,每年都要纪念这个以中国人名义犯下的罪行。唤起人们的记忆,唤醒人们的良知。 換句話說,就是要「还原真相,抗拒遗忘」。

法广:与往年的活动相比,今年的纪念活动有着怎样的特殊之处

廖天琪:俄罗斯对乌克兰发动侵略战争,已经持续了一年,时至今日还看不到停战的征兆。采用暴力、战争来豪夺他国的土地、资源,这是犯下了严重的反人类罪。从普京的心态和行为,人们警惕到一个极权国家的不可预测,不可信赖,这对被侵略的国家造成多么大的人道和实质性的灾难,对世界的稳定繁荣给予多沉重的打击。对照之下,达赖喇嘛面对中国的欺凌、掠夺和压迫却提出了极有智慧的应对方案——「中间道路」。为了不触怒中国的大国野心和贪婪,为了保护西藏人民的生命和物质基础,他退一步海阔天空,只寻求西藏的真正自治,要求保护藏族文化、宗教。中间道路的理念就是避战和消弭暴力的良方。

我们今年的纪念西藏自由抗暴64周年的网络会议,就重新提出支持「中间道路」,要求汉藏民族之间的互相谅解宽容,这两个民族之间并没有解不开的仇恨和心结,有的痛苦和误解都是中共错误的政策造成的。

战争期间,人们更加渴望和平,眼见乌克兰遭受荼毒,人民凄惨亡命,我们就更加庆幸达赖喇嘛尊者在西藏问题上提出来的睿智解决之道。希望习近平政府能理性地接下这递上来的橄榄枝。

法广:近来,随着新冠疫情以及国际局势的变化,西藏议题受到的关注度有所减小。藏人的抗争方式是否有所改变?

 廖天琪:最近几年国际局势的变化令人十分焦虑。除了俄乌战争,还有扩展到世界的新冠疫情,让全球的经济、食物、能源的供应链都受到极大的震动。香港在国安法的压制下呻吟,人才外流,外资撤离,言论自由甚至个人基本权利都受到不同程度的侵犯。新疆的人权问题已经国际化了。台海两岸剑拔弩张,也让国际政治平添了紧张的氛围。在此情况下,西藏问题的确有点边缘化了。虽然藏人的争抗方式,如自焚抗议令人心痛,但是对国际社会所造成的冲击依然十分微弱,这只在少数知情人的良心上引发不安,但是毕竟没有动摇西方社会的利益,因而影响不大。

其实中国对于西藏的控制和压迫更甚于前,比如在藏区大规模采集藏人的DNA,并且设立强制性儿童寄宿学校等。

达兰萨拉藏人行政中央的流亡政府始终遵循达赖喇嘛温和的「中间道路」,并且实施民主选举,选出自己的司政来主持政务。形式上是政教分离,当然实际上藏人的机构完全是遵循达赖喇嘛的温和理性的对华战略。今年二月是藏历2150水兔年,藏人行政中央司政边巴次仁在他的新年贺词里曾说:「我们在任何活动中都要遵循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他的开示、他的理念。无论是解决中藏冲突,还是照顾流亡藏人民众的福祉。」边巴次仁务实理性,更多地走进国际社会。 去年10月他到布鲁塞尔访问了欧洲各国政要,并且访问了瑞典、德国、捷克、比利时等国。今年二月间他到英国、美国和加拿大,遍访各地的藏人社区,他的欧美出行,拓宽了流亡藏人政府的国际空间。同时在一次BBC的采访中,他对北京方面也释出愿意和谈的善意。

法广:随着2023年中国人大的召开,以及政府的重大改组,可否期待北京对藏政策会发生一些转变?

廖天琪:北京3月间例行召开两会,其实政经方面的政策和布局早都定下了,开会不过让3千名「橡皮图章」届时举举手,三呼万岁走走过场罢了。

至于对藏政策,那早几年就已经定下了,2020年12月27日中共西藏自治区委员会通过了「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的建议」,而几个月前,即2020年8月28至29日中央第七次西藏工作座谈会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就为治藏定了基调和方针,在民族政策方面:要把「维护祖国统一,加强民族团结」放在首位,也就是要坚持依法管理宗教事务,将藏传佛教中国化;在经济领域:要发展基建,推动公路铁路的修建和通车,改善民生,解决极度贫困;在生态方面,保护生态,清洁能源等。换句话说,就是要把西藏变成中国,把藏人变成汉人,把藏传佛教变成中国佛教。

邓小平当年说的那句话——「发展才是硬道理」,深圳这样一个原本朴实的渔村,不过数十年就发展成今日披金戴银、妖娆艳俗、一身铜臭的准现代化中国大城市,就是拜他这句话所赐。

青藏高原的原生生态,牧民农民的生活方式,敬拜佛祖的虔诚是否就要被「中国式社会主义」所同化、异化了?若干年后,我们在拉萨也可能会看到摩天大楼、红男绿女、车水马龙吗?习近平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如果在藏区实现了,那才真叫人欲哭无泪呢。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