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6:14 上午

25134def b063 4cc5 a183 32f7b3cb1514
2023年3月4日,习近平出席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政协会开幕式

在乏善可陈的中国两会上,党政机构改革无疑是个重头戏。在二中全会宣布要部署新一轮机构改革后,外界充满好奇,等待着两会端出一盘怎样的机构改革“大餐”来,港台媒体更预先放出消息,吊足了人们的胃口。不过,从两会公布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看,似乎有点雷声大雨点小,传言中的将公安和国安两部划出国务院,归属要成立的中央内务委员会管理没有出现;虽然组建了一个新的金融监管机构,但也未暗示会成立中央金融工委。

习近平在2月28日举行的民主协商会上,声称这次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突出重点行业和领域,针对性比较强,力度比较大,涉及面比较广,触及的利益比较深,着力解决一些事关重大、社会关注的难点问题,对经济社会发展将产生重要影响。国务院的机构改革方案似未印证其话,现在看到的所谓改革,主要是重组了科技部,并新组建了国家金融监管总局和国家数据局,调整了农业农村部职责,同时不再保留中国银保监会和国家乡村振兴局——这两个机构是上一次改革的产物,也对老龄工作体制和知识产权管理体制有所改动,此外,按5%的比例精减中央国家机关人员编制。这就是此次国务院机构改革的全部内部,它的力度和涉及的部门,远不能和2018年3月那次相提并论。

若仅仅是这种机构改革,还要中共开一次中央全会来审议和部署,有点小题大做,政治局决定就行了。从机构改革的新闻效应看,外界最关注的是公安部和国安部这两个强力机构是否划出国务院,划出表明国务院再被削权,但如今没划出,意味着之前流传的中央内务委员会或中央金融工委之类就不会再有?恐怕还不能下这个结论。因为国务院机构改革只涉政的部分,党的那块还得等两会结束后才见分晓。此前二中全会公报披露,机构改革将聚焦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完善党中央对科技工作统一领导的体制,优化政府职责体系和组织结构,完善党中央决策议事协调机构,优化机构编制资源配置,推进以党建引领基层治理,加强混合所有制企业、非公有制企业党建工作,理顺行业协会、学会、商会党建工作管理体制等七个方面,其中前三者又是重点。国务院这次机构改革方案涉及的也主要是前三个方面,但也非全部,后几个方面则基本没有涉及。因此,不排除设立中央内务委员会、中央金融委员会、中央科技委员会、中央群团工作委员会等机构的可能性。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的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式上。(2023年3月4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人大会堂举行的全国政协会议开幕式上。(2023年3月4日)

习近平上台后,在机构的设立及其职能配置上,特别看重两样东西,一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二是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党要统领一切。它们成为2018年党政机构改革的指导思想,同样也是这次机构改革的指导思想。只是此次和上次的区别,更在于强化党的统领作用。因为在习近平看来,在中美对抗以及西方对中国的围堵、遏制和打压下,经济安全、政权安全和国家安全问题空前凸显,尤其科技和金融等是中国的短板,科技易被美国卡脖子,金融则易发生风险。这些问题和风险都是联动的,牵一发动全身,而且外部的压力会透过某种媒介转移到内部。鉴于习这几年的霸道和权力通吃,在党内外得罪的人越来越多,他的政敌也很可能利用经济、科技和金融上的漏洞给他挖坑,制造风险事件,让危机升级,引发政治安全问题,进而动摇政权稳定。就此而言,经济、金融和科技问题也是政治问题,马虎不得。换言之,对习来说,强化这些领域的安全,既针对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也针对党内外的政敌可能的破坏活动。他对政权内部敌人的戒备其实不亚于前者。而加强党的领导,让党更深地渗透进这些领域,能够防范各类风险,阻截这些领域的风险外溢到政治领域,从而很好地防护政治和政权安全,可以说,这才是他在今年推动党政机构改革的主要考量。

北京人大会堂的电子大屏幕显示李强在全国人大会议上讲话。(2023年3月5日)

请同时参阅:

中国国务院改组补强科技短板 美中竞争恐越来越烈?

为更好说明这一点,以科技和金融为例。此次重组科技部,是要通过新型举国体制,使政府、企业、学校形成一体化的国家主导的科研体系,强化关键核心技术攻关和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的统筹领导,来应对美国对中国在芯片等产业的卡脖子行为。故把原科技部的高新司并入工信部,农村司并入农村部,外专局并入人社部,社发司并入卫计委等,让科技部专司从研发到应用的科研全流程管理,主抓战略规划、重大专项、国家实验室等事项,并由中央来统筹协调,以当年“两弹一星”的模式,攻克芯片产业的发展瓶颈。

如果说科技管理体制的改革主要是为应对外部威胁,那么金融体制的改革更多出于防风险的考虑。新设金融监管总局,将除证券外的所有金融领域的业务都归这个新机构管理,同时撤销原来的银保监会,用这种合并监管的方式,扩大管理部门的监管半径,让其监管职责更明确,权力更集中,统筹性综合性监管能力更强,从而达到加强对系统性、综合性风险的防范能力的意图。对习而言,金融领域的相对特殊性,是最易让党内外、国内外的敌人“兴风作浪”的,而金融业一旦爆发系统性风险,将具极大的传导性,波及经济进而政治,危及政权安全。所以必须将金融监管机构牢牢控制在党手中,并派自己信得过的人掌控它,习才会放心。对科技管理机构,也一样必须控制在自己信得过的人手上。

尽管二中全会审议的党政机构改革方案全文尚未发布,外界也需要真正了解中国这次机构改革的内涵和意图。某种程度上,它确实有提高政府的治理能力和治理水平的一面,可万改不会离其宗,本质上,是要强化中共的一党统治体制,进而巩固习的一人统治,防住发生系统性风险的底线,不让某一领域的风险变成系统性风险影响乃至冲击中共统治,不论这个风险来自外部还是政权内部。从此角度说,保经济金融科技安全实际是保政权安全,也是保习的统治安全。理解了这次机构改革的此一根本目的,未来几天若看到设立类似中央内务委员会等机构,是一点也不要奇怪的;相反,若不设立,反让人生疑。

 

文章来源:美国之音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