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7:01 上午

郝鸣长老在狱中的读书批注 (照片来自网络)

(中国德阳-3/11/2023)据代理律师朱律师透露,上周他分别在四川省德阳市看守所会见了德阳市青草地教会前长老郝鸣,他还会见了李弟兄等其他当事人,朱律师说所见所闻如同云彩一般。(因最近中共当局对代理律师和一些当事人家属施压很严重,所以此稿中对郝鸣以外的其他当事人和律师和没有全部实名,只用姓氏加弟兄、姐妹和律师称呼。特此说明)

律师透露郝鸣长老身体状况尚可,只是提及他的母亲仍会哭泣。65岁的郝鸣长老是在2021年11月17日被德阳警方带走的,当天教会还有多名同工被带走。2021年11月19日警方以涉嫌“诈骗罪”把郝鸣长老和武见男长老刑事拘留,其他人陆续被释放。2021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郝鸣、武见男长老的家属收到逮捕通知书,罪名是涉嫌“诈骗罪”。2022年8月3日凌晨,郝鸣长老的母亲去世,两天后,成都秋雨圣约教会在德阳市殡仪馆为郝鸣的妈妈举行了追思礼拜,李英强长老在追思礼上证道。狱中的郝鸣长老既不知情,也无法送别老母亲。几天后,朱律师在看守所会见郝长老,才告知了他这个消息。听到母亲离世的消息后郝鸣长老很痛苦,哭了很久,律师也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后来听说教会举行了追思礼拜,并再次相聚,才得了安慰。

律师上一次会见郝鸣长老是2023年1月13日,那次,郝鸣长老精神状态较好,气色恢复了一些。他对起诉书指控他诈骗的事实坚决不认可,觉得这就是一起冤案。郝鸣长老因为在看守所里没有得到圣经,无法和弟兄姊妹聚会,主日就默想使徒信经。他在狱中他告诉律师,最终的最终,他相信永恒,今生只是一瞬。他相信有一位独一的上帝和复活。

此次会见中,律师得知郝鸣长老近期正在阅读一本神学书《论做十架神学家》,郝长老在书上做了很多批注。当律师问起郝鸣长老是否愿意饶恕诬陷他诈骗的人时,郝长老说只要他们悔改,他是会原谅的。他特别提到一个患有抑郁症的刘弟兄,说自己能体恤他的软弱。

郝鸣长老的狱中读物 (照片来自网络)

上周,除会见郝鸣长老外,朱律师还在另一个城市会见了李弟兄及其他当事人。李弟兄说,他常梦见自己去到弟兄姊妹家,以前那么简单的事情,如今显得遥不可及。他说面对苦难,有的人逃跑,有的人靠血气争战,还有一种人,深知自己的软弱,但总会靠着主,不断的往前走上一步。

另一个弟兄说,他以前只有为主坐两到三年牢的信心,现在有坐八到十年牢的信心。作为律师,朱律师希望不是这样的结局,但弟兄信心如此的增长,让他惊讶,让他感恩。

李弟兄被捕的那一天,他抱着孩子走了很远。当时一群警察围着他们,有一名警察见他累了,说要不我帮你抱吧。李弟兄拒绝了,他心里知道,这一进去不知道多少年,甚至这是最后一次这么抱着孩子。他不舍得。另一位姊妹说,她坚信,她的案件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探视他们之前,朱律师说自己心里装了很多事,写假材料的受害人,状况频出的搭配,自己的软弱败坏,冷酷的国家机器,无一不让让他对人性灰心。听到弟兄姊妹娓娓道来的见证,便深受安慰。自己是软弱无力地去,喜乐饱足地离开。

朱律师说想起一位韩弟兄说,他的室友居然说他很适合坐牢。别人进来了,都说自己倒霉,坐立不安,妻离子散。只有这位弟兄在里面背词典,锻炼身体,睡的香甜。他说他身体不自由,但灵魂是自由的,是关不住的。圣灵托起一个人,做出了惊人之举却显得毫不费力。

一位弟兄还写了一首诗:

 

你是否拥有这样的生命,

这样的生命渴望死亡,

更多的死亡,

和生命。

 

如一粒麦子,

从身体里长出,

高于自己的天际。

长到客西马尼园,

看那受苦之人的顺服。

 

无论多痛,多苦,

多恨,多爱

都交托于,

祂的全能,全善。

( 对华援助网特约记者玉冰报道)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