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4 月, 2024 9:00 下午

image 12

最近,财政部公布了2022年财政收支情况,2022年全年,国有土地出让收入实现6.69万亿,同比大幅下降23.30%、同比减少2.02万亿元。众所周知,各地的土地出让金一般占到全部财政收入的一半以上。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而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公务员数量是710万,算上参公、党群、工会妇联残联作协等是1300万,事业编制3100万,一共就是4400万。全国财政供养人员合计5100万。再加上离退休人员,财政供养人员有可能已突破8000万,每年供养费用占全国财政收入的40%多。按照我国的人口比例来计算的话,也就是每10个人养一个人,如果扣除老人、儿童、残疾人等,那就是7个人养1个人。

于是,一个敏感的“官民比”话题迅速在网络上传播,有人更将中国历代政府进行了纵向比较,指出各个时期的官民比例:

汉代是1:7948

唐代是1:3927

明代是1:2299

清代是1:911

1949年是1:294

1987年是1:67

2000年是1:28

2022年是1:7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官民比"数据被热炒的现象,很大程度上反映了民众的不满情绪。因为,公共财政支出涉及到每一个纳税人的切身利益,人们有权利对政府的冗员问题进行更深一步的问责。

另据诸葛找房数据研究中心监测,今年1月份全国300个主要城市的土地出让金收入564.22亿元,同比下跌49.59%,环比下跌91.81%。其中纯住宅用地成交规划建筑面积为764.1万平方米,同比下跌56.47%,环比下跌91.81%。由此呈现一个冷酷的现实:财政供养(俗称吃皇粮)已面临严峻的考验。

过去的二十年间,随着经济发展和城镇化的推进,撤乡(镇)设街道,以及撤乡并镇、撤县(市)设区曾经形成一股潮流。然而最近,一些城市出现了把街道改回乡镇的反常操作或称逆向调整,很多人看不懂其中的道道。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例如在黑龙江,据报道,伊春、齐齐哈尔等地正在推动部分街道“撤街设镇”,已有调整取得实质性进展。其中,伊春市乌翠区撤销四个街道办事处,设立翠峦镇、乌马河镇;在齐齐哈尔市碾子山区,则撤销富强街道,设立华安镇。

其实,体制内的人都应该知道,“撤街设镇”的回调,标志着有些地方摊大饼式的城市扩张宣告结束,很多中小城市,面临人口流失、产业萎缩、城市收缩的局面,它们的困难可能才刚刚开始。这也说明,那个地方的财政供养能力,达到或超过了本身的极限。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土地出让金收入(土地财政)下降,加上人口的下降,这样的“双降”很残酷,所产生的一个直接后果就是这个地方的财政供养能力下降。这两年,已经发生了降低行政事业单位人员福利待遇,取消一些“权力自肥”的津贴补贴,甚至还有先前发到手里的钱竟然被要求退回的“破天荒”的情况。

早就有人呼吁给财政减负,因为财政的供养能力是有极限的。前年,中办、国办就有个《关于严禁自行出台政策发放工资津贴补贴有关问题的通知》,最近又有《关于进一步严肃纪律清理规范地方违规发放公务员工资津贴补贴的通知》,与此同时,有些地方已经发生了公职人员被“欠薪”,这说明财政供养能力还在进一步下降。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这次的重点是清理整顿公务员的绩效(奖金)津贴。人们无法理解:公务员并不创造财富,这个所谓绩效奖金从何说起?至于其他的花式津贴就更难理解了。公务员已经有了一份不菲的工资,社会地位和灰色收入就不说了。他们既不生产什么也不销售什么,为什么会有绩效?还有奖金?甚至有的地方的绩效奖金、各种津贴比其工资更高。

有网友以江苏南通市下属启东县的数据和事实,分析了该县的财政供养困局。启东县在“全国百强县排名”中位于前三十,实际常住人口90万人,拥有5家A股上市企业,另有30多家制造业上市企业在该县开立了分公司,规模以上制造业企业400多家,3个省级工业园区,1个国家级战略园区。

该县人均工资收入2021年是每月4000多元,对应政府发布的城镇人均可支配收入5万4000多元是匹配的。但是,该县财政供养人员有15000余人。普通事业单位员工第一年收入全包是16万元,普通公务员第一年收入全包是20万元。其中财政局,也就是女性公务员居多的单位第一年收入全包是22万元。

在启东县,靠着财政吃饭的一群人和贡献财政收入的一群人的工资收入是完全倒挂的。这种现象放眼全国都很普遍。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例如河北某县,一个较为知名的旅游县,其中普通新入职公务员全包年收入是10万元。当地国有平台下辖的混改旅游公司,给景点售票员开出的工资是1800元每月,就这样的工作居然还要托关系找门路上下打点5万元才能进去。

说回启东县,该县财政供养人员这么高的收入依托就是收税和卖地了。该县2021年全口径税收收入是140亿元,其中每年上缴70%到80%不固定。

去年底启东县新建未售住宅20000余套,二手房挂牌16000余套。8个外部评级为AA级及以上国有平台共有银行负债1400多亿元,每年支出利息80亿元。外加各类公开、非公开公司债,美元债等各类金融负债600多亿元。全县每年新增出生人口1400多人,但每年人口流出及死亡近万人。

另有网友说,他的老家是湖北一个县级市,现在几乎没有一家规模以上企业冒烟儿,除了一家白酒厂。酒厂的纳税是支付教师和公务员们的工资的主要来源。其它收入就是卖地了。一个小县城的环城路居然已经修到五环了,路上车辆稀疏。当地百姓还津津乐道,说县城变化大。根本不明白天量的地方债对他们的明天意味着什么。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还有网友说,陕西榆林是个比较特别的地方,它分北部六个县,南部六个县,北边的六个县因为有煤、油、气比较富;南边尽是黄土高坡啥都没有,长期以来是北边的六个县,养着南边的六个县。以佳县为例,整个县城建在山上,现在去拍80年代的电影都不太需要布景。

小县城里没多少人,读书的孩子,打工的年轻人都出去了。只留下一些老弱妇孺,但是整套的党政班子一个不少整整齐齐的在县城里等着为人民服务。更著名的是陕西佛坪县,2019年常住人口3.02万,地方财政收入3661万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8.65亿元,行政事业和社会组织120余个,财政供养人员6000余人。县城里住着8千人,其中2千人吃财政饭。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那么,以县为例,一个县的标配机构,到底有多少呢?参考名单如下:

一、县人大政协检察院法院

县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县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常务委员会、县人民法院、县人民检察院

二、县政府委办局

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县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县教育局、县科学技术局、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县公安局、县监察局、县民政局、县司法局、县财政局、县人事局、县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县国土资源局+县规划局、县城市建设局、县市政管理委员会、县交通局、县粮食局、县商务局、县文化局+旅游局+广电局+新闻出版局、县卫生局+县人口与计生委、县审计局、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县地方税务局+县国家税务局、县质量技术监督局、县环境保护局、县水利局、县工业和信息化局、县农业局、县文物局、县体育局、县统计局、县物价局、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县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县人民政府法制办公室、县信访局、县人民政府经济研究室、县人民防空办公室、县林业局、县信息产业局、县老龄委、县行政服务中心、县招商局、县房产管理局、县外事侨务旅游局、县水产局、县知识产权局

三、县委部门

县纪委+县监察局、县委组织部、县委宣传部、县委政法委员会、县委政策研究室、县委台湾工作办公室、县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县国家保密局、县委统战部、县委农村工作办公室、县委党校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四、县政府其他委办局

县地震局、县中医管理局、县路政局、县乡镇企业局、县运输管理局、县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县劳动教养工作管理局、县公安局公安交通管理局、县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县老干部局、县政府采购办公室、县监狱管理局、县政府新闻办公室(外宣办)、县人民政府参事室、县档案局(馆)、县版权局、县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县政府口岸办公室、县农业机械管理局、县应急管理局+公安消防局、县机关行政事务管理局

五、人民团体(公务员编制)

县妇联、中国贸促会县分会、县残疾人联合会、县海外联谊会、县归国华侨联合会、县科协、共青团县委、县总工会、县摄影家协会+作家协会、县爱国卫生运动委员会、县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县工商业联合会、县人民对外友好协会、县志愿者协会

六、县事业单位(财政列支)

县地方志编委会办公室、县扶贫开发办公室、县委县政府招待办、县墙体材料革新办公室、县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县招投标中心、县经济信息中心、县投资管理中心、县建设工程造价管理站、县邮政局、县气象局、县水文水资源勘测局、县通信管理局、县投资促进局、县事业单位登记管理局、县医疗保险局、县无线电管理局、县科学技术研究院、县勘察设计研究院、县人才市场、县图书馆、县公路总段、县中心血站、县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县人民医院、县中医院、县妇幼保健院、县高级中学、县高新技术开发管委会

七、其它机构

县教学仪器供应(管理)站(办)、县医疗卫生用品供应管理办(中心)、县职教中心(办)、县德育办、县未保办、县电教中心、县初招办、县中招办、县高招办、县自考办、县防雷办、县园林局、县退安办、县拆迁办、县民委、县民革、县农工党委、县民盟、县致公党委、县民建、县民进、县外商服务中心、县国际交流中心、县路政中心、县车管所……

中纪委原副书记:民众再勤劳也养不起这么多官

事实上,以上名单并未包括一些临时机构。当然,机构有可能会调整或实行“合署办公”,但人员规模很难减少,例如扶贫办已经改称乡村振兴局,计生委并入了卫健委,编制有增无减。而且在编制之外,一些有罚款创收任务的部门还会聘用长期临时工,例如协警、协管员等等。

问题是,出现“僧多粥少”的财政供养困难时,僧也不能减、粥也不能少,谁都不敢冒险破坏稳定局面,只能借钱(发债)度日。结果走上了高税收+低福利的大政府模式,须要等到压力向上层层传导,直至尚方宝剑来了,才能搞一场“精兵简政”运动,除非有真实的改革,否则,"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循环怪圈依然如故,这样的财政供养困局,恐怕谁也不愿意看见吧。

来源:民国网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