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5 月, 2024 10:08 下午

image 717567

严家祺

     今天谈四个Meta,第1「元宇宙」metaverse;第2「元生命」metabolism,也就是生命科学中的”代谢”,新陈代谢、第3「元历史」Metahistory,最后是metaphysics, 「形而上学」。这4个Meta,第1个meta,在本质上与第4个Meta是同一会事。「元宇宙」的世界观,就是「形而上学」的世界观。

「元宇宙」和「元历史」

         “元宇宙”主要有两种不同含义,一是作为互联网”虚拟世界”技术的”元宇宙”,二是作为一种”世界观”的”元宇宙”。元宇宙(Metaverse)是由Meta和Verse两个单词组成,Meta表示超验,Verse代表宇宙(universe),合起来即为 “超验世界”的概念。”元宇宙”的本来意义,就是”超验世界”,这是”现实世界”外的”精神世界”。

           互联网技术的”虚拟世界”,虽然是”虚拟”的,但可以为人所感知,所以作为互联网技术的”元宇宙”,今天存在在人的观念世界中,而人的观念世界,不是”现实世界”外的另一个世界。每一个人有一个自己的观念世界,观念世界成千上万,都存在与”现实世界”之中,而在Meta 本来意义上的”元宇宙”——”超验世界”,则是”现实世界”外的另一个世界,也就是Metaphysics。Meta世界,连接生命的是另一个Meta,是元生命Metabolism ,中文称为新陈代谢。连接人类的是Metahistory,即元历史。

          现实世界有物质世界和观念世界构成。人类有理性、有感觉,人的观念世界是客观的物质世界在人脑中的反映,这种反映,是通过人的感觉和理性进入观念世界的。”超验世界”是”现实世界”外的另一个世界,人类无法通过感觉知道它的存在,人类只能通过理智了解它的存在。

【图1】 超验世界(元宇宙)与现实世界(物质世界+人类亿万个观念世界)

       作为互联网技术的”元宇宙”,人类可以通过视频、通过感觉,了解到扎克伯格的”元宇宙”的存在。作为现实世界外的另一个”元宇宙”,人类无法通过感觉、只能通过理性的分析、通过理智了解到它的存在。【图1】

从「元生命」看政治

       政治并不只是存在于人类社会中,政治是把暴力冲突和战争,化解为和平协商、妥协的手段。动物社会充满暴力和和战争,狼群中的等级、黑猩猩社会有许多政治,这是减少弑杀的途径。在人类社会,法律讲是非,政治讲妥协,政治解决就是用妥协来平息暴力冲突和战争。一个国家人人被卷入政治,这个国家就有问题或开始有灾难了,愈少人关心政治的国家是愈好的国家。政治学是研究”国家非政治化”途径的科学。

         动物社会学属于自然科学。关爱、惧怕都是一种情感,意识形态是有理性的信仰。人类的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的根本界线是,在人类社会,情感、希望、信仰决定人的行为的方向和轨道,而理性计算的利益,决定人如何行为。政治中充斥动物行为,政治较量是看”究竟谁怕谁”。

权力权利关系与责任义务关系——权力与责任、权利与义务以自然界广泛存在的”共轭”(conjugate)方式同时存在。绝对权力,绝对责任。在一般情况下,权利与义务相关,不尽义务是一种”没有道德”的行为,而无需承担法律责任。政教合一、意识形态主宰民众的国家,义务带有强制性。民主政治是政府权力受到限制、人民权利得到保障的政治。

        「良心」、「道德」,是自己对自己的要求,没有想到可以用来要求别人。出生于奥地利的思想家波普尔(Karl Popper,1902-1994)说:”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为了一个他认为他值得的理想而牺牲自己,但没有权利去强迫或煽动别人为了一个理想而牺牲。”

从「元历史」看当代中国的变化

自然界的进程,遵循不可变更、不可阻挡、不可动摇的道路前进,这种必然的历史进程,简单明瞭,就是人类社会的”元历史”。”元历史”Meta是指不受偶然性干扰,遵循必然性道路、方向的历史进程。当然,并不是说一个人宣称这是”元历史”,就是”元历史”,虚构的”元历史”往往就是”乌托邦”。从信仰和理性的关系来说,相信”元历史”的存在是一种信仰,就是相信有一种人类不可抗拒的力量,主宰人类历史进程。

     由于人有智慧,在地球上不同地区创造了不同的制度和文明,掌握大权的人,既能为他人和社会做好事,也能用权力强制、阴谋诡计做损害他人和社会的坏事。人类社会的历史中就充斥了形形色色的偶然性和突发事件,这种弯弯曲曲的历史进程,就是人类社会的实际”编年史”。从百年、千年看历史,就会发现,现在的中国向帝制倒退、在全球范围内全球化进程的局部倒退,都是短暂现象,全人类的历史,是一种被Meta精神以不可抗拒的力量,推动前进的”元历史”。从百年、千年看历史,很多在当时严重的事件转瞬即逝,被人遗忘。Meta精神,就是”元宇宙”本来意义的精神,”形而上学”的精神。Meta的历史,就是”元历史”。

【图2】2000年1月1日,本文作者在《欧洲日报》上发表的《展望第3千纪》,这是以”元历史”世界观下大体描述未来1000年是尝试,

     从「元历史」看中国两个100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华帝国史。1911年是中国历史的根本性变化,在全亚洲,出现了第一个共和国,这就是”中华民国”,这个中华民国,就像存在了1000年的东罗马帝国一样,地域大大缩小了,但在事实上存在着。21世纪有四个人——孙中山、蒋介石、毛泽东、邓小平,对中国历史进程有巨大影响。孙中山倡导三民主义,创立了中华民国;蒋介石多次连任总统,有复辟中华帝国的”心因”(memes),但在中华民国的大环境下,没有得逞;毛泽东代表着中国的一种传统力量,在”人民共和国”名义下实行”帝制”。在邓小平权力的影响下,1982年在宪法中明文规定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共和主义”原则,就是”国家元首”和掌握最高国家行政权的政府首脑,”连续任职不得超个两届”。

     2018年和今年的两次全国人大,习近平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中国梦,终于戴上了中华帝国的”新皇冠”。在”帝制”,也就是”君主政体”下,皇位一般是继承的,但中国和欧洲历史上,也由选举产生的皇帝。习近平是由3000人的全国人大,全票通过当选为没有任期限制的独裁者,也就是21世纪中华帝国的”始皇帝”。

     中国今天的最高权力更迭,与清王朝不同,有蒙古人统治中国的元王朝是因素,还受到其他两大因素的影响,一是”被选举人”和”选举人”都是由”官方候选人”产生,二是,对选举程序的绝对控制。3000人的全国人大代表,就是在这两大因素下产生的。19世纪法国总统路易·波拿巴,通过选举当上皇帝,把法兰西共和国改变为法兰西帝国,就是通过”官方候选人”与”程序控制”实现的。把今天的中国,不再视为”人民共和国”,而视为”中华帝国”,对中国的内政外交的认识,就会更加清晰。

政治三大定律

一是:法律和政治的关系——法律讲是非,政治讲妥协,政治解决就是用妥协来平息暴力冲突和战争。一个国家人人被卷入政治,这个国家就开始沸腾了,愈少人关心政治的国家是愈好的国家。

二是:情感和理性的关系——关爱、惧怕都是一种情感。在人类社会,情感和希望决定人的行为的方向和轨道,而理性计算的利益,决定人如何行为。政治较量是看”究竟谁怕谁”,毛泽东知道邓小平怕他,913林彪事件后,就考虑启用邓小平。赵紫阳怕邓小平,还怕薄一波,注定了1989年他失败的命运。李克强在3000人大会上高呼”苍天有眼”,离开了10年总理的职位 。

政治第三定律是:权力权利关系与责任义务关系——权力与责任、权利与义务以自然界广泛存在的”共轭”(conjugate)方式同时存在。民主政治是政府权力受到限制、人民权利得到保障的政治。

从「元历史」看权力和责任

      在浩瀚的宇宙中,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Laniakea  Supercluster)呈现为”宇毛形态”,银河系只是其中一条”宇毛”上的一个微不足道的小点,全部的人类史只是发生在这一小点的万亿亿分之一的地球上一个圈层——人类圈中的现象。

            

         【图3】拉尼亚凯亚超星系团呈现为”宇毛形态”,银河系是一条”宇毛”上的一个点

    地球表面,可以划分为大气圈、水圈、岩石圈、生物圈,人类圈是生物圈的一部分,广义的人类圈包括人的行为所及的领域。在整个宇宙中,只有人的行为能够按一定目的改变世界。人类圈外的自然界的一切进程,遵循不可变更、不可阻挡、不可动摇的规范、程序、方式而演化,这种必然的历史进程,简单明瞭,就是”元历史”。”元历史”(Meta history)是指不受偶然性干扰,遵循必然性道路、方向的历史进程。宇宙中每一个”个体”,从一个星球、一个沙粒、一个白蚁或蚁群、一个人、一个社团、一个政党、一个国家、到视作”个体”的”全人类整体”,都有”元历史”。当然,并不是说一个人宣称这是”元历史”,就是”元历史”。当欧美国家把韦布望远镜送上太空时,习近平还在做古老中国的皇帝梦。虚构的”元历史”进程,往往就是习近平的”中国梦” 、”新时代”或”乌托邦”。

    人类社会与自然界的不同,在于人有情感、人有希望。AI发展,是”非人理性”的发展,AI发展的限度,是不能制造出一个有情感、有希望的机器人。情感和希望决定人的行为的方向,”病毒”内部有RNA,但少了一个Meta,也就是没有Metabolism ,所以没有生命,没有任何”自主行为能力”。”清零”政策的错误,在于”清零”的提出者以为病毒能够作出”自主行为”。

      每一个人的行为能力十分有限,权力、金钱、信仰可以放大人的行为能力。在人与人的关系中,权力是一个人使另一个人按其吩咐行为的能力。也可以说,权力是一个人引起他人或团体采取与原来不同的行为的力量。在中国,人们往往把权力(Power)与权利(Right)都简称为「权」。实际上,权力与权利互相联系,但有明显不同。权力与责任对应,权利与义务相关。权力和权利都可以行使,也可以不行使,但行使或不行使权力,都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赵紫阳是中国永远的好总理,但在当时赵紫阳总书记的名义权力和在人民中的实际影响力超过邓小平的情况下,本来应当负起妥善处理天安门学生运动责任的赵紫阳,他在1989年5月16日与戈尔巴乔夫的谈话,把处理天安门学生运动的责任,公开向天安门的学生和全世界宣布,邓小平是中国的最高决策者,把责任推给了邓小平。作为一个政治家,赵紫阳没有用智慧和权力寻找出路,而是放弃努力,走上了一条寻求「悲壮失败」的道路。当人们跟随他行动时,他辞职了。后来知道鲍彤在赵紫阳的讲稿中塞进了”邓小平是中国的最高决策者”一句话,迎合了赵紫阳推卸责任的心意。鲍彤自己说,外交部和中联部为赵紫阳起草的讲稿上是没有的。

                     

【图4】赵紫阳是中国永远的好总理,作为一个政治家,赵紫阳在1989年,没有用智慧和权力寻找出路,而是放弃努力,走上了一条寻求「悲壮失败」的道路。左至右:周杰(中央办公厅副主任) 赵紫阳 鲍彤 严家祺 贺光辉(国家体制改革委员会副主任),1987年11月7日 在中南海

从「元历史」看中华帝国在21世纪的复辟

     民主政治是权力来源与人民的政治,在民主政治下,政府权力受到宪法和法律的限制,人民权利受到宪法和法律的保障。民主政治没有绝对权力。绝对权力,绝对责任。权利与义务相关,不尽义务是一种”没有道德”的行为,而无需承担法律责任。在政教合一、党政合一的国家,道德成了信仰,法律就是暴力。现在习近平赶走了李克强和汪洋,掌握了中国的绝对权力,成了中华帝国行使绝对权力的皇帝,他就身负绝对责任。

 2023年的全国人大会议,包括许多机构改革,集中到一点,就是通过全国人大宣布”党的权力高于政府权力”,宣布”党的总书记有绝对权力”,宣布”人民共和国”的消亡,宣布”中华帝国在中国大地上的复辟”。

2000年前的公元前第一千纪,中国出了个”秦始皇”。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建立了专制主义中央集权的中华帝国。2000年后的公元第三千纪,中国出了个”习始皇”,或称为”习始帝”。习近平的”中华帝国”的历史会超过袁世凯,在21世纪,也就是公元第3个千纪,在全球化和大航天时代,无以为继。习近平的专制独裁加上蒋介石的软弱后代马英九的会见,无助于中国的统一。中国只有在民主化的道路上才可能实现和平统一。如果习近平武力犯台,他的结局不会好过法兰西第二帝国的皇帝。一个”帝国”也会有辉煌的时期,就像法兰西第二帝国一样,欧洲工业革命时代的法国,经济高速增长。在信息革命时代的中国,也会出现科学技术上的巨大成就。习近平登上皇位,但还来得及做几件好事,这是我在5年前在《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说的,”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应当肯定,但他一手制造六四屠杀必须否定。为此首先要为胡耀邦、赵紫阳正式平反、恢复名誉,公布六四事件真相。达赖喇嘛多次声明’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要欢迎流亡国近60年、82岁的达赖喇嘛(现在流亡64年、88岁)和流亡藏人回到中国。”释放已经关押20年的王炳章和不同政见者。现在还要加上,释放香港的李卓人、黎智英等人。李克强说”人在干,天在看”。皇帝唐太宗也做好事,好事要一件一件做,”苍天有眼”,也许可以使习近平从权力的巅峰平安下山。

从「元历史」看 全球核心區的转移   

【图 5】全球核心區的转移,地中海时代历时 20 个世纪,大西洋时代,从 16 世世纪到 20 世纪,历时 5 个世纪,21 世纪 进入太平洋时代

“民主中国”一定会代替”中华帝国”

       中国有14亿人口,天高皇帝远,中国前途曲折多难,但一定灿烂光明。重要的是,中国要有民主、有法治。民主不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可以消除最高权力更迭的灾难。没有民主法治,中国永远走不出”治乱分合”的循环,中国复兴就是空话,多高多大的GDP也会一落千丈。有了民主和法治,残酷的”宫廷政治”才会消失,人民的权利才能得到可靠保障,市场经济才能有效运转,科学技术才能突飞猛进,一个自由的、民主的、文明的、统一的、强大的、民族平等而团结的中国、一个维护东亚和世界和平的中国就会屹立在世界的东方。这是我在习近平2018年311修改宪法前,在《如何面对2022年最高权力更迭危机?》中说的话。现在要加上一句的是,”从元宇宙的世界观看,人类的元历史,世界核心區是不断转移的。有无中心、多中心的时代,也有一个中心的时代。最早的一个中心是’地中海时代’,历时近二十个世纪。古老的中国虽然创造了灿烂的东方文明,但与地中海文明只有微弱的沟通。从15世纪到20世纪,进入了’大西洋时代’,中国处于边缘。从21世纪下半叶开始,一个民主化的联邦中国,与围绕太平洋的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太平洋国家,必将开创人类历史上将历时几个世纪的波澜壮阔的’太平洋时代'”。

(《从「元历史」看中国和世界未来》2023年2月27日刊《新时期》、《光传媒》《纵览中国》等网站)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