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43 上午

2023年4月21日,中共外长秦刚在上海举办的“中国式现代化”论坛上讲话,习近平的大幅画像也出现在讲台的背景中。(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钟原评论文章:4月21日,习近平主持召开了二十届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一次会议,讨论了科技创新、国有企业管理、民营经济发展和委员会的工作规则和2023年工作要点。会议再次透露了中共严控国企和私企的强烈信号,准备重拾计划经济模式,会议仍然号称“改革”,但“改革”已经夭折了。

国有企业能撑起“中国式现代化”吗?

新华社报导,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强化企业科技创新主体地位的意见》《关于加强和改进国有经济管理有力支持中国式现代化建设的意见》《关于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意见》。

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这应该没有错。企业最了解市场需求,最了解用户,因此也最能激发出创新的动力。企业以追求利润为目标,会努力寻找最佳的创新突破点,并能合理调动资源,最快实现创新成果的转化。企业的创新能力、创新的成败,由市场和用户决定,最终也将决定一个企业的兴衰成败。这是市场经济条件下的创新过程和规律,并被世界已发达国家和新兴发达国家的市场经济所证明,但中共却偏偏不愿遵循这样的规律。

新华社报导称,会议指出,要围绕“为谁创新、谁来创新、创新什么、如何创新”,“对技术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成果转化全链条整体部署”,“对政策、资金、项目、平台、人才等关键创新资源系统布局。”

中共高层完全抛开了市场和用户,亲自上阵指挥,打算包揽科技创新的全过程。中共的财政收入都来自老百姓,但中共官员们会说创新的资金都是“党”给的,所以“党”要掌管创新过程中的一切资源和环节,参与创新的人当然要姓“党”,创新的成果当然也要归功于“党”。

这就是中共夸耀的“举国体制”,这样的创新是否能成功,对经济是否真能起到推动作用,从一开始大致就能看到结局了。按照中共描绘的科技创新之路走下去,“中国式现代化”应该永远是一句口号,巨额投入后的烂尾项目估计还会更多,中共官员的巨额贪腐更不必说。

报导称,会议强调,要“完善国有经济安全责任、质量结构、资产和企业管理”;“构建顶层统筹”和“监管有力的国有经济管理体系”;“推动形成企业为主体、产学研高效协同深度融合的创新体系”;“聚焦国家战略和产业发展重大需求,加大企业创新支持力度。”

中共把科技创新的任务主要交给了国有企业,算“举国体制”的具体化。中共重拾计划经济的手段,强力控制国有企业和科技创新,实际要严控社会的全部资源,以保住中共政权。

民营企业在科技创新中被靠边站

新华社的报导称,“积极鼓励、有效引导民营企业参与国家重大创新”。

民营企业最贴近市场,是市场经济中最活跃的主体,也是中国经济真正的活力所在,本该是科技创新的主力,但在中共“举国体制”中却被靠边站,最多只能在中共的允许下“参与”。

报导还称,“会议指出,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引导民营企业在高质量发展中找准定位”,“引导促进民营经济人士健康成长。”

中共高层表面上称支持民营企业,还需要私营企业撑住经济,但民营企业的“定位”自己却说了不算,只能按照中共官员指定的方向发展。民营企业实际也被中共纳入了计划经济管理模式,凡是不想听从中共指挥、打算按照自己认为有利的方式发展的,一夕之间就会被中共整垮,补习教育行业就是典型的例子。大型互联网企业还有利用的价值,因此正迅速被中共收编。马云被要求回国,应该是中共准备制造一个“民营经济人士健康成长”的模板。

报导还称,“要把构建亲清政商关系落到实处”。

中共并非真要根除政商勾结的腐败根源,而是政治内斗的延续。中国大陆真正有规模的私营企业,往往是中共权贵的白手套们在前台经营,否则早就被吃掉或搞垮了。以往政敌的白手套们,需要赶快主动向习阵营投诚,与之前的政治靠山迅速切割,否则下场会很悲惨;动作慢了将难以得到信任,最终不会有好果子吃。只要中共权贵存在,政商关系就永远会被畸形化。

中共两会后,中纪委巡视组全面进驻国有企业,不少国有企业官员很快出事。习阵营全盘掌控中共政治地盘后,正在全面整肃经济地盘,包括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

2023年3月7日,(从左至右)蔡奇、王沪宁、李强在中共人大会议上。他们是新一届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的副主任。(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不知所云的“改革”

新华社报导称,会议还审议通过了《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工作规则》《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专项小组工作规则》《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办公室工作细则》《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2023年工作要点》;但没有透露多少具体内容。

报导仅含混地重复了一些套话,重点突出了对过去十年“改革”的评价,称十八大以来“推动的改革是全方位、深层次、根本性的”,“取得的成就是历史性、革命性、开创性的。”

过去十年里,中国大地到底出现过什么“深层次、根本性”或“开创性”的“改革”,外界似乎并未看到,相反却看到更多在走回头路。

报导还称,“没有哪个国家和政党,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推动这么大范围、这么大规模、这么大力度的改革”。

“改革开放”是1978年邓小平提出的,当时称“对内改革、对外开放”。“对外开放”比较好理解,中共曾闭关锁国、与世界隔绝,文革后才发现与世界的差距太大,只有融入世界才有机会追赶发达国家。

“对内改革”意味着什么,很多人并不大清楚,但都知道过去乱搞的一套不行了。邓小平被称为“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他自己却说“摸石头过河”。真正的“改革”框架,实际从胡耀邦开启,之后赵紫阳带领一帮改革人士建立了经济改革的一些理论框架,主要是改变原有低效的计划经济,但又不敢轻易放弃国有企业。

于是,中共一面搞政企分开的“改革”,一面允许私有经济发展;一面搞包产到户,但又不放土地所有权,户口和城乡差别也继续存在,中国经济实际变成了一种不伦不类的混合经济模式。

即便这般有限的经济改革,也多少给了私营企业一些空间,之后又有外资企业进入中国,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动力,创造了更多的社会财富,也带动了更多人就业。假如没有中共窃政,就不会有什么计划经济,也不会有大量国有企业和农村公社,也就不需要纠错式的“改革”;同为华人为主的台湾、香港就是很好的例证,新加坡也可以算一个。

中共乱搞了几十年后,眼看经济在崩溃边缘、政权岌岌可危,才不得不纠错,美其名曰“改革”;但中共只肯搞经济“改革”,不接受政治“改革”,也必然导致了今天走投无路的境地。近年来,中共高层盲目对外扩张、争霸,又搞成了内外交困的局面。中共更加无路可走之际,为了保党,选择了走向与“改革开放”相反的路;中共二十大后,“改革”实际彻底死亡。

李克强退休,韩正转任中共国家副主席,他们曾兼任的中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副主任职位,由李强和蔡奇接任,王沪宁续任副主任一职,习近平当然还是主任。这样的人员组成首次曝光,外界应该对中共的“改革”不会再抱什么希望。

结语

中共高层不愿再继续“改革”,恐怕也不懂得怎么继续“改革”,甚至不知道什么叫“改革”。“改革”只剩下了一句口号,实际也标志着中共走到了尽头,中共正在把中国重新带入死胡同。中国的历史还要继续,一次改朝换代、一次彻底的推陈出新,如今迫在眉睫。

中共红朝作为中国历史上的一个短命王朝,按理应该没有多少可以书写的;但其邪恶的暴行、畸形的乱政、毁灭中国传统文化的罪恶,堪称史无前例,应会被当作一大历史教训和前车之鉴,由后人反复评说。

来源:大纪元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