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2:58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深圳市福田区商业和住宅楼的全景法新社图片 RFA

 中共房地产崩盘的演化路径,是从最基层的小县城开始,从5线城市-4线城市-3线城市-2线城市-1线城市,最后是北、上、广、深。与去年同期相比,一个惊人的变化开始呈现:全国一线城市(含省会中心城市)的房价持续下滑,没有任何反弹,有的大城市(比如重庆)跌幅显著。而在去年同期,这种持续下滑的现象只发生在二、三线城市,一线城市和各省会中心城市的房价,在政府行政手段的强力调控下,盘面基本稳住不跌。现在出现全线持续下滑,表明政府的行政手段也兜不住了,已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房价的崩盘。

导致中共房地产崩溃的背后推手有很多。最根本的原因,是习共暴政造成广大民众出现大面积贫困化,从而丧失消费能力,使消费熄火。最直接的原因,则是政府要开征的”房产税”,这是刺破中共房产泡沫的最后一击。“消费熄火”和”房产税”,像两盆冰水,彻底浇灭了房产持有者的最后一丝信心和希望,于是突然出现大家夺路而逃的群体恐慌。各地的断供、断贷、法拍房数量翻着倍的激增,即是这种群体恐慌的真实写照。大家可以自己去调查相关数据,可以去各房产中介了解真实的交易情况。

一线城市的房市有一个重要特点:因为人口聚集度高和资讯发达,一有风吹草动,很容易诱发群体恐慌的羊群效应。由于中共国的房产持有者的数量极其庞大,变现通道又很狭窄,当人们争先恐后逃生时,就会出现群体性”踩踏”事故,”荷兰式拍卖”(降价拍卖)将大行其道,人们不断地寻低价卖出,房价呈螺旋式下坠,这种崩盘会一直跌到无人卖出也无人买进的死寂状态,一直跌到再也跌不动为止。这就是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房市泡沫爆裂时的惨烈景像。

我在分析中共经济危机的相关文章里重点说过:房地产业绑架了整个中共经济,它在中共一百多万亿的GDP中的占比达30万亿以上,是中共第一大支柱产业,远远超过第二位的交通运输业;房地产的卖地收入和相关税收,撑起了中共财政的半壁江山;房地产涉及42个产业链,吸纳的就业人数高达7000多万,对经济影响的波及面无任何产业能比;因此,房地产业是悬在中共头上的第一大堰塞湖,依次排下来,第二大堰塞湖是债务市场,第三大堰塞湖则是银行金融系统;房地产一旦溃坝,它会形成惊涛骇浪的洪流,迅速冲毁下游的债务市场,并最终合力击溃银行系统;银行是一国经济安全的最后一道闸门,银行一毁,经济彻底玩儿完。

当雪崩发生时,正确的逃生方式只有躲避或远离,而不是阻止它,因为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雪崩。不用说,当人们预期的风向一旦改变,信心一旦丧失,希望一旦落空,如何快速逃生就是唯一的选择了。如果谁还在逆趋势而行,趋势将首先把他埋葬!

 祝中共国的房产持有者好运!

 2023.5.6

作者:量子跃迁

(文章代表作者的观点和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