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45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按:美国之音中文部节目主持人樊东宁,约我今晚上「六四特别节目」,我跟她说,「六四」三十四年了,还有什么好谈的?当下中国面临的,是一个更加紧迫、爆炸性,甚而尴尬的大问题:革命前景,也就是最近几年民间一直在议论的「辛亥迷思」,说它迷思、尴尬,是因为自从六四屠杀以后,中国一直被「保守主义」思潮所垄断,思想界弥漫的一直是所谓「告别革命」,连大师级人物也不能置身其外,我这里特别要指出的是,从八九年以来批判「激进主义」的余英时教授,在其晚年重新诠释「辛亥革命」的意义,乃是在中文话语中被彻底忽略的一个重大现象,甚至直到今天依然余温不绝的「余英时热」中,也绝少有人提及他这一晚年痛苦和大声疾呼……恰在此时,我又看到这幅天安门学潮中刘晓波砸枪的照片,这是学潮温和理性、刘晓波和平非暴力的一个象征,然而对照当下中国的革命前景,不是愈加充满了悲凉吗?我最近完成的一部新书末尾,写了三大迷思,其中便有一个「辛亥迷思」,无奈时不我待,此书出版尚无日期,而时代命题已然就在眼前,我顾不得许多,就贴它出来。 】

中共忌讳纪念「辛亥革命」,怕诱发大陆民众的「革命想像」。后来习近平为了统战台湾,高调想做「辛亥传人」,真乃痴心妄想。我却想起十年前余英时先生的「辛亥谈」,写过这个细节在印刻杂志《忽到庞公栖隐处》中:

『从普大退休的这位讲座教授,后来自愿给自由亚洲电台做「特约评论员」。 2011年秋某日,余先生打电话来问,纽约时报称香港歌剧《中山逸仙》在北京的演出突然叫停是何故,我查网上说中共忌讳纪念「辛亥百年」有影射之嫌,急速降温,于是找了有关信息传真过去,他要准备在自由亚洲电台的节目讲讲,接连打了三次电话找不到我,我出去采购了。晚上陈淑平来电话才讲出原委,原来余先生日前与北京《经济观察报》记者马国川访谈《回首辛亥革命》,是近来他极精彩的谈话,国内封杀,却被董桥欣赏而刊登于《苹果日报》。我这才找来阅读,果然把所谓「晚清变革」、「辛亥意义」捋得一清二楚。近十几年,『反「反传统」』渐成主流话语,进而对「辛亥推翻皇权」作负面诠释、否定孙中山已成时髦,一个替代的说辞,即「西太后亦做了改革」堂而皇之成立,却是为中共今日「不改革」辩护。哪知「批判激进主义」的大师,率先肯定「辛亥」、否定「晚清变革」、极言「满洲党」不肯改制才诱发革命,进而肯定革命并非「暴力」,甚至「军阀割据」才有多元空间而生出「五四」,比比皆历史洞见,非「大师」不敢言也。由此便也印证「所有历史皆当今史」,不从当下出发说历史则无异于空谈妄说。余英时满腹经纶,把玩古今于谈笑之间,却不沾一丝迂腐或高深,当今一人而已,学问可以安身立命的境界,大抵如此。 』

史学大师余英时生前率先肯定「辛亥」、否定「晚清变革」、极言「满洲党」不肯改制才诱发革命,进而肯定革命并非「暴力」,甚至「军阀割据」才有多元空间而生出「五四」,是对九十年代曾经有过的一次保守主义回潮的反拨。中国人当然可以将革命、改革、体制内外、换人换制那些问题继续争论下去,但是革命一天不来,中国一点希望都没有。

说到辛亥,必然要提孙中山,当下中国有没有一个孙中山?

被称为「海外民运第一人」王炳章,就是一个学习、践行孙中山最彻底的人——中国改革开放后首位医学博士留学生,1982年他在美国宣布「弃医从运」,声称要推动大陆民主运动,从事中国海外民主运动,如同晚清孙中山在香港学医、也在檀香山鼓动革命、成立兴中会。但是王炳章「回国发动革命」,被中共判处无期徒刑,至今深陷牢狱。

因为今天需要一个「孙中山」,王军涛也模仿他,将自己锁在一个大铁笼里,摆在纽约时代广场二十八天,实乃他走向体制外的宣示,悲剧意味也愈加浓郁。

虽然王军涛必须在海外「组党」、「举牌抗议」,把他诠释为「最接地气」的步骤一步步都走完,但是他私底下也跟我说,凡是做真事实事的人都不肯出来流亡,民间并无所谓「英雄」(陈胜吴广),现代政治也不玩这一套,就是体制内的「藏龙卧虎」还不现身,看不见他们。他常常引用晚唐章碣的一句诗来形容中国未明局势:「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

果然不久出现一个万众瞩目单挑中南海的郭文贵,宣称要出来爆料——民间也极虔诚地认为,「爆料」就能「爆」垮一个武装到牙齿且财力雄厚的中共;然而最主要的,并不是这一望而知的幼稚,而是它彰显了「人心思乱」的普遍心态,这是多年未见的一种集体无意识,犹如文革末期的1976年、“六四”前夜的1988年……。

中国政局出现惊变,骄横了三十年的中南海,首次出现惊慌——这个政权第一次遇到的对手,不是陈胜吴广,也不是海外民运,而是一个流亡富豪。

这件事,也以美国之音龚小夏的一次访谈在一个小时之际被掐断,演到极致,据称是台长直接拔掉电源,因为有高层严令断播,而这个「美国高层」,受到来自中南海的强烈压力;据说习近平的一个亲信,直接把一封信递进白宫给川普,川普在内阁会议上拿出此信,司法部长说:你要引渡此人,我就辞职。我对龚小夏说:你是一个人对付一个政权。

这场「爆料」革命,又以明镜的所谓「616核弹」,陈小平专访郭文贵第三期最为外界关注,结果由美国网络巨头谷歌公司拥有的线上视频发布平台YouTube(油管)的整个网站,遭到据信是受中国当局控制的黑客攻陷。有报道称,这是youTube的服务器首次被黑客瘫痪。

在中国国内,当局惊慌失措,草木皆兵。据许多网友反映,大批微信群组和个人账号,因为向国内转发郭文贵爆料的音频和视频等,遭到当局封群和销号。

中国官媒《人民日报》旗下的《环球时报》加入针对逃亡海外后揭露中国政坛隐秘的郭文贵的爆料发表社评,该报社评称,郭文贵在美国搞政治诽谤,是因自知犯罪而早晚会成为因贪腐外逃加拿大后被送回中国服刑的赖昌星,故此须放言高论来壮胆。社评预言,一旦郭成为中美关系的烫手山芋,可能很快便会被扣押而送回中国。

周孝正说,国内如他一级的自由化知识分子,皆称郭文贵为「天神天兵天将」,杀伤中共体制前所未有,策略正确,以不反习换取微信传播几个月,效果惊人,他还说鲍彤现为民间异议界领袖,在秦城坐牢四年,几乎杀头,对赵紫阳忠贞不二,拒绝出国养老,有死磕精神,连他都对郭文贵爆料击掌,亦可见民间与体制力量对比之悬殊。

可是,郭文贵在知识分子如王军涛看来,不恰好是一个「痞子」吗?没承想,他读了一圈西洋学术,居然在海外真的看到一幕「精英要与痞子赛跑」,也印证了他三十年前的预测,然而,这回却是痞子让精英五体投地。

再回到「辛亥迷思」上来,我当然不认为爆料可以爆跨一个武装到牙齿的集权,然而,中国民间不可能期待「陈胜吴广」是肯定的了,但是难道连「孙中山」也无可期待了吗?

(来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