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26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图片-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兰州市委员会

120多年前中国人站在十字路口所作出的选择—抄家伙革命,究竟是否正当、应该,能否避免?在既定史事面前,从哪个角度去分析会得出何种结论?这种反思是否必要,对推动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政治利弊如何?

一、基本理论前提

一切暴力都是双刃剑,私人暴力既可侵犯他人,也可用于自卫,政治暴力既是压迫、奴役的基本工具,也是革命、解放的根本手段,它可能是多数意志的体现,也可能是少数意志的强加,它可以承载理想与希望,也可以寄托仇恨与野心,镇压叛乱、维护秩序与和平靠它,打天下坐天下也靠它,它可能推动改良,成为社会进步的动力,也可能扼杀改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人类多数时间和平,以改良求进步,少数时间战争,以革命求突破。反对、贬斥、打击守旧、倒退,改良已死,革命当行,支持、激励、珍惜改良、维新,改良已兴,革命当退。

政治改良是社会权力与个人权利、利益的重新分配与调整,是公权力的收缩与私权的扩张,是压迫、奴役的放松,是政府对社会管制的松绑,是民间自由度的提升。降价可以促销,也可能引发再降期待。专制政体改良,可改善官民关系,凝聚人心,受理性欢迎,也可以成为宣泄怨恨、激发野心进而导致决堤的破口。后者被称为托克维尔悖论,不改甚至加紧奴役,或可苟延残喘等死,改良,找死、速死。如果降价不但不促销,反而引发进一步降价的观望,谁会降价促销?与其改革找死,不如因循等死,谁愿、谁敢改良?

“这个独裁者不可能改良”成立!“一切统治者都不可能主动放弃权力”,错误,理论不支持,与经验不吻合。同一政体下的不同统治者人格不同,导向相异。区别看待不同的统治者。改良获得善意回应、得到好报是一切统治者主动改良的根本动机。舍改良,必长期磨难、反复折腾直至鱼死网破、血流成河,诚不可欲。对冥顽不化的独夫民贼,竭洪荒之力意图革命,欢迎、鼓励一切温和专制统治者主动改良,为改良诚意扫清障碍,铺平道路,提供安全保障,增强改良者信心,强化改良预期结果,这是应有的基本政治理念,应该成为一条普遍的原则。

二、晚清改良与革命若干命题及疑问

晚清十年改良,前五年侧重社会、经济、文化、思想领域,后五年侧重法律、政治体制,它是否一场以图强为根本目的的自上而下的改良?晚清改良的广度、深度、力度是否足以导致政体的质变?一个英日式君主立宪国是非呼之欲出?清廷究竟有多少改革决心与诚意?在哪些方面取得了何种成效?在一个拥有几千年专制传统的庞大帝国进行这样的改良有否先例,道德上是否德政?

辛亥革命的根本动因何在?究竟是革命触发了改良,还是改良引爆了革命?改良在哪些方面以何种方式孵化了革命?给得越多,要得越多,越放权、越不满,越改良越革命,何以如此?制度和政策什么关系,晚清铁路干线国有化、皇族内阁是政策还是制度问题,特定政策的错误是否足以成为革命的理由?晚清政权是穷凶极恶、冥顽不化还是具有妥协性,和平方式是否可能替代暴力?国会请愿活动说明什么?《宪法重大信条十九条》意味着什么?

革命究竟破掉了什么,立起来什么?特修斯之船永远是同一艘船吗,被破掉的政体是否还是专制政体?当时的中国究竟适合君宪还是共和?当时的人们是否评估过这一合适性,人们对革命的后果存在何种预见?破而未立的根源何在?

辛亥革命的实际后果—中断了改良,砍断了君宪临门一脚,推翻了清廷,终结了帝制形式,经自由而混乱的北洋过渡,走入党国体制,是否可欲?日本侵华与辛亥革命、一党独裁有否历史关联?共产暴政最终获胜,肆虐华夏与辛亥革命何种因果关系?

是否播龙种、收跳蚤?是被决定的历史的必然,还是人心自由选择的结果?如果是选择的结果,有否对错?存在就合理,选择了、做过了就正当吗?百年之前,宪政民主擦肩而过,百年之后,国难未已,曙光难觅,谁之过?

从出发点往前看,从结果往后看,意图伦理、效果伦理并用,辛亥之变,正当与否?有无反思必要?激进、崇暴、不妥协的革命党该担何责?心无定见、首鼠两端、反复易变的立宪派该当何责?

三、重新估价辛亥革命的现实意义

对现实政治的影响。台湾是华人民主的样板和灯塔,是现存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重要一环,但其独立自主性面临重大的潜在危机。中共长期对台文攻武吓,随时可能对台动武,甚至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台湾被赤化风险巨大。当下的国民党在政治上日益堕落,日益表现出投共卖台倾向,成为台湾公开的特洛伊木马,赤裸裸的第五纵队,是台湾内部自身最大的威胁。它还在某种程度上为中共合法性背书,沦为中共奴役大陆人民的帮凶。进一步瓦解深蓝肿瘤,重构台湾政治版图,绿兴白稳蓝衰,对于维持台湾主权地位、自由民主政体和生活方式至关重要,也影响大陆未来政治走向。

国民党与共产党本是同根生,文化基因高度同质,有相似的出生和不光彩的历史经历,曾经同受苏俄狼奶哺育,只是毒害程度不同,都崇尚暴力、迷信革命、服膺强权却分别标榜“天下为公”或“为人民服务”,都长期或至今信奉“打天下、坐天下”的野蛮理念,都长期或至今仍实行“一个国家、一个主义,一个政党,一个领袖”的党国体制。国民党是共产党的兄长与师傅,是简陋版共产党,共产党是出于蓝胜于蓝的超强版国民党。国共两党出于党派私利,无视民族利益,都美化、神化各自的革命经历,都全盘否定自我以外一切政权的合法性。晚清是国共的共同敌人,辛亥革命是共同的荣耀,他们基于同样的动机,以相同的成王败寇标准为自己书写历史、塑造道统合法性,在相同的起点寻求正当性。削弱国民党的根本手段在于刨其祖坟,摧毁其革命史观的神主牌。

重新审查辛亥革命的正当性对于矫正历史价值观、政治价值观意义重大。日光之下并无新事,昨日今日明日,东方西方,存在超时空、超种群的普遍价值,政治有道德,革命有是非,没有正确的价值观就不可能有优良的政治,成王败寇的价值观必将再造成王败寇。正确的历史、政治、革命价值观,是中国顺利实现宪政民主转型的观念基础,在中国成功走上轨道之前,不敢革命、诋毁革命、过度革命、滥用革命仍是影响未来的极化思维。当革命时果断出手,不该黩武时铸剑为犁,以革命为手段,改良为目的,革命为压力,改良为动力,双管齐下,围猎专制,必先厘清革命之是非。辛亥鼎革,前车之鉴,是非对错,正当与否,难以回避。

20230722

(文章代表作者个人的观点和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