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雁 | 从徐晓冬看郝海东:觉醒的武松才是真英雄

0
34

原创 沉雁 香风香雨you

从徐晓冬看郝海东:觉醒的武松才是真英雄

文|沉雁

众多文化人能够从烂泥坑里觉醒为先知,这本已经是不幸之地之大幸,然而,徐晓冬和郝海东的出现,无疑为这大幸平添了两份大喜。一个是武林侠客,一个是绿茵名宿,两个本是吃青春身体饭的运动健将,没有谁奢望像他们一样的人能够醒来。但他俩就像从天而降的外星人,给沉闷窒息的空气推射了一针兴奋剂,让心灰意冷的人们重燃了希望之火,怎不令人喜出望外和喜不自禁?

当布鲁诺被绑在罗马鲜花广场即将被烧死前,他的学生情不自禁地对他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悲哀的”。但布鲁诺却回答:“不,一个需要英雄的民族才是最悲哀的”。

布鲁诺并不是否认英雄对于一个民族的意义,他的意思是,不要把希望寄托在少数英雄身上,他鼓励人人自己争做英雄才是一个有希望的民族。这样的民族无疑是布鲁诺畅想的理想国。

郁达夫在鲁迅悼念会上有一个发言,他说:“一个没有英雄的民族是不幸的,但有了英雄却不懂得敬重的民族更是不可救药的”。

从布鲁诺到郁达夫,无论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事,都肯定了英雄人物在历史进程中的巨大引领作用。

接下来的问题是,什么是英雄?这又涉及中西之别。

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数不胜数,关羽张飞赵子龙,李逵林冲鲁智深,陈胜吴广成吉思汗,等等,只要能征善战英勇无敌,都是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如果希特勒、墨索里尼和东条英机是属于中国,毫无疑问,这几个给人类带来巨大人道灾难的罪魁祸首都是中国人心目中的英雄。简而言之,中国式英雄观=勇敢+效果。不问是非,不问黑白,不问正义与否,只要能砍瓜切菜地杀人,都算中国式英雄。

武松,这是中国家喻户晓的标准英雄版。武松的勇敢就不说了,关键他的勇敢很有效果。说好的三碗不过岗,他一口气干掉十八碗,不但要过岗,还能用拳头擂死吊睛白额大虫,这效果无论如何配得上打虎英雄的光辉荣誉。武松更令世人拍手称快的是为兄报仇血溅鸳鸯楼,杀金莲、砍西门、剁王婆,一气呵成没有拖泥带水,张扣扣古代版就算武松了。

包括武松在内,以上罗列的中国式英雄都有一个共同特点,他们都有自己的主子,关羽张飞的主子是刘备,武松一干梁山英雄的主子是宋江。中西英雄观区别就在这里了,一个心中装有主子的英雄不属于西方人的英雄,西方人的英雄是心中装有主而不是主子。

主和主子,一字之别,就是天地之别。前者是信仰,是道路真理爱;后者是世俗,是欲望达成的浓缩体。简而言之,西方人的英雄是为荣耀神之光、为追求真理而付出、为普世之爱去奉献。这样的英雄才叫真英雄。这样一对比,中国式英雄就有点寒碜了,即便是武松放在今天,也很难说他是真英雄。

人心,是一个非常奇妙的精神容器,只能容得下主和主子之一,心中一旦有了主子,就容不下主,心中一旦有了主,就容不下主子。那么,怎么判断一个人是否心中有了主呢?不是看他是否皈依了某种宗教,而是看他的言行和思维方式是否有驱逐主子存在的强烈冲动。如果有,说明主就驻进了他的心中,他的灵魂世界就点燃了一盏光明之灯,这就叫觉醒。觉醒的意思,就是心中再也容不下主子的存在了。

话题虽然扯得有点远了,但为了说明徐晓冬与郝海东这两个英雄人物运势而生的重大意义,多费点笔墨是必须的。

晓冬与海东都是各自领域的龙头翘楚,他们的号召力、影响力和感染力都足以堪称业界领袖级英雄人物。更为重要的是,他们俩都是觉醒者。如果说,方方是文化界觉醒的武松,徐晓冬就是武林界觉醒的武松,郝海东更是体育界觉醒的武松。

徐晓冬在2017年5月与雷雷一战,正式吹响了打假传统武术神功谎言的号角。我当时还以为徐晓冬仅仅是为了竞争市场而祭出的吸粉布局呢,但他后来接连不断的直播真的震撼了我。他根本就没读什么书,也没受谁启蒙,但他所有直播的思想观点全都是一个彻底觉醒者的思想观点。他对所有时事的观察和看法都与我们这些时评人惊人的一致切合。他就是典型的被上帝拣选的人。

徐晓冬的打假,不但是对传统武术铁幕的惊天一击,也是对所有热门传统文化的逆天震动。所谓传统文化,就是君君臣臣的主子文化,而传统武术又是传统文化最难撼动的金刚石。徐晓冬通过一拳一拳撕碎传统武术这块神功面纱,从《少林寺》到《霍元甲》塑造起来的最长国人威风的国术文化碎成了一地鸡毛。一个人只要知道了真相,再也不可能回到谎言世界去生活。用拳头开智的徐晓冬注定是瓦解传统文化的里程碑式英雄人物。

毫无疑问,郝海东沉淀的人气市场远比徐晓冬高出几个数量级。在徐晓冬打假之前,没几个人知道徐晓冬是谁,但郝海东却是几代男人世界无所不晓的中国第一前锋。让我吃惊的是,尽管中国足球尚未回归人类,但郝海东的精神气质已经一骑绝尘触摸到了现代文明巅峰。这种觉醒的荣誉只属于郝海东个人,不应该与足球或体育界共同分享,后者也不配分享。

如果要问,抗日反美急先锋来自哪个群体最多?我毫不犹豫地说,肯定是来自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粉最多,其中绝大部分又是来自足球迷。不妨去了解一下那个用U形锁砸日本车的彪形大汉,他一定是只会喊“雄起,加油”的铁杆儿球迷,孙杨是他们的爱国偶像,范志毅是他们的精神领袖。

郝海东一枝独秀的神奇就在这里,足球圈本是最容易堕落为街霸地痞的红粉圈,但他却独自一人遨游在他阅读、思考、破解的精神泳池。他居然会读《萨尔浒之战四百年祭》,这已经在灵魂上领先体育界几千公里了。他居然还能写出一段惊天动地的读后感(如下图),我简直跪服得拍案叫绝:神赐,神赐,神赐尤物。

当你看完这两张图片,你就知道郝海东的心中再也容不下主子了。他的表达、他的归纳、他的流畅和他大无畏的直怼气场,比起数十万大学教授、作家和文化精英来说,郝海东完完全全可以做他们的灵魂导师。所以,郝海东不是足球界的郝海东,也不是体育界的郝海东,而是中国当代的郝海东。他的出现,不仅颠覆了一方绿茵场的难堪,而是注定了一个民族开启了不平凡。

觉醒的武松不再是古典版的武松,不再是只呈匹夫之勇的打虎英雄,不再是只报一己私仇的江湖剑客,不再是只唯主子是从的拼命三郎。觉醒的武松,是理性之舵与热情之帆相得益彰的航海家,是拓荒新大陆和开辟理想国的天路客,是一呼百应和摧城拔寨的华盛顿,是上帝赐予人类破解一个民族趑趄不前宿命的神级先驱。

就像伏尔泰所言:“生活是一条沉船,但别忘了在救生艇上高歌”。我连续写了三年半载的时评,写得我疲惫不堪,写得我心灰意冷,写得我希望渺茫。但有了方方、徐晓冬、尤其郝海东的出现,我精神为之一振,瞬息就看见一线生机。所以,特意写下这篇文章,代表我的心情在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