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5 6 月, 2024 10:13 上午

大势已去。但是有些话还是要说说的。

有人说泄洪区不是一种地理,而是一种地位。没错,这次河北泄洪更是用事实证明了,决定洪水流向的,不是地理上的海拔落差,而是承受灾情的人们在权力等级上的落差。需要提醒大家的是,这次泄洪的操作,已经体现出了政府在面对危机时的最新行事风格,在即将到来的各种危机中,同样的风格会直接影响到大家的利益。

这次泄洪时,政府的操作若形容得粗鲁点,就象尿床一样——半夜悄悄把水放了。然后代价是无数在权力格局中处于较低地位的人,家破人亡。

在面对由恒大、碧桂园、中植系等企业爆雷为代表的金融危机,他们处理的手法,是不让破产,把无法处理的坏帐“拖”下去,把危机冻结在金融系统之内,风险是谁在承担?是银行,也就是把钱存在银行的普通储户们。

面对财政枯竭的危机,我们现在看得到的,是中央政府加强了对社会的管控,堵住了想呼救想发声的嘴,然后地方政府通过各种手段疯狂敛财。从谁身上敛?从居住在权力格局中低海拔地区的人身上。

这是另一种泄洪,是政府正在悄悄的把财政危机的洪水,泄到权力的低海拔区。

为什么现在大搞医疗反腐?在这样的匮乏帝国内部,知识分子,靠技术吃饭的各种专业工作者,长期处于权力的低海拔区。财政危机的洪水,当然要悄悄往他们身上泄。不论你是怎么赚的钱,不论你那些“灰色收入”当初是怎样公开的秘密,全行业的通行做法,你积攒的财富都需要交出来。养肥的猪,要宰了。

民企的第一桶金,几乎都是经不住“倒查三十年”的。在改开初期,在许多领域,政府都没来得及完善规章制度,当时有许多政府做法和民间做法,都是在“大胆尝试”、“勇于创新”的口号激励下出现的。严格说来就是违规操作。医疗产业化,教育产业化,让无数富豪涌现。同时也留下了无数违规操作赚取第一桶金的“黑历史”。这些所谓的中产富豪,靠技术吃饭,自认为“没有问题”的人,多是离官场稍远,对政治风险不敏感,深信政府各种宣传的人,他们的资产几乎全部放在国内,他们的人生规划也基本全在国内,就算把子女送到海外留学,他们想的也是让孩子未来回到中国继承家业,走父辈已经走通的专业道路。他们,就是圈养多年,此时要被屠宰的肥猪。以他们为榜样,试图通过读书、考试,通过学得一门专业技能,进入在改开时代已经被前辈们开辟好的职业上升通道,谋求稳定收入的城市小中产们,就象围在猪食槽边嗷嗷叫唤的小猪崽。

洪水悄然上涨。政府面对的财政危机,正悄然演变为一场覆盖全国的财产权利风险之潮。

普通人从单位获得工资的财产权利,有风险了。当然,欠薪频繁发生远非近年才有的事。

普通人从银行取出存款的财产权利,有风险了。在河南村镇银行,这风险是集中爆发的,未来在包括国有四大行在内的中共国银行,它极有可能以普遍限制提款额度的形式出现。买保本理财有本金消失的风险,买黄金有金条掺假的风险,买期房有烂尾的风险,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勤勤恳恳工作几十年,只因家底丰厚,也被“倒查三十年”,抓住你早期随大流的违规,后来随大流的领年终奖分单位“小金库”,按行规收各种法定工资以外的“奖金”,把你多年积蓄统统罚没,这种财产权利风险,你有没有想到过?

洪水是无孔不入的。

当它汹涌而至,淹没所有低洼地区,你只有逃往高处,才能避过浩劫。

政府正在把自身面临的财政危机,把历史积欠构成的天量债务,悄然转化为一场淹没所有普通人财产权利的洪水。

这场隐秘的泄洪,已经让你的财产权利浸入一片由特权暴行构成的污泥浊水中。

今后,我们若还想像泄洪之前那样活着,考验的,将是你在这泥沼中的思维能力,是你徒手攀爬到权力海拔相对较高处的能力。当你的工资不是你的工资,你的存款不是你的存款,你的房子不是你的房子,你的积蓄不是你的积蓄时,当每一个原本天经地义的“是”,都需要你额外的争取才有可能得到确认时,维护最基本、最日常的财产权利就会成为你生活的主题。

大家好自为之吧!

来源:微信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