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3 7 月, 2024 10:38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2
总计退党人数: 2

易富贤 RFA 20231001

改革开放以来,凭借丰富的劳动力,中国经济高速增长了四十多年。但是中国的经济增长率从2012年就开始减速,从2011年的9.6%下降到2019年的6%、2022年的3%。结束新冠清零政策后,今年上半年经济并未如预期那么”复苏”。造成中国经济减速的核心原因是劳动力减少和人口老化。现在国际社会担心中国的经济熄火将威胁全球经济稳定,美国总统拜登最近称人口危机使得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定时炸弹”。而中国的人口危机之所以发展成现在难以收拾的局面,是因为几十年的人口数据腐败。

 

人口数据的神圣性

 

人口数据是各项决策的基础,获得准确的人口数据是治国者的首宗大事。西周有”司民”之官小司寇,”掌登万民之数”,在每年孟冬之月祀司民星,将人口数据进献给国王,王行拜礼而后接受,据以计划国家开支的增减。可见,人口数据被赋予了极为神圣的意义。

商鞅认为如果不知道准确的人口数据,”地虽利、民虽众,国愈弱至削”。荀子也认为:”众庶百姓,则必以法数制之”,”无制数度量则国贫”。但是由于人口数据与各种利益捆绑,人口统计造假自古就存在。商鞅规定对人口数据造假者处以”腰斩”,与”降敌同罚”。

元朝初年,进行了严格的人口统计,”不实者罪之”。但是忽必烈之后,再也没有进行较全面的人口统计了,本应成为国家税源、兵源、役源的人口,成了权贵的私产。中央财政困难,连赈灾和修黄河的钱都拿不出来,河工们纷纷加入红巾军,元朝”英年而逝”。明朝的建立者朱元璋为了避免”蹈胡元之弊”,派出军队赴各地统计人口;对统计造假者,罪在官者处斩,罪在民者充军。

苏联解体表面上是因为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但之所以改革是因为社会经济出了问题,后者又是因为低生育率导致劳动力负增长,无法支撑已铺得很大的内政、外交(比如入侵阿富汗)。俄罗斯科学院阿纳托利·维什涅夫斯基教授说,早在20世纪60年代,俄的总和生育率就已低于更替水平,但有关人士用复杂的”游戏”遮盖住了该问题。如果学者根据真实的人口数据进行预警,政府进行战略收缩,是可以避免解体的。

 

中国的人口数据腐败

 

1991年生育率就开始低于更替水平,早该停止计划生育了。2000年人口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22,意味着下一代人口减半,但是被篡改为1.8。国家计生委发言人于学军2007年7月10日接受中国政府网访谈时坦承修改的初衷:”因为如果(生育率)是1.2,中国就不用搞计划生育了”。

国家统计局主要是参考前些年的小学招生数调高出生人数,公布1991-2016年出生了47444万人,与1997-2020年47763万一年级新生(6岁上小学)一致,因为国家统计局负责人口统计的副局长张为民、人口学家翟振武等人认为”教育统计数据是比较纯净、真实、可靠的”。

其实教育数据存在巨量水分,因为义务教育经费是由中央和地方按比例分担,教育机构和地方政府有强大的动力虚报学生数。比如,2012年1月7日中央电视台报道,安徽省界首市上报国家报表的小学生51586人,而实际只36234人,虚报42%,套取经费1063万元。湖南邵阳县2008-2012年小学招生71522人,但是2013年2-6年级只51312人,意味着以前招生数至少虚报39%。

全国也如此,以2000年为例,人口普查显示0岁人口只有1379万;但是国家统计局公布出生了1771万,与2006年1750万的一年级学生数一致。但是2014年初三学生只有1426万人,由于初中毛入学率为104%,意味着14岁只有1371万人。

2010年人口普查时,国家计生委发展规划与信息司司长于学军是普查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翟振武是普查专家组的9位成员之一。普查显示生育率只有1.18,但是被篡改为1.63。2011年4月26日于学军、翟振武被推荐给政治局上课,建议”稳定低生育水平”。利益集团为了部门的利益,篡改数据,忽悠民众和最高层,如果在发达国家,将引发不亚于水门事件的政治地震。

但是于学军却在2013年晋升为国家卫计委办公厅主任。翟振武在2014年晋升为中国人口学会长,恐吓性预测,如果实行全面二孩政策,生育率将达到4.5,每年出生4995万。

2016年实行全面二孩后,为了让出生符合预期,这样有利于卫计委官员们的晋升。于是《中国卫生和计划生育统计年鉴》(于学军是编委会副主任)公布2016年全国、山东、浙江的活产数同比增加27%、56%、75%。

全面二孩政策在1月才实行,要到四季度才会出现出生高峰,全年怎么可能有如此高的”婴儿潮”?如果真有如此高的出生高峰,那么妊娠并发症的患者将暴增(有很多高龄产妇),婴儿相关产品的销量和股票也会暴涨;但是在全国、山东、浙江都没有出现。卡介苗是每一个新生儿都必须接种的国家一类疫苗,2016年只批签发906万支,与2015年的890万支相比几乎没有增加。2016年出生的孩子到2022年读小学一年级,但是全国一年级招生数不但没有增加,反而减少5%,甚至比2006年的还少(意味着2016年的出生比2000年的还少);山东、浙江的一年级同比也是减少5%、1%。2016年抽样调查显示总和生育率只有1.25,意味着实际出生不到1300万人,而不是国家卫计委公布的1847万。

但是于学军却如愿晋升为国家卫计委副主任,并成为2020年普查的领导小组副组长,且是领导小组中唯一的人口学家。翟振武成为2020年人口普查专家组成员。他们有强大的动机要让人口数据与过去吻合。地方政府也可以通过虚报人口而获得更多的财政转移支付、教育和医疗经费、扶贫款等,并在争取铁路、高速公路立项等方面增加筹码。于是2020年的人口普查质量最差,推迟一个月才敢公布。

笔者已经论证,中国真实的人口数不是官方公布的14.1亿,而是不到12.8亿。中国的社会、经济、政治、科教、国防、外交等各项政策,以及美国等国的对华政策全部是建立在错得离谱的人口数据基础上,导致严重的战略误判。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