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3月 1, 2024 2:36 上午

图片来自RTM 泛旅遊- 痞客邦

你注意到了吗?911之后,劫持客机事件骤然剧降。

我在911发生后的当时曾经预测到这一点:

“劫机之所以可能,是因为在劫者和被劫者之间存在一种相互信任(!),一种如履薄冰的信任,细若游丝的信任,但毕竟不失为一种信任:

被劫者多少总还相信,劫者只是把他们当作人质,而不是打定主意要他们当炸弹;劫者则相信被劫者有这份相信,所以才会接受他们的摆布,而不是不顾一切地和他们拼命;各国政府也仅仅是相信被劫者的生命有可能保全,所以才要求机组人员不必与劫机者作殊死斗争。

然而,911事件摧毁了这种相互信任:

一旦被劫者强烈地担心,他们不是会当作人质而是会当作炸弹,他们还会听任摆布坐以待毙吗?

一旦各国政府强烈地担心,不仅机上几十人上百人的生命难以保全,而且还可能对地面上几千人上万人的生命造成重大伤害,他们不得不要求机组人员携带必要的装备,不顾危险地去搏斗,无论如何决不能让劫机者得逞;迫不得已时,政府甚至不排除下令用炮弹把被劫的飞机击落。

新的劫机行为摧毁了旧式劫机行为赖以存在的各方互动心理,由此産生出新的心理预期与反应方式。在这种情况下,那些本来只打算进行旧式劫机行为的恐怖分子们怎麽办呢?他们发现他们已经不可能使别人把他们和新的恐怖分子区分开来了。如果他们只抱有旧式劫机的动机和目的,他们唯有放弃。

那么,这种新式劫机行为又有多高的可重复性呢?几乎为零。有了这次刻骨铭心的经验,任何劫机行为都会导致不惜同归于尽的反抗,除非劫机者本来就是想造成一次空难,否则,他们的目的决不可能实现。

这样说来,恐怕以后不会再有劫机事件了,除非空难。”

—(引自胡平《文明与野蛮之战》2001年9月)

911后,航空业进行了一系列重大改革。

首先,各国政府都花费巨资,建立起非常严格的机场安检系统。以美国为例。在“9.11”发生之后的三个月,与国土安全部一起成立的交通安全局(TSA)开始负责美国全境公共交通的安全事宜,其重点就是机场的安检工作,对每一名旅客及其行李进行安检。

但是机场安检不可能万无一失。在2015年国土安全部对TSA安检的暗访中,七十余项暗访检查条目的通过率“高达”5%。暗访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爆炸物及枪支等,仅有几次被TSA安检人员成功发现。

因为地面安检不足以防止恐怖袭击,机组人员(乃至乘客)就构成了防止恐怖袭击的最后一道防线。911后更重大的改革是,给机组人员必要的装备,对机组人员进行反恐培训,包括且不限于如何识别与处置可疑人员、发生袭击或劫机事件后如何应对以及相应的应急预案。美国还成立了专门的航空乘警部门。航空乘警携带手枪和电子枪,假扮成普通乘客混迹在飞机上,在遇到重大情况时亮明身份执法。

与此同时,重大活动的安保工作也把防止911式恐怖袭击纳入了考量范围之内。例如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2012年伦敦奥运会,东道主国家都在奥运场馆附近部署近程防空系统以作为最后一道防线。这种专门针对民航机的硬杀伤防范措施在“9.11”事件之前是极为少见的,而“9.11”事件之后已经成了例如奥运会这种世界级重大活动的标配并习以为常。

正因为采取了上述一系列重大措施,911后劫机事件骤然剧降。以美国为例。自911至今22年来,美国本土再没有发生一起成功的针对客机的恐怖袭击或者劫持事件。

不是说这20年来没出过事,但都被迅速解决了。2001年12月22日,英国恐怖分子理查德·雷德的鞋底内装有炸药,在911刚发生三个月之后的高压时期依然成功混上美航63航班,在准备引爆鞋底炸弹以炸毁飞机时被机组成员及时制服。如果说2001年12月美国的航空安检体系尚未建立完成,那2009年12月25日美国西北航炸弹事件发生时美国已经建立了完善的安检体系,却依然没有阻止恐怖分子将炸药装在内裤里带上飞机就引爆。所幸这次袭击所使用的自制炸药威力过小,引爆后仅炸伤了恐怖分子且被立即制服,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不难看出,上述这两起未遂事件都不是把乘客当人质也不是把乘客当炸弹,而是蓄意制造空难。这就是我早先说的,911后将不会再有劫机,除非空难。其他国家911后发生过好几起空难,有几起查明是驾驶员作案,还有些空难至今未查明原因。

911后,为了航空安全,我们已经付出了十分沉重的代价,包括:机场安检(设备、人工,还有乘客的时间),携带装备的接受过反恐训练的机组人员和乘警,还有地面的防空系统。如此沉重的代价并不是一次付清,而是在不断付出,继续付出,无限期的继续付出,不知道哪一天可以结束。

911后在航空安全上的一系列改变,核心的一点是:乘客的生命安全不再优先。

911前之所以有那么多劫机事件,就因为劫机者吃定了人们——航空公司和有关政府——都会把飞机上的乘客的生命安全置于首位,投鼠忌器,不敢对他们动手,因此不得不对他们让步,这样他们就得逞了。可是911后,情况大变。911后对劫机零容忍,对劫机者就是不让步,机组人员被要求不顾风险地和劫机者搏斗,哪怕机毁人亡,包括飞机上的乘客全死掉也在所不惜。这样一来,劫机就毫无意义了。毕竟,劫机只是手段,目的是迫使对方让步。如果手段注定了不能达到目的,手段就失去了意义,就只好放弃了。这就是为什么911后劫机事件骤然剧降的原因。

可以想像。如果在911之前有人就对劫机事件提出这样的应对策略,即,对劫机零容忍,决不让步,哪怕机会毁人亡,同归于尽。那一定会被指为冷血而招致强烈的反对。但是911让人们意识到,还有以劫机为手段,把人质当炸弹,对地标性建筑或城市进行恐怖袭击,从而造成远比机毁人亡更可怕后果的这种危险。为了防止这种更大的伤害,人们不得不一改过去以乘客生命为优先、向劫机者让步的做法,改为以消灭劫机者为优先,而以乘客生命安全为其次。

这种改变看上去确实很冷血,但实在是迫不得已,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吊诡的是,这种貌似冷血的改变的结果,不但最大限度的防止了911式劫机,而且也最大限度的防止了老式的劫机,更好的保护了乘客的生命安全。

这场博弈的内在逻辑,值得我们思之再三。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光传媒首发,转发请标明出处】

 

附录:

2012年6月30日,中共官媒报道称中国新疆发生了一起劫持飞机事件,引起广泛注意。这起劫机事件的真相是什么?我根据官媒自己的报道加以分析,断定这是一起大冤案,是一个大谎言。现把我当时写的两篇评论附录如下——

(一)6.29和田劫机真相探究

胡平  2012年7月4日

中共官媒报道,6月29日,由新疆和田飞往乌鲁木齐的一架航班,有6名歹徒暴力劫持飞机,被机组人员和乘客制服。飞机随即返航和田机场并安全着陆,6名歹徒被公安机关抓获。

当天,新疆自治区政府新闻办公室主任侯汉敏在接受BBC中文网记者叶靖斯的电话采访时表示,劫机者企图利用折断的手杖砸开驾驶室舱门,但并未成功。侯汉敏说,六名歹徒企图从驾驶室外部砸开驾驶室门,进入驾驶室舱内实施劫机。她说,歹徒使用的工具是拐杖。后经重新拆卸并组装成钢管,从而实施暴力。

世界维吾尔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说,新疆当地维族社区不相信周五发生的“劫机”事件官方说法。迪里夏提说,根据和田当地两个消息来源的说法,当时在飞机上的维族旅客因为座位与汉族旅客发生争吵,维族旅客受到歧视性辱骂,双方发生扭打。

当天,《财经网》也发表了一篇相关报道:据“知情人士称,飞机起飞约10分钟后,分布在机舱前部第6排至第8排的3名旅客突然用拐杖殴打其他乘客,他们持有疑似爆炸物品并用民族语言呼喊,这些人的行为得到在机舱中部就座的另外3名乘客响应。他们还冲撞了飞行员驾驶舱舱门。”

按照《财经网》的报道,先是几名维族旅客用枴杖和其他乘客打架,在打架的过程中“还冲撞了飞行员驾驶舱门”。这就不象是劫机了。这倒很像迪里夏提说的打架了。《财经网》报道提到维族旅客“持有疑似爆炸物品”,按说这条信息很重要,但奇怪的是,这么重要的一条信息先前新疆政府发言人却没有提到。

照理说,出了这么大一件事,一定会有很多亲历者出面讲述亲身经历。但在网上只能找到区区两三篇,有的只是讲大家如何制服歹徒,没讲歹徒劫机的具体过程。有的网文倒是讲到了歹徒劫机的过程,说有五名男子脱掉上衣,露出纹身走到了机长仓的门口敲门:“开门,我们要劫机”。还说有 一名同伙因无法解开安全带,没有能参与本次劫机。如网友所说,这些描述太喜剧,一望而知是编的。

直到7月1日为止,中共官媒有关劫机的报道都含糊不请,并且有些彼此矛盾,不合情理。故而引起多方质疑。等到7月2日,《环球时报》终于发表了一篇编造得比较完整的报道,“揭新疆劫机事件真相”,说恐怖份子欲进行自杀式袭击,制造机毁人亡的惨剧。

报道说,暴徒先是用拐杖直冲驾驶门,然后还试图点着爆燃物。是坐在头等舱的一位乘客,新疆粮食局副局长刘会军,最先发现,大喊“劫机了”!这才惊醒了机舱内的乘务员,空警和乘客。刘会军接着还打掉了暴徒手中试图点着的爆燃物。不过,刘会军也因此遭到暴徒们袭击,头部受重创。

这段报道虽然写得活灵活现,但是却充满矛盾,经不起分析。

首先,按照这篇报道,是刘会军发挥了关键作用,这理当给所有在场者都留下极深的印象,为何此前的报道却只字不提?按照三天前新华社的报道,受重伤的是两名警察,没有提到有乘客受重伤。

第二,按照这篇报道,暴徒们不是劫机,而是要发动自杀式袭击的,那又何苦先去冲击驾驶门打草惊蛇呢?

第三,如果说暴徒们有两套计划,能劫机就劫机,劫机不成就点着爆燃物同归于尽机毁人亡,那么这两套计划当然是要由两组人去执行的,根据报道,暴徒是分两组的,一组在前排,一组在中间。引爆的工作理当由后一组人来干,怎么全让前排一组人去干,到头来全让刘会军一个人就给破解就给打掉了呢?

更可笑的是,按照《环球时报》的报道,前排的暴徒们“撬不开驾驶舱门,就一边挥舞金属棒对着机舱内的乘客和设备乱砸,一边摸出“遥控器”式的东西,并要机舱中部的同伙丢火柴和打火机过来”。这就是说,带炸药的人居然不带火柴打火机,带火柴打火机的人身上却没炸药。等开始行动了,等机舱内的警察和乘客都发觉都出来搏斗后,拿着炸药的人才临时当着众人的面叫在机舱中部的同伙把火柴打火机丢过来。天下有这么愚蠢的自杀式袭击吗?

类似的破绽还有,此处不再一一提及。

还记得在去年7月18日,新疆和田就发生过一起所谓“恐怖袭击”事件,去年12月28日,在新疆皮山也发生过一起所谓“恐怖袭击”事件。当时我根据官方自己的报道,分析其中的自相矛盾,就指出这两起事件其实都不是恐怖袭击事件。

细心的读者或听众想来也早就发现,每当在新疆发生了有维族人卷入其中的冲突,当局动不动就扣上“恐怖袭击”的大帽子。而发生在内地的类似事件,哪怕更严重更恶劣,当局都不会说成恐怖袭击。

在内地,有人开车故意冲撞压死多名路人,有人带炸药到公共建筑政府机关或私人住宅引爆,造成多人死伤,还有人拿刀冲进幼儿园小学校砍杀幼童,等等。这类针对平民的暴力攻击,当局从不扣上恐怖主义的罪名,也不怀疑其有组织背景,不追查和境外反华势力有何联系。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被当局认定为维族人施行恐怖袭击的很大一部分案例,参与“恐怖袭击”行动的维族人通常都是好几个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总有若干人被当场打死,其余也都一网打尽当场抓获,而他们给别人造成的伤害则相对很少。尤其荒谬的是,这些所谓“恐怖分子”所采用的作案工具和方式都笨拙得不可思议。就是这样一些很不象样子的“恐怖份子”,当局还总是明示或暗示他们有组织有预谋背后有境外反华势力,等等。

显然,当局是在反恐的旗号下粗暴地侵犯维族同胞的人权。越来越多的汉人已经看穿了当局的无耻伎俩。在国内的《猫眼看人》网站上相关消息下面,尽管有很多跟贴被屏蔽,依然留下了大量网友的质疑和批判,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

原文链接(RFA):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p-07042012104843.html

(二)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胡平  2012年7月9日

7月7日《新京报》报道:民航局说新疆劫机案安检没有失职,机上没有爆炸物。

这一宣布非同小可,它给此前官方就6.29劫机案编造的一套说词戳了一个大窟窿。

此前,当局言之凿凿,说这是一起未遂的自杀式恐怖袭击。按照现场指挥员的说法,嫌犯带有火柴、打火机等,最可怕的是6枚爆燃物。按照官方的报道,嫌犯甚至已经点着火了,幸亏这些爆燃物引燃时间较长,而乘客和公安保卫人员反应迅速,敢于拼命,所以才没有引发不堪设想的后果。

民航局做此宣布倒并不奇怪,因为它害怕追究自己的责任。如果真有6枚爆燃物和打火机等带上飞机,那必定是机场安检有内线,光抓几个维族安检人员顶罪还不行,还必须追究主管官员的责任,少不了会有人丢掉乌纱帽,民航局的声誉也必定会受到严重损害。起先民航局只顾着参与造谣没想那么多,尔后才意识到这是引火烧身,于是就不干了,就改口了,也顾不得其他方面的脸面了。

让我们接着分析下去。

既然嫌犯没带爆炸物,那他们又是用什么工具去劫机呢?此前报道提到的唯一的另一样工具是枴杖。新疆政府发言人说,歹徒使用的工具是拐杖。后经重新拆卸并组装成钢管。起先的报道都一口咬定枴杖是钢管的,后来悄悄换了说法,说是金属管的。什么金属呢?报道就不说了。

这中间大有名堂。

我们知道,现在市面上流行一种铝合金做的枴杖,可以拆卸可以折叠,尤其适用于外出旅游。百度上搜索“铝合金可拆叠枴杖”,有几十万条结果。这种铝合金拐杖是空心的,管直径2.5厘米,大拇指粗细,管壁只有1.25毫米厚,整个枴杖净重400克,也就是不到半公斤,比一般的木头拐杖轻一半以上。用铝合金枴杖打人,比木头枴杖还更不给力。要说有人蓄意拿这么轻飘飘的东西去劫机,鬼才相信。

到此为止,所谓6.29劫机案的谎言已经破产。不过,我们还可以再说几句。

先前好几篇官方报道都提到,几个嫌犯用民族语言喊叫。可是他们喊叫什么呢?飞机上有的是懂维语的人,却没有一个说出嫌犯喊叫的内容。

我们知道,通常的劫机事件,劫机者总是要大声宣布他们要劫机,警告大家不准动,以免机毁人亡。很多国家还有规定,遇到劫机不要反抗,以免同归于尽。

我们知道,有嫌犯是会说汉语的(事后当局播放一段视频,就有一名嫌犯用汉语低头“认罪”,说他们是为了圣战而劫机)。既然飞机上的大部分乘警和旅客是汉人,那么,劫机者理当用汉语大声宣布他们要劫机,好把大家都震住。在6.29事件中,如果有嫌犯喊出劫机,媒体的报道一定会提到。媒体的报道没提到,可见没人喊过劫机。在这一点上,当局没敢造谣。毕竟,飞机上有九十多名旅客,要封住所有人的口很不容易,所以当局不敢编造嫌犯喊出过要劫机的谎言。

那么,这几个维族乘客到底喊的是什么呢?没有一家媒体的报道引用,没引用是不敢引用,一引用就没法栽赃了。这再次证明指控这几个维族乘客要劫机是没有根据的。

类似的破绽还很多,不一一列举。

是的,事后,官方播放了一段视频,有嫌犯当众承认他们是要劫机。这又能说明什么问题呢?据官方报道,有两名嫌犯在医院死亡。报道没有交代死因。在两个同伴被死亡后,要找个把嫌犯对着镜头低头“认罪”岂不是轻而易举?

事到如今,我们还不能说已经了解到6.29事件的全部真相,但是我们完全可以断言,它决不是当局所说的劫机。

原文链接(RFA):http://www.rfa.org/mandarin/pinglun/huping-07092012143628.html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于正文前标明出处:www.ipkmedia.com 】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