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6, 2024 3:58 下午

中共中央特别行动科,简称中央特科,是中共在1927年至1935年间所建立的一个情报和政治保卫机关,主要活动地域在当时中共中央所在地上海。中央特科主要从事特务工作,包括情报收集、对中共高层人物实施政治保卫、防止中共高层人物被国民政府和公共租界当局逮捕或暗杀,并且开展针对国民政府的渗透活动。中央特科还有一个重要任务,是采用暗杀的方式惩处当时背叛至国民党,并且对中共各级组织造成严重危害的前中共党员。

gushunzhang.JPG

 顾顺章唯一可靠照片

邓小平虽早年参加过地下工作,但似乎不像周恩来、陈云、康生、陈庚那样那样与特科有着太多地瓜葛。其实不然,他就领导、策划、参与了中共的第一次暗杀行动。

1.邓小平的两次危险经历

邓小平说他当年在上海做秘密工作时“遇到的最大的两次危险”,其中之一就是1928年4月15日上午,他与当时担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的罗亦农接头,办完事,刚从后门出去,前门巡捕就进来,罗亦农被捕。前后只差了一分钟的时间。

还有一次是在邓小平自己的住处。当时,邓小平与结发妻子张锡瑗,和周恩来、邓颖超夫妇住在一起。后来,巡捕发现了周恩来的住处,前来搜查。由于当时特科事先得到了情报,并及时通知了周恩来,因此住在这里的人都安全地撤退了。但邓小平当时恰好不在家,没有接到通知。

当邓小平正要敲门进屋时,巡捕还在屋内搜查。幸亏搜查的人中有一名特科的内线,他故意答应了一声要来开门。机警的邓小平一听门内的声音不对,立刻转身就走。直到半年后,他连那个弄堂也不敢经过。

多年后,邓小平还常常提到这两次危险的经历:“这是我遇到的最大的两次危险。那个时候很危险啊!半分钟都差不得!”

2.邓小平与特科的第一次暗杀行动

中共“八七”会议之后,中共中央机关陆续从武汉迁到上海,邓小平也随之来到这个大都市。当时,中共中央的生存环境十分险恶。一方面,租界的捕探和华界的警特以及三教九流的黑社会势力;另一方面,大革命失败后,党内投机分子变节叛党,卖友他投。这些叛徒的出卖活动,使党中央许多机关被破坏,许多人被逮捕并杀害。据中共“六大”时的不完全统计,仅从1927年3月到1928年上半年,被杀害的中共党员就达26000多人,其中为数不少的人即因叛徒的出卖而被杀。

因而中央号召党内外群众奋起,“对自首而反攻的叛徒……处以死刑。” 1927年11月,周恩来领导组建的“中央特科”,应运而生。

1928年春夏之交,周恩来在准备离开上海赴莫斯科筹备中共“六大”之际,交给李维汉和邓小平一项特殊任务,就是——领导中央特科除掉叛徒何家兴夫妇!而出卖罗亦农的叛徒,就是何家兴、贺芝华夫妇。

何家兴、贺芝华曾一道留学德国,1928年春回国后,担任罗亦农的秘书。何家兴夫妇因工作曾多次受到罗亦农的严肃批评,对此,他们怀恨在心。当时,中共工作人员的年生活费每月只有20几元,这点钱自然满足不了他们生活的需要。为了获取一大笔赏金,他们向公共租界静安寺巡捕房出卖了罗亦农。

1928年4月25日清晨,南京路何家兴夫妇居处的外面,突然响起震耳的鞭炮声。在爆竹炸起的火花映照中,依稀可辨一队办喜事模样的青年人。看得出,这似乎是附近谁家在举办婚嫁之事。但何家兴夫妇做梦也不会想到,这鞭炮声预示的并非新娘的降临,而是他们的末日。

刚刚就任中央特科情报科长的陈赓,从李维汉和邓小平处领受锄奸命令后,便亲自率领中央特科部分成员来到叛徒的居处。他们以办喜事为幌子,在鞭炮声的掩护下,开始了行动。他们攻进何家兴夫妇的居室,先逼迫对方交出了党员名单,之后当场击毙何家兴,重伤贺芝华(后,贺芝华回四川老家一病不起)。

贺芝华还有一个特殊身份,那就是,她是朱德的第四任妻子,朱敏的生母。

 

来源万维博客:赵大夫话室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