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月 23, 2024 2:54 上午

周庭

作者:周庭  来源:华夏文摘 发表于   thchen

【CDT 编者按:本文由曾担任学民思潮发言人和香港众志副秘书长的周庭发表于自己的 Instagram,原文并无标题。】

经过多重关卡,今年七月初,国安告知,如果我想到加拿大升学,还有一个条件:“跟我哋返一次大陆”(即是由香港警务处国安处人员“陪同”和“保护”到中国大陆)。国安会安排和我一起申请回乡证,然后一同到深圳一日,完成行程后他们便会把护照交还给我,我只需在大学假期时回港报到就可以。

我知道,在国安面前,其实我没有拒绝的权利;同时,万一有什么事情,我就是“主动送中”了,那段时期,心中一直非常恐惧,生怕所有事情都会是自己的“最后”。

八月某天,我便在五名香港国安人员的“陪同”下,到了中国大陆。

那天我们一大早便出发,我拿着刚申请到的回乡证过境,一直梦寐以求的出境竟然是到中国大陆,而若果能顺利回港,国安会否履行承诺交还护照也是未知之数,心情很复杂。当天,除了某些吃喝玩乐的行程,我还被安排参观“改革开放展览”,了解中国及共产党的发展,以及历代领导人的“辉煌成就”;之后我也被安排到腾讯总部,了解“祖国的科技发展”。坦白说,我从不否定中国的经济发展,但一个如此强大的国家,要将争取民主的人送入监牢、限制出入境自由,还要求以进入中国大陆参观爱国展览作为取回护照的交换条件,这何尝不是一种脆弱呢。

整趟行程中,虽然没有安排面见任何官员党员,也没有接受公安部盘问,但我感觉到自己全程是一直被监视的——“陪同”我的国安处人员,曾经和当地的对口单位交头接耳;在参观改革开放展览和腾讯总部这些“重点行程”时,我亦有被要求和展览的灯箱/logo打卡合照,随行的深圳人司机也不断拍下我的照片。若我一直保持沉默,那些照片或许会有天成为我“爱国”的证据——那种恐惧就是如此有形的。不少香港人会北上娱乐消费,而我却是被迫到中国大陆以换取出境读书的机会,只让我感到非常讽刺。

回到香港,我再次被国安要求写下“感谢警方安排,使我能了解祖国的伟大发展”的信件,这类亲笔信件,我想那数月来我写过好几封了。最后,我在九月中顺利离开香港到加拿大多伦多升学,而护照,是在出发前一天才收到的。不知不觉间,我已经来了差不多三个月,第一学期也快将要完结了。

而我想告诉大家,原定我要于十二月底回到香港,就国安法向警方报到,经过深思熟虑,包括考虑到香港的形势、自身安全、我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我决定,不回去报到了,也大概一辈子不会回去了。主要的原因是,如果我回去报到,国安即使不拘捕或收回护照,也很有可能会像之前那样,提出一些条件或进行问话,而我需要满足他们才能回到加拿大。即使十二月底他们不这样做,下年我再回港时,随着香港形势变得更严峻,他们也随时可以再以调查为由禁止我出境。我不想再被迫做不想做的事情,也不想再被迫到中国大陆了。这样下去,即使我人安全,身体和心灵也会崩溃。

我并不是最初便有这样的打算的。还在香港时,我完全没有思考过会否回港的问题,在连自己能否顺利出境也不清楚的情况下,我根本没有心思思考再之后的事情,可以到外国留学,已经很不容易了。来到加拿大安顿下来后,我才慢慢开始思考十二月的事,在得出答案前,我还买了十二月回港的机票。所以如果有人要说我处心积虑欺骗国安,那绝对是错误的陈述。

这数年切身感受到,免于恐惧的自由,是多么可贵的东西。将来还有很多未知,但可以知道的是,我终于不用再为会否被捕而担忧,也可以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了。在加拿大学习和疗伤的同时,也希望能重拾过去因情绪病和种种压力而放下了的兴趣,好好建立属于自己的节奏。自由来得不易,在担惊受怕的日常中,更加珍惜所有没有遗忘自己,关心自己、爱自己的人。愿我们能在不久的将来重聚,好好拥抱彼此。

2023.12.3.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