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7:38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作者:李弘祺 2023 年 12 月 13 日 来源:思想坦克

季辛吉与周恩来。图片来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见证历史的一刻

1971年夏天七月15日,我结婚未满一个月,晚上吃完晚饭,坐在电视前面看晚间新闻。在广播时,主播宣布说新闻播完后,尼克森总统有重要讯息要向人民宣布。

接下来,用一句英美常常说的话:一切就是历史了。第二年二月尼克森到中国访问,我记得实况转播的电视播放抵达北京机场的场面时,我深刻地感觉到这是一个新的纪元了。虽然没有像中国欢迎罗马尼亚总统的热烈场面,而只是周恩来在机场接机。但是一般人都一定感受得到难以压抑的兴奋。

中国摆出来的仪队,个个大概都是190公分以上,尼克森走在他们前面简直矮了一截。看的人一定都知道,这就是给他来一个下马威。一位香港新亚书院毕业的朋友谈起这个场面,一再地说,中国人站起来了!朋友的声音虽然比不上1949年的毛泽东,倒实在是流露出不再是锦衣夜行,从此可以「走路有风」的骄傲。

William Buckley指出牺牲台湾是一个完全不值得的错误

美国近代思想史上可以比美Edmund Burke 的William Buckley可就不这么看。他也在访问的新闻团队里面,回国后写的两篇感想文章,第一篇的第一段就指出牺牲台湾是一个完全不值得的错误。

季辛吉参加尼克森的内阁(1969年)之后,马上就着手处理结束越战的策略问题。季辛吉的外交事业从此开始。先从越南说起。他发现非得把中国拖下水,这才能做到法国人所做不到的事。他用诈骗的手段,把中国引开中南半岛的战场,使越南不得不上谈判桌。但是他也让美军仓皇退兵,拿来讽刺美国南方出身的民主党总统詹森。季辛吉是共和党员,但是他在美国的经验都是在东北部。

他逃难来纽约,幸好得到洛克菲勒家族的照顾,因此汲引了北边民主党的心态,对南方人瞧不起,认为就是南方的民主党人也都不外是吃民主党口水的乡巴子。他对美国最富有家族不由然地敬畏。有钱有势真好。是什么党并不重要。他对世界最强大国家的认识就是:富而有势的人 「挟去吃(配!)」。南方自从内战以后,屈居弱势,在美国政治里,长期任由北方(主要是民主党地区)宰制,但是这样的情况却由北方使用法律来维持一种稳定的表象。

季辛吉这样的认识本来与由德国逃难时的成长价值是矛盾的,但是他却相信力量才是维护稳定的原则。在他看来,除非美国南方人能找到一个人,能颠覆法律及其所创造的稳定局面,不然维护稳定的途径就是力量的运作。希特勒的专制或屠杀犹太人(以及相当数目的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吉普赛人等)本来是一个惨绝人寰的伦理问题,是缔造世界和平的中心议题,但是他并不是这么想;他的惨痛经历并未在他的心中留下太多的记忆,在他的世界政治理论中缺乏这一方面的深入反省。

季辛吉玩弄世人的天真浪漫

1972年尼克森的中国行是如此的令人意外,绝大部分的美国人当然认为这是近乎石破天惊的成就。于是季辛吉变成了美国社会能善用有能力的人的绝佳证明。我当时还在读研究所,自然也感受到世界就将变为更好的亢奋(euphoria),觉得共产专制从此会「雅化」。如果中国可以民主化,那么台湾的国民党也一定会走上正常化的坦途。

但是这些其实不是他的世界观。他的关心是如何让这个世界各样力量相互抵消,造成恐怖的平衡,过程中有时必须暗中掣肘,有时必须截长补短,就是防止单方面力量过度的膨涨,如是而已。悲哀的是当时一般美国人却不能相信世界上会有这么只讲现实利益的政客。他们充满了浪漫情操,又纯洁或无知地认为从此中国会转变为现代民主和法治国家,季辛吉能做到十九世纪以来传教士所做不到的事情。

季辛吉把自己能在国际政治的舞台上捭阖纵横的得意经验写成了好多书,都是美其名为「外交」,为「策略」,但不外就是在主述马基维利的「赤裸裸的现实主义」。说起马基维利,一般学者固然会正面评价他面对社会或政治现实的诚实态度,但是他们对于历史事实和做君王(有权力的统治者)的理想之间的矛盾,一概存而不论。须知马基维利写了《君王论》,不仅让他的座主(当时统治佛罗伦斯的麦迪奇家族的成员,名叫罗伦佐二世)感到有点不好意思,只好避免提它(说不定是羞惭而死,因为他在《君王论》出版后一年就猝死)。

晚到十八世纪时,腓特烈大帝还是只敢把这本书放在枕头下偷看。他事实上写了一本《反马基维利》,来强调宽容与国际主义的理想(他公开支持启蒙大师伏尔泰)。在季辛吉的眼中,人如果不能接受「为达目的,不计手段」,那么他就不配谈政治!然而,腓特烈大帝在政治上的成就却不是季辛吉所可以轻视的。

我特别记得季辛吉如何处理库德族的事情。这里没有地方详细写它。简言之,就是季辛吉曾经答应库德族帮忙他们对抗伊拉克,但是库德族发动反伊拉克的革命时,季辛吉却袖手旁观,放任伊拉克屠杀库德革命军。下面是革命军领袖最后写给中央情报局的信:

我们这里的人和部队现在感到非常困惑,完全无法置信!我们的命运现在正遭遇空前的危险。我们的头上悬挂的是彻底的消灭。请问这是怎么发生的?

就是后来国会写调查这件事的总结报告的Otis Pike(纽约州众议员)也这么说:「即使这是一场秘密的行动,我们干的也是一场损人利己的诈骗。」(”Even in the context of covert action, ours was a cynical enterprise.”)

这就是季辛吉。

 

作者为纽约市立大学荣休教授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