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45 上午

新年伊始,收到一位一直帮我转载“跟进”朋友的来电,说因为有多位读者提出意见,不得不终止连载。他告诉我,意见主要集中在“跟进的内容与大陆现实脱节”,以为既然“跟进的主旨和本意是揭露大陆公检法的问题”,建议一:“沿着这个思路写跟进,网上有很多这样的案例,从前年的铁链女到最近商丘十四岁学生的死亡。其中都可见公检法的黑箱、混乱和为政治服务。”建议二:“不必用李锐老的头像和语录作为跟进的LOGO,跟进和作者已经自成品牌,总是以李锐老开头,人家会说作者扛着老爸的大旗。总之,希望跟进成为记录、评析大陆公检法问题的一个窗口。

对于朋友一直以来的帮助,我只有感激的份儿,如今终止连载,我当然不会有任何不悦。不过既然朋友诚恳地发来读者们的意见供我参考,便认真、反复地琢磨了几天,觉得在这篇“跟进”中做个公开的回复是有些意义的。

一向以来,凡有读者指出我文章中的错字、错句,逻辑、语法和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搞错之类的硬伤,我都万分感谢,立即更正。但是对读者、热心的朋友,哪怕是尊敬如我的父亲提出的“你不能这么写”,“你这么写不对”,“你最好这么写”,“你这么写读者会以为”……的回复都是:“文章是我的,表达的是我的意思,按你说的写,那不就成了你的文章了吗?读者那么多,提笔之前若必先考虑读者会怎么看?文章还怎么写?面面俱到那还是文章吗?”“揭露大陆公检法的问题”,让“跟进”成为“记录、评析大陆公检法问题的一个窗口”,这是几位读者以为的“跟进”的“主旨和本意”,不是我的,这种文章我真的不会写。2023年岁尾“感言集锦”中,北京的晴姊说她从我不懈地跟进中想到的是鲍彤先生的话“我们大家要努力争取好的未來,要在今天做自己能够做、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并把它做好 ……”知我者,晴姊姊也。

作为个体,特别是进入生命夕阳的一个个人,能力和精力已经是十分有限了。因为北京第三中级法院受理了“李南央状告海关案”,把官司打到底,是一件我能够做,应该做,必须做的事情。至于如何把它做好?以身居海外的实际情况,我选择的方式是每月一篇“跟进”,告诉北京三中院:我还活着,只要我活着,我不会放弃对此案必须开庭审理的诉求。

第二个建议以为“不必用李锐老的头像和语录作为跟进的LOGO”,如此“人家会说作者扛着老爸的大旗。”看来有必要说明一下,每期“跟进”的那个“人家”以为我抗的“老爸的大旗”是我的诉讼标——被北京机场海关非法扣留的第一版《李锐口述往事》的封面,这个标识我是一定要“扛”到底的。“扛”着她的意义在于月月提醒案件主审法官贾志刚:我认为海关扣留53本《李锐口述往事》行径属违法执法,海关认为合法,请开庭庭辩,合议庭裁决。

“铁链女”,“商丘学生”我只略晓一二,知之不详。我以为,提告、诉讼是铁链女和商丘学生家人的事情。如果每一个中国百姓在被恶人或强权者欺压的时候,都奋起自卫,不以为那是别人的责任;如果每一个中国人都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这可能包括:自己筹募资金,自己去找律师,自己呼唤社会支持……总之,首先自己启动维权的行动,中国早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鲍彤先生说“我们大家要努力争取好的未来”。堤溃始于蚁穴,我是鲍彤先生所指“我们大家”中一只小小的工蚁。如此而已……

   2024年1月31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