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6:43 上午

高尚全 经济转型研究 2024-02-17 18:38 来源:《改革是最大政策》  转自新世纪

司法改革:法官队伍“大洗牌”-新华网

新华网图片

 

高尚全:原国家体改委副主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原会长

曾多次参与起草中共中央三中全会《决定》的高尚全先生,在最近出版的《改革是最大政策》一书中指出,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是“三个民”,即民心、民生、民意,如果再搞阶级斗争,“两个大逃亡,一个大破坏”。以下为原文节选:

改革开放已经35年了,我认为中国最大的变化是五个转向:第一是从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第二是从计划经济转向市场经济;第三是从封闭转向全面开放;第四是从人治转向法治;第五是从贫穷落后转向小康。如果能够把这五大转向不断完善,并通过制度化、法制化不断巩固,那就能实现长治久安了。但是这个转变过程是长期的,不能说一下子就转变完了。

比如,我们过去实行的计划经济的理念是什么?政府是创造财富的主体,老百姓、企业都是被动的,都围绕政府转。政府把纳税人的钱集中在政府手里,再投入到各行各业,手表厂、自行车厂、缝纫机厂,连卖菜的都是国营的。现在我们搞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倒过来后的理念应该是:政府是创造环境的主体,企业和老百姓是创造财富的主体。

所以我说浙江为什么有今天?浙江国有经济的比重在全国来说是比较低的,但是浙江发展得很快,老百姓很富裕,社会很稳定,那些危害社会稳定的传销、邪教等违法活动,在浙江为什么很少有呢?因为大家都在创业。这就是市场经济的本质。这个观念的转变,我们经历了近三十年。走到今天,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认可市场理念的,现在最关键的是需要法治去保障。

党的十五大把依法治国,建立社会主义法治国家,作为党领导人民治理国家的基本方略。邓小平同志在总结历史教训的基础上强调:“为了保证人民民主,必须加强法制。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这种制度和法律不因领导人的改变而改变,不因领导人的看法和注意力的改变而改变。”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就是法制经济。

但是也有人说,现在必须要搞阶级斗争。他们讲了三条理由。第一,1956年的时候,私人企业主只有16万户,现在发展到497万户。这个群体算什么?算资产阶级、剥削阶级。第二,剥削阶级有诉求了,政治上要跟共产党分庭抗礼,经济上要进入垄断行业。第三,公有制主体边缘化。所以根据这三条得出结论:阶级斗争就在我们身边,要搞阶级斗争。我是不赞成这种看法的,所以写了一篇文章题目叫“千万不要再折腾了”。

我认为只有建设社会主义法治中国,才可以从根本上杜绝“文革”那样的错误。我曾同一位中央主要领导同志交谈过,我说千万不能再搞阶级斗争了,如果要搞,结果是“两个大逃亡,一个大破坏”。第一,人员的大逃亡,就是私人企业主他们感觉不安全,他们移民了。第二,资本大逃亡。第三,生产力的大破坏。这个对执政党有什么好处?没有任何好处!对国家有什么好处?没有任何好处!对老百姓有什么好处?没有任何好处!这位领导同志就说,这根本不符合党的方针政策,我们不能再折腾了。

上面这段话是我2005年讲的,但到现在,大家都看到了,我们的问题更加严重,已经出现了“大逃亡”的局面。不光是私营企业主,还有技术精英,都纷纷逃往国外,而且逃亡的资本也越来越多。所以这个事要引起高层注意,保护公民的财产一定要落到实处。法治中国绝对不能只是嘴上说说。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