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8:47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资料照片:菲律宾海警队2023年8月6日公布中国海警船对菲方补给船发射水炮的照片。

资料照片:菲律宾海警队2023年8月6日公布中国海警船对菲方补给船发射水炮的照片。

 

自去年8月以来,中菲关于坐滩仁爱礁的马德雷山号的博弈不断升级,俨然成为2024年美中关系最具不确定性的三大风险之一 (另外两个潜在风险在于民进党当选总统赖清德的520就职演说以及今年11月的美国总统大选)。 虽然大多数业内人士都认为仁爱礁的局势将向着长期、低烈度的灰色地带方向发展,但是考虑到目前中菲博弈的频率和烈度,任何对峙和摩擦都有可能导致危机的迅速升级。尤其考虑到美国对菲律宾的声援,尤其是强调对菲律宾的武装攻击将触发《美菲共同防御条约》, 美中在南中国海关于仁爱礁可能产生的升级应受到充分重视和考虑。

中菲对马德雷山号现状解读不同

作为一艘二战时期的老旧军舰,马德雷山号于1999年被菲律宾政府搁浅在仁爱礁,象征着菲律宾对仁爱礁的主权主张。二十多年以来,菲律宾一直在马德雷山号上驻扎着菲律宾士兵,作为菲律宾对该争议珊瑚礁行使主权、管辖权及实际控制的实证。菲律宾面临的挑战在于,虽然马德雷山号已经被固定在海床礁石底土上,但是作为一艘超期服役的军舰,经历了南中国海多年的风雨浪涛,军舰的解体只是时间问题。 从菲律宾的角度来说,运送建筑材料加固马德雷山号是自然而然的选择。

但是中方对此有截然不同的解释。中菲对仁爱礁的主权归属存在争议,中方对马德雷山号坐滩的时机(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南联盟使馆的第二天)和事实也一直愤愤不平。在中方的政策认知中,中菲就马德雷山号的问题曾经达成过君子协议,即中方允许菲律宾向马德雷山号上的驻扎人员运送补给,但是菲律宾不会借机试图加固船体。

在中方看来,菲律宾担忧马德雷山号不断风蚀老化,因此开始运送建材加固船体本身就已经破坏了双方的默契,所以中方派遣海警船阻止搭载建筑材料的船只是应有之意。从去年8月以来,菲律宾多次向马德雷山号运送补给和建筑物资,双方的多次对峙,中方使用水炮阻拦已经成为仁爱礁斗争长期规律化的新现状。

在中方看来,菲律宾在“西菲律宾海“全线出击,完全是小马科斯政府执行亲美政策、急于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套现的结果。小马科斯上台以后迅速宣布向美军增开四个军事基地,被认为是在美中战略竞争中站队、在台海问题上对华形成进一步军事威胁的具体表现。小马科斯政府放弃了前任杜特尔特亲华反美的政策,希望在南中国海问题上为菲律宾争取更多的资源和利益。

在美方看起来,衡量仁爱礁问题的底线在于保持当地的“现状“。对于美国和菲律宾来说,马德雷山号的存在本身就是现状,因此菲律宾加固船体是保持现状的具体手段。但是中方对“现状”的定义大相径庭——马德雷山号固然存在,但是这一存在是短期和暂时的,菲律宾加固船体改变了马德雷山号风化瓦解的现状,因而是改变现状的行为。争议的核心在于——双方固然都承认马德雷山号的存在是现状,但是这一存在的永久性和可持续性是否是现状的一部分?

美国支持菲律宾的船体加固行动

由于美方支持菲律宾关于现状的立场,美国也因此对菲律宾采取的船体加固行动采取了支持的态度。根据美菲1951年签订的《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盟友有义务帮助包围受到攻击的一方。对于中国使用海警船只、水炮拦截菲律宾补给船只,美国政府表示谴责,并且多次表示中方的挑衅性行动有可能触发美国的条约义务。

虽然到目前为止中方使用了吨位远大于菲律宾船只的海警船,以及海警船上的水炮,在3月5日的交锋中甚至发生了碰撞,导致多名菲律宾船员收到轻伤,但是到目前为止并没有触发美国的条约义务或者军事介入。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也表示此次碰撞事件并不是援引《美菲共同防御条约》的时机或理由。

中方也许有理由认为,只要中方避免使用海军,同时将使用武力保持在相对低烈度水平——例如使用水炮或者碰撞,就可以相对安全不致触发美国介入。

在菲律宾海岸警卫队3月5日拍摄的航拍视频显示,中国海岸警卫队两艘船只(左和右)在第二托马斯礁附近向菲律宾军方特许的执行补给任务的民用船只发射水炮。
在菲律宾海岸警卫队3月5日拍摄的航拍视频显示,中国海岸警卫队两艘船只(左和右)在第二托马斯礁附近向菲律宾军方特许的执行补给任务的民用船只发射水炮。

美中应避免因仁爱礁问题爆发冲突

但是这一判断在现实中可能会受到现场情势不受控制发展的挑战。如果使用水炮或者碰撞导致菲律宾人员的死亡或者重伤,那么情况不会像中方想象的那样容易解决。小马科斯将面临更大的国内压力,美国也需要重新考虑是否援引条约义务而介入。

当然“介入”本身并不是一个非黑即白的概念,而是由浅到深的一系列选择。伴航、护卫固然是更为直接深入的介入方式,在清单上也有相对清淡的选择。

美中双方都已经认识到,关于仁爱礁的斗争将会以长期、低烈度的灰色地带手段为主,而不太有可能产生迅速有效的一揽子解决方案。鉴于今年美中关系的缓和趋势,危机升级不是任何一方乐见的情景。

美中双方在2024年都有更重要的国内国外议题,对于美方,这包括国内大选、国际上的乌克兰战争和中东危机;对于中方,这意味着国内经济增长、吸引外资重建对中国经济的信心。自从去年旧金山领导人峰会以来,美中在地区发生的军机、军舰“不安全互动”已经大量减少。因为仁爱礁因小失大爆发冲突,实非美中国家利益之所在。如果双方都想在目前稳定关系、加强交流合作,以期为美国大选后明年的有可能产生的动荡预留更多的余地,那么在仁爱礁问题上一力强推,并不会是最好的选择。文武之道,一张一弛。对于大战略来说更是如此。

 

编者按:这是孙韵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孙韵
孙韵是美国智库史汀生中心东亚项目共同主任,中国项目主任,布鲁金斯客座研究员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