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6:09 上午

艾尔肯.艾买提(Erkin Emet) 因出版哈利德·以色列 (Halide Israel) 的小说《Altun Kesh》(《金鞋》及出售佐尔敦.沙比尔(Zordun Sabir) 的著作《Ana Yurt》(《祖国》而被捕入狱。RFA graphic

艾尔肯.艾买提(Erkin Emet) 于 2018 年 7 月在镇压作家和出版商期间被捕。

据该组织创始人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 称,65 岁的艾尔肯.艾买提于 2018 年 7 月被拘留,该名单由总部位于挪威的“维吾尔援助”基金会编制,被列入新疆被拘留知识分子名单。

据喀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称,艾买提的家人称,当局指控他煽动民族分裂主义,他正在服刑。出于安全原因,这位艾买提的家人要求匿名。

通过机密渠道,阿尤普发现艾买提很可能因参与出版或传播两本书而被捕。

第一本是哈利德·以色列 (Halide Israel) 的小说《Altun Kesh》(《金鞋》),讲述了中国 1966-76 年文化大革命期间对维吾尔人的迫害以及坚持维吾尔人身份的重要性。

艾买提还出售了佐尔敦.沙比尔Zordun Sabir 的《Ana Yurt》或译为《祖国》的著作,该书记录了 1940 年代初维吾尔族对中国民族主义势力的胜利以及 1944 年至 1949 年第二个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建立。

艾买提曾在乌鲁木齐新疆健康出版社工作,一名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艾买提在一次名为“回头看”的镇压行动中被捕。

当时,中国当局将包括作家和出版商在内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关押在拘留营或监狱中,因为他们创作的作品被视为含有分裂主义倾向。

知名维吾尔人撰写或出版的材料受到严格审查,尽管这些材料之前已获得政府批准。位于首府乌鲁木齐的新疆政法办公室的一名官员说,“回头看”期间,他们调查了所有以前出版的书籍”。

这名官员表示,与艾买提被捕有关的最有问题的书是《金鞋》。

另一位消息人士称,艾买提参与销售《祖国》也是他被捕的原因。

根据阿尤普的说法,艾买提有两个孩子和几个孙子,他于 20 世纪 90 年代首次担任新华书店喀什分店副店长。

阿尤普说,他是第一个订购 5,000 册《祖国》的书店经理,该书很快就卖完了。

阿尤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在喀什不同县开设了多家大型书店,扩建了喀什新华书店,并在不同类别上实现了多元化经营,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成功的。”

2010年底,艾买提被任命为喀什维吾尔出版社社长。

阿尤普说,艾买提在那里出版了著名的作品,包括霍贾穆合默德·穆罕默德的八卷诗集,并在哈利德·伊斯雷尔的《Kechmish》或《过去的故事》和《金鞋》的出版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据阿尤普介绍,2018 年 5 月,艾买提调到乌鲁木齐,担任新疆卫生出版社社长,在那里他与《维吾尔文明杂志》著名维吾尔族退休编辑库尔班·马木提一起工作。

两个月后,艾买提被捕。

阿尤普补充说,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拜克拉木·辛塔什的父亲库尔班·马木提后来被捕并被判处 15 年监禁。

此外,专家们近期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表示,中国当局正在收集该国少数民族维吾尔穆斯林的基因数据,作为向海湾国家的穆斯林医疗游客推销的强制器官移植计划的一部分。

这些专家们表示,医疗游客愿意支付高价购买来自戒除猪肉和酒精的穆斯林同胞的器官,DNA匹配的维吾尔族“捐赠者”被脑死,并从中国西部的新疆空运到东部的医院。

中国当局坚称,自 2015 年 1 月起,中国已禁止强行摘取死刑犯器官。

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研究员、有关强摘器官的书《屠杀》一书的作者伊森·古特曼 (Ethan Gutmann) 在美国国会及行政部门中国问题委员会作证时表示,维吾尔人年龄在 20 多岁至 30 岁出头被从大规模拘留营中带走并被杀害以获取器官。

他说,虽然中国的器官摘取行业十年前就开始利用被禁止的精神信仰法轮功的学员,但由于中东医疗游客的需求,该行业在 2017 年左右将重点转向了在新疆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

古特曼说:“假设海湾国家器官游客更喜欢不吃猪肉的穆斯林捐赠者,中国政府试图利用从法轮功来源转向维吾尔族来源的机会。” 古特曼指出,“移植医院”在广告中宣传穆斯林祈祷室和清真菜单。

但该研究人员表示,从中国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区的法轮功信徒转向以西约 4,000 公里(约 2,500 英里)的新疆维吾尔人为目标,在保持器官存活方面存在“后勤挑战”。

古特曼说,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医务人员开始使用便携式“ECMO 机器”,它可以为丧失行为能力的人及其器官提供数小时的氧气。这使得他们能够让维吾尔人处于脑死亡即“假死”状态足够长的时间,以便被运送到东部进行移植手术给付费的外国客户。

古特曼补充说,这些机器还允许外科医生“从一个人身上摘取多达四个健康器官”,而不是仅仅一个,他说,“将一个人的收入从 10 万美元变成 50 万美元或更多。”

专家表示,医疗当局还建立了维吾尔人的数据库,这些人的器官有一天可能会被强行摘取。

德克萨斯州众议员汤姆·奥利弗森 (Tom Oliverson) 是一位医生,现任该州众议院保险委员会主席,他表示,他自己为“中国拘留营”的维吾尔人和法轮功幸存者所做的工作,源于他努力阻止德克萨斯人获取强摘器官。

奥利弗森说:“他们谈到接受一系列医学检查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是为了评估他们的整体健康状况和组织类型。” 他解释说,这两个群体都认为他们成为目标“是因为他们健康的生活方式和戒酒”。

他说,医学检查经常被宣传为免费的“健康检查”,但接受检查的人从未收到任何结果。

与此同时,堪培拉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博士生、《器官采购处决:违反中国死亡捐赠者规则》一书的合著者马修·罗伯逊 (Matthew Robertson) 表示,这些测试同时也是基因测序的机会。

他解释说,这使得医生能够确定哪些被迫“捐赠者”的器官最不可能被接受者的身体排斥。

罗伯逊在听证会上表示:“北京打着‘健康检查’的旗号,对大部分维吾尔族人口进行了大规模的血型分析和DNA检测。” “对于将这些数据用于掠夺性用途(例如器官匹配),没有任何制度限制。”

他说,对被窃取的新疆警方数千份文件的分析显示,截至 2018 年(即泄露文件的日期),在新疆两个地区登记的约 50 万维吾尔人中,有超过 20 万采集了血样用于 DNA 采集。罗伯逊承认,

“就其本身而言,这些发现显然不能证明维吾尔人的器官被摘取。”

“但血型是器官匹配的必要先决条件,而 DNA 数据可以实现更好的器官匹配。”

罗伯逊说,鉴于中国“杀害囚犯获取器官的历史”,对维吾尔人基因数据进行测序的做法“令人高度关注”。

该委员会被告知,器官移植可能利润丰厚。

麻省理工学院怀特海德生物医学研究所人类干细胞实验室主任玛雅·米塔利波娃证实,中国的DNA数据库是“世界上最大的”,耗资“数十亿美元”建设。

她说,她相信投资这么多钱有一个明确的理由:该国的器官移植行业每年至少进行6万例手术,“最便宜”的肾脏售价约为7万美元,其他器官售价高达50万美元。

米塔利波娃说:“在美国和欧洲等自由国家,器官捐献者多年来一直在等候名单上……等待匹配捐献器官。” “在中国,几周内就能找到匹配的捐赠者。”

她说,对此至关重要的是“仅在移植受者及其器官捐献者基因组中的几个特定位置进行 DNA 测试”,遗传差异最少意味着 “ 新器官长期被接受的机会更大”。

中国于2015年正式禁止从囚犯身上摘取器官,当局表示,现在所有移植手术都只涉及志愿者。

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发言人刘鹏宇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是法治国家,“严禁买卖人体器官和非法移植”

他说:“新疆各族人民的人权得到充分保障。” “你提到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除了制造耸人听闻的新闻外,没有任何意义。”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