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33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资料照:中国自媒体博主在北京举行的一个夏普产品发布会上。(2017年8月8日)

中共再次出拳整治自媒体“无底线博流量”,举凡自导自演造假、蹭炒社会热点等5种行径,都被列为重点整治对象。但海外自媒体人狂酸“共产党造假还会比自媒体少吗”,表示中共整治自媒体是为了创造“舆论一律”,是一项洗脑工程,让人民只听到一个声音、一个逻辑和一个事实,好让当局借由统一舆论来达到稳定政权的目的。

中共中央网信办宣布开展整治自媒体“无底线博流量”的专项行动,锁定自导自演式造假、不择手段蹭炒社会热点、以偏概全设置话题、违背公序良俗制造人设、煽情表达讯息及滥发“新黄色新闻”(指标题煽情、内容贫乏的讯息)等5种行径,整治行动为期2个月。

网信办说,这项专项行动的工作目标是遏制自媒体“摆拍造假风”,压缩“无底线博流量”的行为空间,提升自媒体发布讯息的可信度,并说要压紧、压实网站平台讯息内容管理主体责任,切断“毒流量吸粉变现”利益链,“扩大优质讯息内容触达范围,以营造风清气正的网络空间”。

补破网

分析人士说,当中共越去强调他要管什么的时候,其实就代表他当下遇到了什么样的困境,要去“补破网”。这也看出中共在管理自媒体上仍有限制,才会需要不断地祭出主题性的专项行动或是立法措施去弥补。而4月中爆发的中国知名网红“猫一杯”造假事件很可能就是这一波整治行动的一次“预演”。

中国网红“Thurman猫一杯”在今年2月发布视频,宣称自己在巴黎拾获了一名中国小学生丢失的寒假作业本,后在4月中被杭州市公安局证实该视频造假,是“猫一杯”为了吸粉引流而与同事共同策划、自导自演。

“猫一杯”事后发布影片道歉,但她累积高达3000万追踪的社群账号遭官方全面封杀,下场不可谓不惨。

“猫一杯”事件

在“猫一杯”发布巴黎视频时,时值中国贵州大火期间,结果登上热搜的是“猫一杯”,其讨论度比贵州灾情还高。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国防战略与资源研究所政策分析员刘姝廷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表示,中共要去整治自媒体的原因之一可能是因为网红流量瞬间暴量,影响到中共在网络上做舆论引导的规划,迫使中共想要主导的议题往后推升。

她表示,自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台后,就把安全放在第一位,“党管网络”是其对互联网治理的重要政策,强调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而这里的安全实际上就是政权安全。

她表示,自媒体冲击到中共过去“党管媒体”的体制,因为从前中共在电视台或是报社可以透过编辑台由上而下地去施加压力控制舆论。但自媒体不同,他们百花齐放,超出了过去中共可以控制的范围,所以中共将之视为安全威胁。

她说:“所以当在这样的网路空间出现了对党不利的言论的时候,并且它聚集形成一股可以跟政权对抗力量的时候,那这样的方式就是对于中共执政地位的一种威胁,自媒体也就成为了中共想要维稳的一个对象。”

维稳成本高

刘姝廷表示,当自媒体发表不利中国经济的言论,尤其像是收入不平等或是青年失业等议题,就会被定调为犯罪,该网红账号就会被当局封锁,就是一个例子。但她说,然而这仅仅是一个粉饰太平的行为,因为异议分子的存在正好彰显了中共网络治理的失败,这也会让中共的整治范围不断扩张,变得无限延伸,无所不包。

刘姝廷说:“之后,他对于审查监管打击付出的成本也会随之增加,所以这个会让整个体系背负更大所谓的维稳压力。”

在中国和香港从事新闻工作近30年的王剑,目前居住在美国主持《王剑每日观察》油管频道。他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表示,“猫一杯”事件变成了中共这次开展整治自媒体专项行动前的一次“预演”,也就是把“猫一杯”抓出来做一个案例,狠狠地打完之后,让其他自媒体看见不听话的下场,然后当局再来搞一场运动。“这个动作就是一个这样的过程,那就是中共的一个老套路了,基本上都这么干的,”王剑说。

套上紧箍咒

虽然过去这几年来中共已经连续以“清朗”之名提出了一系列整顿网络自媒体“乱象”的政令,但王剑不以为然,他认为自媒体没有“乱象”,自媒体本来就是自由发挥、不受约束,所谓的“乱象”是中共给自媒体套上的一个紧箍咒而已。自媒体本来就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只是对中共来讲,没有听从当局指挥的就是混乱,所以要加以严管。

王剑认为,任何一个事态在自然发展的过程当中都会走到某个极端。当极端情况持续发酵之后又会复归,市场会自动调节,不需要中共来管。他说,这就跟中国的抗日神剧不知拍了多少年一样,拍到现在已经没有收视率,大家看了都想吐,是同样的道理。

他说:“你说他(自媒体)造假,造假会被发现呢,谁不会被发现?谁都会发现。共产党造假还比他自媒体造假造得少?共产党造的假比自媒体造假多1万倍好不好?他也没有停啊!”

王剑表示,实际上造假也好,各种极端行为也好,这都是市场发展过程当中必然会发生的现象。但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三两下就会发现,最后都会被抛弃的。所以中共不用去教大家怎么做人,“你自己还没做人做会、做明白呢”。

双标?

中共在整治自媒体“无底线博流量”的专项行动上,将自导自演造假、违背公序良俗、煽情表达等行为视为重点整治对象,但分析人士说,事实上,中共官媒在一些国际事件中操作舆论的斧凿痕迹斑斑,甚至还出现了网络霸凌的现象,他们自己才是应该要被整治的对象。

比如,在以巴冲突时,央视会用其抖音账号去重播以前“美国选战中的以色列因素”的节目,或者特别把美国描绘成是以巴冲突的根源,去助长中国民众对美国的敌意,并加强输出对犹太人的负面形象,然后再透过网红和小粉红去散播仇恨言论,达到煽动情绪的效果。

又如,澳洲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智库研究员、澳籍的华裔记者许秀中,因为揭露新疆维吾尔人遭受政治迫害,而遭到新华社等数十家中国媒体抨击其为“汉奸”、“妖女”。另外,像是立陶宛跟台湾关系升级,成立了“驻立陶宛台湾代表处”,遭到《环球时报》连日用社论痛骂立陶宛是“老鼠”、“跳蚤”、“蚊子”等,不雅字眼全部用上,这些用词早已超出大家对官媒的理解。也就是说,中共官媒的行径不论是在煽情表达还是违背公序良俗的标准上,其实都已经违反中共专项整治的标准,也反映出中共的“双标”。

不过,王剑表示,中共其实不存在“双标”的问题。他说:“中共就一个标准,对我有利就行,中共永远就是一标,他没有双标。这件事情,他的标准跟你的标准不一样,只要对他有利就允许,对他的谎言不利就要消灭你 。”

王剑说,中共的标准从来就是他自己的利益,跟老百姓没有关系,也跟造假还是真相没有关系,只要造假对他有利就可以造,“他没有任何负担的”。

舆论一律

王剑说:“中共的宣传有个非常重要的规则,叫舆论一律,就是只能有一个声音,这是整个洗脑工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准则,就在这个洗脑工程当中的所有民众,你只能听到一个声音、一个逻辑、一个事实。”

他表示,中共之所以要整治自媒体,是为了要控制舆论,中共当初夺取政权的第一步也是控制媒体,制造统一舆论。他说,在中国,所有的大V都有原罪,因为大V的千万粉丝让中共忌惮,担心影响力超过当局,所以要设定规则,杀鸡儆猴对付。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政策分析员刘姝廷表示,中共整治自媒体的行动历来主要分为两个面向,一是压制对党不利的言论;二是加强官方在互联网上的正面宣传。中共政务机关其实都已经在社交媒体上建立公众号,甚至拉拢网红去替他们宣传,包括疫情期间,中共政法委自己都跳出来说要利用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去做社会维稳;又如去年7月以来,中共国安部设立微信公众号,时常透过网络去宣导民众加强国安意识,这也代表中共已经意识到自媒体对其政权安全的影响力,并懂得顺应潮流,借力使力。

治理混乱

除此之外,刘姝廷说,中共也意识到利用官媒和小粉红去煽动网络情绪的风险,以及对其执政的危险性,因此在一些特定事件中有意去淡化极端言论。例如今年元旦日本发生大地震,中共某官媒主持人在其社交媒体上用“报应来了”来形容而遭到停职。新华网的评论区也删除了大量中国网友对日本的负面留言,只留下一些祝福平安的言论,就是避免这些极端言论上延伸到外交争议上。

但刘姝廷也观察到,同一时间,中国观察者网并没有关闭留言区,里头仍充斥大批网友对受惩处主持人的同情留言。刘姝廷说,从中就可以看出中共内部对于官媒或是小粉红煽动网络情绪的方式,其实在处置上存在不同的声音,也显示中共目前的网络治理讯号还是相对混乱。

 

作者:陈筠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