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6:10 上午

我记得知乎上有一个提问和回答,现在被删了。提问内容大致是:专制政府面对曼德拉这样的民主斗士,难道不会选择在其崭露头角后、进一步成名之前杀掉,以避免其形成号召力、推翻他们的专制统治吗?

有一个回答很好。他列举了南非反抗白人种族隔离政权的许多英雄人物(具体名字忘了,只记得一个叫佳士提斯),这些人物曾是曼德拉的战友和前辈,知识水平、勇气、形象都比曼德拉好。

这些人在南非反专制反种族隔离抗争中,知名度、影响力、对政权的威胁,都比曼德拉成名之前更大。如果他们活着,显然比曼德拉更可能当上民主高峰期的运动领袖、民主化后的总统。

但是他们没有,他们在民主运动最艰难的时期、抗争的低潮期,相继都死了。原因就是种族隔离政权发现他们有能力或潜力颠覆其统治,于是将其杀害或囚禁致死(即“罗本岛的囚徒”,曼德拉也在此关押),避免其形成更大的影响、对其统治造成更大的威胁。

这些曾经比曼德拉更有能力和勇气的民主人士,被杀死或者监禁后,曼德拉才从一众相对不知名的民主斗士中崭露头角,逐步成为新的民主领袖,并带领黑人、联合反种族隔离的开明白人,推翻了种族专制政权、实现了民主化。

专制政权显然考虑到了有魅力、影响力、感召力的民主人士对他们的威胁,且果断处决了他们(或变相处决、消除其影响力,如酷刑和终身监禁。如曼德拉第一任妻子温妮就被残忍虐待,留下终生身心创伤)。但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革命者前赴后继,将革命事业进行了下去。

这个回答很好的应答了提问。专制政权是残暴的,对专制政权形成威胁的人,他们在分析风险后认为应该杀掉,当然会痛下杀手(或者通过其他方式摧毁其反抗能力)。但是,他们在杀掉那些已崭露头角的潜在威胁者后,新的反抗领袖又在成长,并接替前人的位置、履行烈士未竟的使命。

生命是脆弱的,但是人心是顽强的,不公不义下的抗争是生生不息的。

不仅南非,中国的反满反帝制民主革命,同样如此。黄花岗七十二烈士,是革命党“拿大将当小卒用”,参与者都是不亚于黄兴宋教仁的当世菁英。吴樾和彭家珍的生死如果与汪精卫调转,以其才华、勇气、身份,或许也是国民党的领袖、共产党的魁首,或者其他能在中国有一席之地的新势力的领袖甚至开创者。但是他们都死了。

但他们的死并没有让革命停止,相反激励了后继者、推动了革命进程,也在中华历史上树立了新的丰碑。

不仅国民党,共产党在曾经的革命中,在还有热忱的初心时,不也是如此吗?“杀了夏明翰,还有后来人”。

薪火相传、生生不息。人民对平等与自由的向往、对民主与正义的追求,是不会因为暴力和杀戮而消失的,可能一时沉寂,但地下的潜流会更加汹涌。思想的流传、文字的散布,从广播到耳语,悄然而博大的在知识分子中传递、在人民大众中播种生根,这是任何屠杀和文字狱都不能禁绝的。

中华民族尤其汉族人民,绝不会被“昏迷”与“强暴”征服和麻醉,推翻专制统治、击败列强侵凌,建立独立、平等、自由的共和国,缔造世界民主、进步、和平的大业,一定会实现。

 

王庆民

2023年1月17日

共和历231年雪月锌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