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54 上午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中南海接待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2024年5月16日)

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在北京中南海接待到访的俄罗斯总统普京。(2024年5月16日)

普京访华已结束,但从若干年后的国际局势来看,这次访华很重要,它可能预示两极对抗格局的形成,即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和以中俄为代表的反美也是宽泛意义上的反西方,标志就是普京访华期间和习近平签署的长达万余字的“中俄在两国建交75周年之际关于深化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这个声明洋洋洒洒,内容包罗万象,如此冗长的联合声明在外交史上罕见,正式昭告两国反美“同盟”的结成。

2019年,美中贸易战开打后,普京在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被问到俄罗斯是否会站在中国一边时,引用了中国的一句谚语“坐山观虎斗”。尽管俄罗斯其时因吞并克里米亚受到美国和西方制裁,但这句话某种程度上也暴露出普京希望中美两国斗起来,俄罗斯好从中取栗的态度。然而,5年过去,俄罗斯就差不多完全投入中国的怀抱,双方联手反美,这正应了美国地缘战略学者、前总统安全事务助理布热津斯基上世纪90年代在其《大棋局》一书中作的预言:“(美国)最大的潜在危险是中国与俄罗斯或许还有伊朗结成大联盟。结成这种‘反霸’联盟的原因不是意识形态,而是相互补充的(对美国的)不满”。

普京极端重视此次访华

普京此次访华,几个细节看出他对中国的极端重视。一是他带领一个庞大的豪华阵营,几乎是半个内阁来到北京,考虑他刚刚就任,内阁人选才确认几天,这么大阵仗来华访问,在外交史上也是不多见的;二是他此次访中,并未如外界预期的顺道访问越南和朝鲜,后两者已多次向他发出了来访邀请,这也见出两国关系的特殊性以及俄罗斯对中国的依赖;三是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和达成的10个合作协议,让外界感到,中俄的联盟进程,远超预想,尽管在普京访华前,美国再三警告中国不能在援俄上走得太远。

现实世界的国家关系,无非是合作伙伴、竞争对手、非敌非友、敌人和盟友五种类型。多数是合作伙伴,有些是竞争对手,还有些非敌非友,而少量是敌人和盟友。敌人当然表明两国关系极度糟糕,盟友则预示两国关系的最高阶段和最好水平,而盟友又分事实盟友和条约或法律盟友,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没有签署盟友条约,不负有盟友的法律义务,但从实际关系和互相信任的程度看,达到了盟友的水准;后者签署了联盟条约,双方对对方都负有条约义务,特别是当一方受第三方战争攻击时,另一方必须在军事上施以援手。

美中和美俄关系现在介于对手和敌人之间。美俄基本可以认定是敌人关系,尽管双方在外交上还没这样表态。美中关系复杂一点,美国将中国定义为全球最主要竞争对手,其对美国利益的危害要大于俄罗斯,从美国对中国采取的围堵、遏制和打压的手段和程度看,很多人认为美国实际是把中国当作敌人对待;中国对美虽然没有明确宣布为战略对手,但多年来领导层中也是有人把美国作为敌人的,内部流行的“美帝亡我之心不死”虽是从防御角度讲的,然其敌我意识的分野非常清楚,至于中国民间,这几年对抗下来,对美敌意早就浓浓一片、路人皆知了。

中俄预设美为敌人

相对中美和俄美关系的排斥,中俄关系因共同抗美的需求而日益接近,事实上可以把它们看作盟友。两国虽然在联合声明中假惺惺宣称,当前中俄关系超越冷战时期的军事政治同盟模式,具有不结盟、不对抗、不针对第三方的性质,可也毫不含糊地表示正处历史最好水平,达到了双方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历史最高水平。

这种“最高水平”既体现在双方经济上的全面深度合作,也体现在政治上的“抱团取暖”,用声明的话说,即“在涉及彼此主权、领土完整、安全和发展等核心利益问题上相互坚定支持”;同时,还少不了在安全和军事上的进一步密切协作,如声明所示,“两国在高水平战略互信基础上稳步开展防务合作,双方将进一步深化军事互信与协作,扩大联合演训活动规模,定期组织海上、空中联合巡航,加强双边及多边框架下协调与合作,不断提高双方共同应对风险挑战的能力和水平”。

中俄乃战略盟友,除了两国本身的关系外,就是联合声明在几乎所有重大的国际问题和地区热点上,双方的立场和态度都具一致性,只有俄乌战争除外;另外,两国在声明中还公开点名批判美国。联盟的一个根本特征,是排他性,预设一个对手或敌人,虽然在这点上有的同盟做得明显,有的同盟做得隐晦,但所有同盟关系本质上都是排他性的,会预设一个心目中的敌人,否则,同盟很难形成,即使勉强形成也难有凝聚力。这为人类的联盟历史所证明。

首次在联合声明公开批判美国

中国在外交上是一个不太喜欢公开批评别人的国家,如有所不满多以“个别国家”指称,尽管外界都知道它指的是谁。在近几年的美中对抗中,虽然这种情况有所改变,公开对美国表达不满也多起来了,但还是不常用,尤其在和他国发布联合声明时,涉及第三国更少指名道姓。然而,此次和俄罗斯的联合声明,提到美国达13次之多,语气和内容都是批判的,好几处还用了“反对”和“要求”的字眼,没提美国但是针对美国的就更多,这颇不寻常。

在前两年的联合声明里,中俄也都提到美国——其中2022年是两次,2023年是六次,但对美国的不满在表达上还是很克制,也没用“反对”这类字眼,今年的联合声明对美国的批判则要声色俱厉得多。从此角度说,这是第一次,表明中俄在反美上达成共识,双方要在世界新秩序的构建上,联手对抗美国。

不妨对这三个联合声明进行简要的对照分析。2022年的联合声明对美英澳建立AUKUS表示严重关切,敦促美国放弃在亚太和欧洲部署陆基中程和中短程导弹计划,强调中俄将就此保持沟通,加强协调。2023年的联合声明对这两项继续表达不满,且语气比上次严厉,此外,也对美国在《禁止生物武器公约》和化武、推行“印太战略”和在朝鲜问题上表示了不满。这次联合声明这些都有,而且照例是不满的程度强化。此外,还对美国在全球各地特别是欧洲、东北亚、菲律宾、南太等针对中俄非建设性、敌对的“双遏制”政策,谋求自身绝对安全及其所作的军事部署,表示最强烈谴责,指责美国此类举措极端破坏地区稳定、对两国构成直接安全威胁,并强调两国将加强协调配合。这是去年的联合声明没有的。上述是点名批判,声明还不点名批判美国的单边制裁和“长臂管辖”、新殖民主义和霸权主义,企图用“基于规则的秩序”取代和颠覆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

可以说,中俄的三次联合声明,不仅对美国不满和指责的范围在扩大,更在批判的口气上一次比一次严厉,究其原因,在于经历了俄乌战争和美中对抗后,两国领导人对美国会持续在战略上压制自己放弃了幻觉,认识到和美国的战略对抗是一场长期的零和博弈。对普京来讲,西方尤其美国对乌克兰的持续不断支持以及对俄罗斯前所未有的制裁,让他认为美国就是要通过战争来拖垮俄罗斯。对习近平来说,去年拜习会后,并没有改变美国不断强化遏制和围堵中国力道的态势,包括在南中国海支持菲律宾和中国争夺岛礁,国会两院通过立法强制TicTok非卖即禁,特别是日前针对中国出口的“新三样”等优势产业加征高关税,让他认准拜登政府和特朗普一样,根本不可能放松打压中国,而是要扼杀中国发展。故双方加强联手,对抗美国,也就不太出人意外。

目前两国的“同盟”关系更多还是政治和地缘战略意义上的,随着同美对抗的加剧,未来会不会走向军事结盟,两军在战略协同和开发先进武器上进行深度合作,值得关注。此外,美国今后还须格外注意的是,两国打着反对霸权主义、强权政治、冷战思维和阵营对抗,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的旗号,煽动和裹挟全球南方国家反美,在世界新秩序的构建中,以所谓真正的多边主义、多极化,来削弱美国的力量,试图取代美国,主导全球。对此,美国下一步须有破解之策。

 

编者按:这是邓聿文为美国之音撰写的评论文章。这篇特约评论不代表美国之音的观点。转载者请注明来自美国之音或者VOA。

邓聿文
美国之音特约评论员,曾在中国做过记者,现居美国,作者本人这样介绍自己说:“曾经在体制的边缘,因而更能洞察所谓‘新时代’的荒谬。”

来源:VO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