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6 月, 2024 5:56 上午

 CathayPlay华语独立电影 Matters 20240518  转自新世纪

娄烨导演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在戛纳电影节完成了世界首映。映后掌声环节,现场中国影迷用中文大喊“娄烨你是中国最伟大的导演!”“娄烨牛逼!”。

《南华晨报》评娄烨戛纳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有力地谴责了国家对个人生活做出的过度干预,也给民众表现出来的坚韧性送上了一曲赞歌。

CinecittàNews法国戛纳专访娄烨,谈及新作《一部未完成的电影》:“这是一个不得已而做的事情,我们生活中已经有这些东西很长时间了,我觉得电影没有找到非常好的语言去呈现它,我们这次试着去面对这些事情。这些事情是有些反电影的,不符合规则的,但是它是生活当中存在的。我希望把当时的那个状况保留在影片里面,包括那些很傻的事情,很愚蠢的事情,很高兴的事情还有非常悲伤的事情。”

“它们是正确的历史,我们集体经历的历史。但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被提起了,以至于我不是在手机里、而是在大银幕上看到的时候,产生了一种巨大的不真实感,问自己:这是我能看的吗?又觉得自己跪久了,想不起来站着的滋味。”

 

除了娄烨导演,还有许多导演用影像记录这段历史。

就像《风中有朵雨做的云》海报上的那句话:“电影会帮我们记住,我们和我们的时代。”

方舟 | 魏丹 | 2020 | 101min阿姆斯特丹国际纪录片展,荷兰

千高原:明亮的火山 | 丛峰 | 2022 | 15min

 

喊楼——社会的复调

从2020年新冠开始至今,“喊楼”这个现象无数次进入我的视野。在我看来它并不是一些人在喊叫,而是楼房、房间本身在喊,它具象化了我们所处的新纪元中大地本身的悸动。

 二次校准 | 胡峤 | 2022 | 5min拍摄于2022年4月,上海街头。

 

系统似乎正在与人类探讨关于一些事物的看法。影片来自三天自由出行的允许,拍摄于2022年4月底的上海街头。

 

我们一起游荡在高墙的缝隙中,然后被冲进下水道 | 杨楚麒 | 2022 | 30min2022 HiShorts!厦门短片周,中国

封控之中,石头亦有生命

由于疫情,外出下乡的考察活动变成了校内考察,以为就要无聊地水过这次考察的我们,留意到了学校里那些生长在建筑上的奇形怪状的“钟乳石”。于是,在我们的探索下,一套隐蔽的、藏于学校建筑整洁的外观之下的生态系统,慢慢地被揭开,而我们也当然没有止步于仅仅是发现它们…

 

附:

专访娄烨:希望《一部未完成的电影》能被更多的人看到

作者:林兰 / 法广 20240519
继《浮城谜事》2012年入围戛纳”一种关注”单元最佳影片之后,中国导演娄烨今年再携新片《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回归戛纳。影片讲述一个在武汉附近摄制组在疫情最初如何因封禁被困的故事,重启的电影项目,十年后再次成为了”未完成”。影片不假任何复杂技巧的真实呈现,勾起人们对疫情三年伤痛的回忆。首映式后有人用中文大喊”娄烨中国最伟大的导演!””谢谢! 谢谢!”。首映式次日,本台有幸远程专访了娄烨导演, 此次采访使用疫情时期常用的Zoom视讯会议方式,加之天气原因音质欠佳,敬请见谅。
 

RFI:感谢导演接受法广的远程专访,我们这种联系的方式好像又回到了疫情封禁的时期。

娄烨:是的,是的。.

RFI:这一次您作品是第5次入围戛纳,重回戛纳有什么样的不一样的感觉?.

娄烨: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上一次是12年前吧,之后就好久没回来,这次能够回到戛纳,带着一个很特别的计划,所以还是挺高兴的。.

RFI:虽然采访时间很宝贵,但我还是非常希望让您看一下这个网上的视频,是昨天在”一部未完成的影片”首映结束后的视频,请您听一下声音吧。

。。。。.

娄烨:就是观众拍的(视频)吧?

RFI:是,就是网上已经出来的视频,有不少的人观看,已经有3000多点赞,不知道您看到这个的视频、听了这个视频有什么感想?

娄烨:我很高兴观众能够看到这个片子吧,我想我得到的感觉是,可能观众希望能够看到一些类似这样的影片,就是关于那个麻烦阶段的影片、就是3年疫情,实际上这个状况是就像我和我的团队一样,我们也希望看到关于之前的一些影片 ,我想可能这一点上我和观众、我和我的摄制组实际上是差不多的。

2024 年 5 月 17 日,法国戛纳,导演娄烨和演员秦昊在第 77 届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影片《未完成的电影》的摄影会上。

2024 年 5 月 17 日,法国戛纳,导演娄烨和演员秦昊在第 77 届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影片《未完成的电影》的摄影会上   REUTERS – Sarah Meyssonnier

 

RFI:从”紫蝴蝶”到”颐和园”,您的电影很多涉及大时代的大事件,在这样一个后疫情时代,讲述那一段非常特殊的时期,您在拍片的时候,有没有设想到可能给您带来的风险?

娄烨:不管是之前的”颐和园”也好,”紫蝴蝶”也好,我觉得可能是那个时间是一个特别的一个时间段,但实际上,视角还是非常个人的,因为我觉得电影实际上没法儿对一个大时代进行一个充分的描述,它只能是一个非常局限的一个视角,从这个局限的视角开始工作。.

RFI:可以谈谈您筹拍这部影片的情况好吗?.

娄烨:实际上就是想做一个用一些以前的素材、以前删除的素材连贯起来的一部影片。但实际上刚开了个头就碰到疫情了,也就是说,影片的开始部分实际上是一个真实的记录状况, 疫情中间就不断地修改剧本, 不断地重新整理过去的素材,试图找到一个新的方式来进行这个计划,差不多是这样。实际上在疫情过程中,原来的设想就已经被改变了。而现在的状况呢,实际上是我把被疫情打破的这个计划本身作为电影的一部分,放在了影片里面。.

RFI:看影片的时候非常感动,尤其是后面部分出现了很多当时网上流传的视频,给人的冲击非常非常的强烈。这种用网上竖屏的视频结合在电影画面中,给人非常强烈的感情冲击,这是您设想的效果吧?.

娄烨: 实际上这个已经不是电影的事情,它实际上已经超出了一个电影的范畴,而超出这个范畴本身实际上是这个电影的一部分,就包括那些视频,实际上你会看到这些视频远远比电影重要得多,这也是这部影片对我、对我的团队的一个启发和感受吧,一个比较共同的感觉就是,在那个疫情期间,实际上你会觉得电影完全不重要,这个感受我相信是放到了现在的影片里面。.

RFI:您的影片的片名”一部未完成的影片”,不少影评都在聚焦在”未完成”上,解读它的含义。.

娄烨:”一部未完成的电影”实际上是最后才这么决定的,因为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命名这个影片。最后我们还是回到最早的一个想法,就是我们其实是想把一些删除的部分连起来的,但是只是没有完成它,只是完成了它的一部分,开头部分。所以,我不知道是不是会继续这个开头的想法来继续工作下去。对,我还不知道后头会发生什么,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这可能也是疫情给我们的一些感受吧。.

 

娄烨新片《一个未完成的电影》入选第77届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


娄烨新片《一个未完成的电影》入选第77届戛纳电影节特别展映单元 © 戛纳电影节官网

 

RFI:您在昨天的首映式上介绍了您的团队,您说您希望这部影片更多的人能够看到,可不可以透露一下这个影片发行的情况?.

娄烨:我其实不是特别清楚  ,另外的制片人他们在管这个事情。

RFI:您对它有什么预期?

娄烨:我希望能够更多的人看到,因为我觉得可能应该有很多人愿意看吧。.当然不是全部的人,对待疫情的态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不同感受,没法用一种概念来归纳, 电影也是一样的。但是我还是希望,作为一种观点之一、或者视角之一能够给更多的人做参考吧。

此外,在过去的这个周末,另外两位中国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和管虎的影片,《风流一代》”和《狗阵》也分别在主竞赛单元和一种关注单元上映。本台将在后续节目中报道,在主竞赛单元影片”国际银幕”评分榜上,《风流一代》和雅克·欧迪亚导演的《艾米莉亚·佩雷斯》、欧格斯·兰斯莫斯导演的《善良的种类》三部影片目前同以2.4分暂居第一。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