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晓康:翻江倒海的社會折騰

0
22
忽见脸书有个帖子:
“這書最近挺應景的。
(后面跟着贴上博客来上面《屠龙年代》的广告。)
无疑,这跟近日里翻江倒海的中国大洪水有关。
结构工程专家黄小坤在朋友圈里发了一句话:
“宜昌以下跑,最后说一次”。
長江不斷出現洪水,三峽大壩下午3時水位為147.24米,超過防洪限制水位2.24米,大壩安全近日成為網民討論焦點。澎湃新聞網引述中國水力發電工程學會副秘書長張博庭表示,防洪限制水位是指為汛期預留的水庫空間,並非水庫容納上限。他表示,三峽大壩的正常蓄水位為175米、水庫容量393億立方米,而汛期的防洪限制水位145米,容量減至221.5億立方米。
连日来长江中上游普降暴雨,中国大陆26个省市区1122万人次受灾。气象部门预计,这一轮降雨过程将在今天(24日)达到最高峰,灾情很可能进一步扩大。而已经岌岌可危的三峡大坝,更是备受考验。
今天(24日)早晨6点,中央气象台继续发布暴雨黄色预警。进入6月份主汛期以来,中国南方已经经历了5轮的强降雨过程,中央气象台也已经连续23天发布暴雨预警了。几乎是暴雨预警“天天见”,而今天可能将出现这轮降雨过程的最高峰。
气象部门预计,贵州东南部、广西北部、湖南中部和江西中部等地,今天(24日)将会出现大暴雨,预计将持续到明天。
在今天(24日)降雨量出现峰值后,降雨带可能整体将向南移动。安徽、江苏、云南和贵州等地降雨会有所减弱,但是湖南、广西和江西等省区仍然会有豪雨。
据中共央视报导,未来三天,华北、黄河及淮河流域北部等地,也将有明显雷暴大风,甚至冰雹天气。
贵州正经历今年入汛以来最强的降雨,已正式启动气象灾害暴雨2级响应。在央视的直播画面中可以看到,贵州铜仁市已经变成了水乡泽国。暴雨也引发了山体滑坡,泥石流阻断了一段道路。桐梓县已经启动了2级防汛应急响应。
这段时间三峡泄洪已经使22个省市百姓遭殃,死亡,无食,房屋财产冲走,无家可归……若三峡溃坝大半个中国将进入万劫不复……
全國多地繼續受暴雨影響。水利部與氣局今晚發出聯合預警,指今晚8時起的24小時內,浙江、江西、湖南、廣西部分地區,發生山洪災害可能性較大,其中,湖南南部、廣西東北部局出現山洪災害機會較高,提醒各地做好預警、將民眾緊急疏散。而各地連日暴雨,水庫因水位上漲而需要洩洪,其中湖北有680座水庫水位超過汛限水位,正按照規定全力洩洪。據報,長江沿岸已有逾900座水庫滿水位,正全力洩洪中。
重庆市水文监测总站在6月22日上午11时50分发布洪水红色预警说,因强降雨和上游溪水暴涨影响,綦江流域重庆段全线在未来8小时内将出现“超历史洪水”。这将是1940年来最大的洪水。
重庆綦江流域将现80年来最大洪水。
据水利部消息,截止到目前,全国共有16个省区198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多于常年同期。其中有8条河流发生超保洪水,8条河流发生超历史洪水。6月份全国入汛20天以来,共有16个省区171条河流发生超警以上洪水,南方的西江、北江和北方的黄河都已经先后出现今年第一号洪水。
七年前《屠龍年代》写道,一九七五年夏天,中國河南發生六十座水庫同時垮壩的災難,淹掉三十二個縣、一千八百多萬畝耕地,造成二十三萬人死亡,二百萬人受困,乃是世界上最大的水庫垮壩慘案,更是「全球科技災害第一名」。
该书從「高庫大壩」的水利「蘇式化」建制切入,透視中國現代化「以俄為師」的路徑,即暴力鞭策「大躍進」,剝奪農民實行工業化的血腥歷史;揭示五九年「廬山會議」為一樁「孽業」,導致大饑荒「人相食」,誘發「文革」災難和「改革」震盪,並觸發「六四」危機,以至今日的「掠奪型」發展模式,實為中國的一場「浩劫」 。
從歷史或社會學的角度看,五〇年代飆過一場「共產主義」大躍進狂熱,八〇年代再飆一場資本原始積累的另類血腥狂熱,幾乎不出一個世代的時間長度,在我的年齡段上,就是從少年到中年而已。如此翻江倒海的激進式社會折騰,我們看不到什麼過渡,而社會、人文、民眾心理、生命尊嚴所支付的巨大代價,從未被統治者計算過——這是一個何等可怕的國度!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日早晨,我扔下《河殤》續集《五四》兩千分鐘拍攝資料、五集解說詞草稿和無奈的年輕導演夏駿,獨自沿著停滿軍車的北京翠微路,鑽進最近的一個地鐵站,開始驚恐慌亂的地下逃亡。一百天後獲得香港「黃雀行動」營救出境,九月中旬飛抵巴黎,從此流亡海外至今。
通緝令發布之前,我妻子傅莉先一步將我多年來累積的珍貴採訪資料託友護存,直至二OO三年我獲准返國奔喪,才輾轉取回由友人悉心保管十多年的筆記,至此,这本书終於在台灣出版,那些本該被揭露的,那些浩劫枉死者的憾恨,從未隨時間消散。

 

屠龍年代:中原喪亂與《河殤》前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