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族多是征苗大将军后裔,那原来的苗族去哪里了?

0
91

来源:网络 原创 Hm苗学书院

苗族地区的很多姓氏的“家谱”,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在祖源上和苗族祖先没有关系。我们苗族有自己独立的苗姓和信仰。家谱这个玩意儿是封建社会的产物,在一定的地域和时间上有一定的可信度,可以作为参考,但是在追根溯源上不靠谱。我看了好多姓氏的家谱,清来理去都是追踪到古代的一些名人的门下,好像每个姓氏都是将帅后裔,忠孝之家和名门望族。事实上是这样的吗?我们从以下几个事情说起。

一、苗族祖宗源头,多说自己是江西来的汉族

 

某日和同胞聊天,一个凯里的皮姓同胞骄傲的说到:我们家谱写到,我皮氏江西来凯里司,年代久远,与当地苗民成为一家,来建设黔东南州来凯里,要不是我们过来一起建设凯里,黔东南州政府还设在镇远呢。

又一个龙姓的苗族同胞跟着说到:苗族人江西迁来的不少呢。我家也是。

我听了就很诧异,凯里是解放后,才是地区中心,以前是在镇远。这和解放后的政治、经济、军事要素有关系,怎么是皮家的缘故?

 

因此,我就问他你们家是解放后才到凯里?

他回答说,解放前已经到了。

我又问,贵村的指路经,怎么说你们的源流?再则就是,第一个到达贵村的始祖——即开村鼻祖,名字是苗名,还是纯汉名?

他回答,是苗名Ghet Luk,我村开村始祖:吴,皮,杨。三家姓。鼓藏头须有三家代表。而且我们村和三棵树鱼寨村是有亲属关系。后来他又说,他们开村始祖为Ghet Luk,这三家姓和鱼寨吴姓其实都是同宗。到该村已有16代人,大概在明朝时期到达。

我对他说,从你的描述来看,姓名的取名方式来看,你们祖上就是苗族。

 

高坡的王姓同胞说了他们那边的情况,我们支系很多都说自己是江西来的汉族。纯属抱大腿,抱当时统治高坡汉人的大腿。都说是江西来的,那如果没有本地苗族,难道汉族来到高坡还演变成出这种苗族?

 

还有一个案例,就是台江一个王姓的朋友,他通过家谱记载认为自己是从江西迁徙过来的苗族,始祖是汉族,常常嘀咕要去寻根问祖,后来通过基因测试技术,发现自己的血统居然100%的苗族,他尴尬至极。

 

二、苗族都是征苗大将军的后裔,苗族都死绝了?征苗大将军的后裔怎么被同化成了苗族?

 

龙秀章就有过这样的经历,他提供了以下这样的故事:十多年前松桃盘信民族中学一个姓石的苗族历史教师在给苗族学生上历史课时就说,其实我们石家200年前不是苗族的。我们还是来征服苗族的。我们的家谱说我们的祖先是山东人,是“征苗大将军”。这是他的学生告诉我的。某次他在松桃隘门一个很偏远的苗寨玩,大家谈论到苗族历史时,一个姓唐的就也说虽然现在我们是苗族,但是我们家谱说我们姓唐的祖先是“征苗大将军”……

 

除此之外,姓龙,姓田的,姓杨的家谱也同样这样说。既然武陵山区的这些苗族大姓都是征服者,那大家直接报汉族得了。更可笑的是好多苗族的大姓氏,清理到祖上时都是明代来征服苗族的“征苗大将军”。变得个个都是征服者了,那被征服者哪里去了呢?难道所有的少数民族都是“汉人”变的?

 

说实在的,很多人连自己祖父以上的祖辈都记不住叫什么名字。却记得“祖上”是“征苗大将军”。酉阳的石姓苗族也是这样写,但是他们明代以前的老祖坟却全部是无字碑。这个说明苗族地区的家谱是从明朝时才传进来的。这种家谱文化的毒害。从心理和祖源上瓦解了少数民族的信仰。让大家都觉得自己是汉人变的,而且还是“征苗有功”的将军的后代,认贼作父还很有面子。

 

三、出现这样的状况?一为封建统治的推动,二是民族自卑的缘故

 

苗族使用汉姓,主要是随着封建统治的需要,逐渐推进的。大多数苗族,最早使用汉姓,多是为了上税(上“皇粮”)登记方便,还有就是抵抗失败后,投降登记,也需要姓氏,就是给编号的意思。还有一些确实是汉族融入而使用的。另外就是因为随着苗族参与科举考试、入仕为官等事务,不得不使用汉姓。

 

一册家谱,记录一个人一个家族的血脉渊源与传承情况,在古代具有很强的使用价值。凡科举考试、入仕为官、官场交际等等,常常要查验个人家谱。在西南少数民族地区,明、清两代地方官吏为了自身利益,极力限制非汉民族青少年的入学入仕权利,如有入学入仕机会,则往往以查验家谱来认定其家承渊源才作出资格裁定。

 

因此,导致非汉民族附会血脉传统,在整个云贵地区无论什么民族都说是“调北征南”而来,都认为自己的先祖是江西人;在广西最流行的则是“山东说”。于是,自己尽管不是汉族,自己的祖先却都成汉族了。个中原因除了社会生存需要与势利诱导等因素以外,还因上千年来中原文化借助专制王朝统治的强势而不断扩张,以及因征税而编户籍民等等,导致处于被统治地位的西南少数民族几乎都借用汉姓或者用汉字来做姓氏载体,于是在姓氏解释上就丧失了话语权,什么姓氏怎么来的全由汉族官吏与汉族读书人说了算,在云贵两省就是依靠于明、清两代从江西、湖广等地迁徙来的汉人说了算。

 

而迁入贵州的汉人之中,以江西人和湖南人最多,镇远县、凯里市现在还有一个万寿宫,其实就是江西会馆,其他县也都很多,说明当时江西的商人、官员到贵州的很多。

 

另外苗族说的江西,也未必是今日的江西省,因为古代由于长江在下游是以西南向东北的方向流,因此被分为江东和江西,所谓的江西,实际上指的江淮、大别山一带,本来就是苗族的故土。即使是目前的江西省地区,也曾经是三苗故地,直到今日还有和苗族同源的畲族同胞分布,即使真的是从江西迁徙过来的,很多本来就是苗族。此具体后面再表。

 

由于民族文化的差异,很多少数民族以前是没有姓氏的,通常只称呼名字。到后来才受汉文化的影响才开始使用姓氏,而大多数姓是从汉字借用过来的,比如赐姓、或谐音借用等。

 

当少数民族用姓氏的方法追认祖宗时,却出现了一个奇异的现象,即本来与汉族不同源的少数民族变成了祖宗大多数都是汉族人的怪论,追认的祖宗时代越远越明显。

 

在一个就是苗族的自卑心理、攀附名人,由于长时间的在争夺生存空间中出于弱势,为了避免受到迫害,就主动的攀附名人、攀附汉族,不单单是古代的时期,就现在还都有,目前有一些苗族人,以说外语为骄傲、以变成外族而光荣。甚至隐藏自己的民族。

 

黔东南苗族同胞龙华的经历:我以前认识一个苗族人,会说苗语,身份证也”苗族”,我很清楚他就是苗族,起初和我关系很好,又有一次遇汉族朋友,他竟说自己是大汉族。我直接和他断交。这朋友之间交往,怎么能欺骗呢?

 

汉典说,只有以夏变夷,哪能以夷变夏?意思是说,只有用华夏族的礼仪文化去改变外面蛮族的文化,哪能反过来呢?所以汉变苗的情况实际上极少。

 

当然,我们也不否认,存在汉族变为苗族的情况,据史料记录,明清时期其实也是有的,虽然少。但是一般来说,第一代始祖的名字就是汉字。比如开怀顾家的始祖,顾良相,史书中比较明确的记录,是镇远候的后裔,因犯罪怕追责,躲进苗疆,得到苗族庇护,后在苗疆归化,取苗名Bangl Diel,意思是汉族归化(倚靠)苗族的人,娶妻生子,子孙皆为苗族。

 

四、以家谱来追溯祖宗非常不可靠,简直是缘木求鱼

 

旧时不少家谱为“光宗耀族”,往往攀附帝王、名臣为自己先祖。如有的李氏称李世民为本族始祖,张氏则以张良、张飞为自己先祖,萧氏则以萧何为自己祖宗等。俗话说:同姓五百年前是一家,实际不一定是一家。有些名人作序也是假托的,最明显是朱熹,翻阅朱熹作谱序的家谱达几十种,有的是真的,有的则是伪作,如朱熹一篇谱序,竟为周、黄、刘、戴、郑、洪、吴等姓的家谱同时采用,其中只姓氏一字之别,其余文字均雷同,显系伪造。明清时,有“谱匠”、“谱师”职业,专为有些家族制作伪劣产品。

 

认祖归宗是中国人的一种情结,但有些人为抬高家族的地位,爱与名人搭关系。如历史上唐朝皇族本有胡人血统,但当上皇帝后,认老子为始祖;朱元璋做了皇帝,重修家谱,但祖上没什么来头,有人提议跟宋代理学大师朱熹挂个钩。有一次朱元璋接见“朱”姓的县官,问他是否是朱夫子的后人,县官回答,朱夫子很有名,但我也不能乱认祖宗。朱元璋受了启发,后来,无论对内对外(给属国诏书)老是把“朕本淮右布衣”挂在口头。“淮右布衣”既显得雅致,也突出了“平民”身份,更显得自己得天下的不易。家谱作为民间很重要的史料,有其历史、文化和文献史料的意义,一些在正史上没有得到记载的历史,地方志和家谱有所记载,有时可补史料之不足。但使用时一定要慎重,要加以考证,如属孤证,则尽量不用。一般来说,南方的大族的家谱宗族谱可信度稍大一些。当然冒认祖宗,编造嘉言懿行和历代名人吹捧该家族者更多。今天修谱应注意避免这些现象。

 

由于早期家谱大多没能保存下来,现存家谱大都是明清以来特别是民国时期所修,而所述先祖事迹都远远在明清以前,甚至上溯到受姓前后,其间相距数千年,要做到真实可靠并非易事。因此,过去修谱者在追述祖先源流、先人事迹时,张冠李戴者往往有之,混淆颠倒基本事实、与历史不符合的现象也很常见。究其原因,有些可能与编修的人故意做假有关,有些则是历史的原因使然。如早在唐朝灭亡以后,经历了五代十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社会动荡,传世的家谱几乎丧失殆尽,以至宋代时就已很少能见到旧谱,许多家族的世系也因此断了线、失了传。对于这种旧谱散失的情况,宋代人曾有过很多令人信服的论断,如被誉为新式“苏欧体”家谱奠基人之一的苏洵就曾指出“自秦汉以来,仕者不世,然其贤人君子尤能识其先人,或至百世而不绝,无庙无宗而祖宗不忘,宗族不散,其势宜忘而独存,则由谱之力也。盖自唐衰,谱牒废绝,士大夫不讲,而世人不载,于是乎由贱而贵者耻言其先,由贫而富者不录其祖,而谱遂大废” 另一位奠基人欧阳修也说“自唐末之乱,世族亡其家谱;今显族名家,多失其世次,谱学由是废绝”,无不指出了当时这种显而易见的事实。同样,在宋代以后,随着社会环境的变化,民间修谱之风尽管颇为盛行,但情况也相当复杂,其中沿袭者有之,攀附冒认名门者有之,含糊其事、胡编乱造者有之,真假相间,不一而足。明清时还出现了专门替人伪造家谱世系的“谱匠”,利用事先准备、不具姓氏的通用家谱作为“道具”,每当有人延请修谱,填上姓氏即大功告成。这样修出的家谱至今仍有所见,其中大多托始于南宋,有几乎一样的名人序跋、远祖遗像、朱子题辞等,咋一看来天衣无缝,但张王李赵几乎一个面孔,以致许多家谱中都出现了欧阳修、苏轼、朱熹、文天祥、方孝孺等名人的题跋序言,其实都是这些“谱匠”的杰作。对于这种情况,现在许多人由于不了解真相,将其视为祖传之宝;甚至一些报纸也动辄发布消息,说某地发现了“中国最早”的家谱,记载了某姓某族数千年的世系传递,具有无比重要的价值,等等,几乎吹上了天,其实真实性都是要大打折扣的。

 

由上可见,由于早期家谱大多没能保存下来,而人们又有把自己与很早以前的祖先联系在一起的习惯,于是伪造世系、拉名人作祖先等便成为经常使用的办法,从而使家谱所反映的血统次序并非都那么真实可靠。对此,钱大昕也指出家谱“支离附会,纷纭蹭驳,私造官阶,倒置年代”,并无多少事实可信。当然,这种做法如果追根求源,其实由来已久。在古代,几乎所有的开国君主都要伪造自己的世系,把自己的家族与以前的帝王将相联系在一起,一些名人也乐此不疲。如汉高祖刘邦本是山东一布衣,南面登基后因不知先祖所出,便自称是唐尧刘累之后,伪造了商周以来的有关谱系。其后,两汉之际的王莽代汉建新,自称黄帝、田齐之后,也是有意拉名人作祖先。三国时,刘备明明是编席卖履的小贩,却到处夸耀自己是皇族之后,被尊为皇叔,诸葛亮和关、张、赵、马、黄等一批文臣武将,就捧着这块招牌,居然三分天下。而曹操本是由夏侯氏入继曹姓的,但仍自称其先祖出自黄帝,而曹操之子曹植又说其先祖姓姬,是周王室的后裔。后来,曹操的孙子魏明帝说曹姓是虞舜的后代,出自有虞氏。作为一国之君的曹氏,竟然如此三易其祖,说明他们自己实际上已经不知道血统所出了。

 

“事实上,在家谱中攀附名人的现象自古有之,即使真的是老祖宗流传下来的家谱也并不可靠”。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所葛剑雄教授指出:“家谱作为一个家族的自我记录,就像日记、自传、回忆录一样,具有强烈的自我意识,也必定存在很大的主观局限。一般的族谱总要为本家族扬善隐恶,夸大甚至编造本族的显赫历史和优良传统,按照儒家礼教重新塑造祖先的形象,规范先人的言行,而将真相掩盖起来。”

 

例如,我国明清时期曾将一些罪犯流放到云南、贵州和西北边疆,其中有些人也留下了人口众多的家族,但对祖先这样的出身和来源,家谱中往往不愿记载,或者不愿记载迁移的真正原因。受贬斥的官员中也不乏忠臣名人,他们往往成为一些家族的附会对象。如海南岛一些李姓家族就自称是唐朝被流放到海南岛的宰相李德裕的后代,但在史书中却找不到这样的记载。

 

一些史学专家认为,中国历史上的王朝更替、社会动荡导致了家谱的断裂、残缺,而这些部分有很多都是后人凭借想像力补上的。早在唐朝灭亡以后,经历了五代十国时期的连年战乱和社会动荡,传世的家谱几乎丧失殆尽,以至宋代时就已很少能见到旧谱,许多家族的世系也因此断了线、失了传。流传至今的古代家谱,大多是明清两代纂修的。在我国明清时期,还出现了专门替人伪造家谱世系的“谱匠”,利用事先准备、不具姓氏的通用家谱作为“道具”,每当有人请修谱,填上姓氏即大功告成,这类家谱自然不可信。

 

手头上几本家谱中的祖先几乎毫无例外地都是一代风范的名人。如姓范的都是范仲淹的后代,姓王的都是王羲之的后代,姓孔的都是孔子的后代,姓诸葛的都是诸葛亮的后代……这我就不明白了,难道赵高、董卓、秦桧、严嵩、魏忠贤、和珅等历史上的奸臣既没有祖先父母,也没有子孙后裔?

 

可见族谱即使在汉族地区,也难辨真假,再则汉姓对于少数民族来说,就类似身份证的数字编码一样,如果我们用这种编码来找祖宗,那真的对不起自己祖宗了。大多数苗族如果以汉姓来追溯祖先,往往是缘木求鱼。

 

五、汉姓的使用,造成的一些弊端

 

一是造成通婚混乱,本民族的宗族泯灭,人口素质下降

苗族使用汉姓的时候,由于是随机使用的,并不是本民族文化衍生出来的,所以常常不是同宗的苗族有可能也使用了同样的汉姓,这样一来,很多苗族地区就造成了“同姓”通婚的假象,以至于他族耻笑。很多苗族文化保存完好的地区,实际上是按照父子连名追溯祖宗或者按照苗姓来通婚,因此会出现虽然不同宗,但有可能同一个汉姓的情况,就出现了”同姓“(汉姓)通婚的现象。

再则有一个特殊的情况,是同宗通婚,有一些村子同宗,但使用了不同的汉姓,使得同宗开亲。某县的某个几百户的苗寨,都是两亲兄弟开枝散叶的后代,但一用汉姓龙,一用汉杨,后来居然开亲了。

 

二是制造民族族群撕裂,同根生的族群互相倾轧,影响了民族团结

 

湘西有五姓真苗的说法,原来统治者为了分化苗族的谣言,后来竟然连苗族自己都信了,以至于在民族识别的时候,一些姓氏本身就是苗族,却得不到认可,造成本民族之内的隔离。尤其是苗疆武陵山区的这种家谱怪像更为严重,从根本上挖掉了苗族的宗族意识,严重隔离了苗族内部的团结!

 

六、如何追溯自己族内的宗族姓氏,以及祖宗源流

 

苗族内部,只要还使用苗语,一般都有指路经,即人去世后,唱诵苗经送逝者去往故乡,这个苗族指路经的可靠性是很强的,按照指路经去追溯自己的祖宗,是能够大概追溯到本宗族的祖宗源头的。

 

比如我们村子,追溯开村始祖为Ghet Xul(音勾蓄),他可追溯到雷山县西江苗寨开觉村,开觉村的始祖又可以追溯到台江翁脚村,翁脚村又可追溯到榕江,榕江还可继续追溯到东部沿海地区。主要是因为我们使用汉姓较晚,再则指路经依然存在,虽然使用了汉姓,但没有追溯到汉族上去。

 

苗族姓氏如何追溯,苗族三大方言都有自己的姓氏,大多数地区也都还在使用,比如西部方言的十八大苗姓、东部方言的诸多苗姓、中部方言的苗姓,有些是依据始祖居住地、有些得名于氏族图腾、有些得名于传说故事,如此等等,有其一定的文化内涵,这个我们此后再表。目前很多地方攀比之风日盛,很多人已经丢失了自己的文化,把他人祖宗当作自己祖宗,自己的祖宗却丢弃了,把伪文化当宝,这是民族悲哀,如何对得起列祖列宗?!

 

最后,我看了一个韩国的电视剧《家门的荣光》,里面有一个情节,一个李姓的土豪暴富后,想追溯始祖修订家谱,但是他家就只能记得十几代人以前的事情,他就想河姓家族买家谱,来接续自己的祖宗。河氏家族虽然开始没落,也是大家族,他们当然不同意,李家最后来没有买到。(国内也有类似的情况,比如联宗)后来李家儿媳妇问:你为什么要续别人的家谱呢?如果你觉得祖上没名人,那就从你一代,开始书写家族的历史吧。我希望我们苗族同胞也是如此,从我们这一代开始,去书写自己的家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