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新:再次忘記擺正自己的位置 李克強改名李克己麻煩更大

0
2020-08-03

 

劉鶴在北斗三號開通儀式上當眾讓李克強出醜。(視頻截圖)

劉鶴在北斗三號開通儀式上當眾讓李克強出醜。(視頻截圖)

我們《夜話中南海》專欄一個星期前剛剛刊登和播出了《習近平為何一再要求李克強“擺正自己的位置”?》一文,李克強就又犯“忌”了。而且這次不但是在公開場合,甚至還有中共央視播出後又刪除的現場視頻報道為證。

海外一家華文網媒8月1日刊登的《劉鶴在北斗三號開通儀式上當眾讓李克強出醜》一文的後半部分“習近平一再要求李克強‘擺正位置’?” ,引述的是筆者文章內容。前半部分報道的則是上月31日才發生的故事,說的是李克強和習近平之間近期的衝突備受關注。7月31日,在官方高調舉行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暨開通儀式上,主持儀式的習近平親信、副總理劉鶴公開讓李克強當眾出醜,情形令人吃驚。

7月31日上午,在北京人大會堂舉行的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建成暨開通儀式的高層出席者除了習近平,還有另兩名常委:總理李克強和副總理韓正;此外還有政治局委員、副總理劉鶴和中辦主任丁薛祥,以及軍方領導人等。

央視當時的直播畫面顯示,在中共高層在前排坐好後,從視頻約三分鐘處開始,副總理劉鶴上台宣讀參加儀式的領導名單。作為李克強直接下屬的劉鶴,在拍習近平馬屁的同時,意外公開羞辱了李克強。

畫面顯示,劉鶴在念完“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後,掌聲響起,劉鶴留足了讓習近平起身回禮的時間,而接下來念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的名字時,同樣有掌聲響起,李克強起身向身後回禮的瞬間,劉鶴卻馬上讀下一個常委韓正以及中辦主任丁薛祥的名字,這個場面令李克強頗為尷尬,全場可見。

另外,畫面可見,事後習還疑似側臉半帶輕視地望了李克強一眼。

劉鶴在北斗三號開通儀式上當眾讓李克強出醜。(視頻截圖)
劉鶴在北斗三號開通儀式上當眾讓李克強出醜。(視頻截圖)

筆者撰寫本文時上網查看,發現央視網已經把如上視頻中的劉鶴主持開播式並“唱名”的一段刪除,直接跳到下一段內容。而對此“重要活動” 的《人民日報》紙面版上的正標題是《習近平出席建成暨開通儀式並宣布北斗三號全球衛星導航系統正式開通》,副標題是《李克強韓正出席儀式》。

這裡需要提醒的是,自上個世紀中共元老政治結束,江澤民政權“長大成人”之後,直到習近平上台的前兩年,中共宣傳機器對有一或多位政治局常委與總書記一同露面的活動報道的模式,一般都是在總書記和其他常委的名字並列出現。比如,習近平剛剛接班胡錦濤的中共十八大閉幕後,習近平與眾常委參觀《復興之路》展覽的報道內容就是: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和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克強、張德江、俞正聲、劉雲山、王岐山、張高麗等來到國家博物館……。

但是,自從把“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提法改成“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同時出台“定於一尊”口號之後,對有其他一名或多名政治局常委與習近平共同露面的公開活動的報道標題和內文里,就都不能再把政治局常委與習近平的名字並列了,一定是要把習近平的名字首先單獨列出,以強調其“核心”地位。而且新聞標題的處理形式一般都是習近平的名字加上活動名稱為黑體字主標題,同時出席該活動的某一或者某幾個常委的名字列為副標題,字體為宋體,字號也必須比習近平的名字至少小一號。

前述《看中國》網站的報道文章還寫道 :有知情網友爆稱,其實這已經不是李克強第一次被同僚羞辱。2017年十九大新常委見面會走下台的時候,本來走在後面的韓正突然快走幾步擠到他李克強的前面,似乎一點不把他放在眼裡。習近平上台後,李克強一直充當配角,特別是中共十九大後習號稱“定於一尊”。

該網友分析說,這次北斗三號事件可以看出,李克強還是沒有認清自己的位置。在劉鶴念完習近平名字後,李還在整理西裝,滿以為自己可以享受一下核心部位領導人待遇。

筆者反覆觀看了劉鶴主持開播式,在“唱名”過程中令李克強無比尷尬的那段視頻畫面,發現他李克強確實是又“錯”在沒有“擺正自己的位置”這一“重大原則問題”上了。

劉鶴開始“唱名” ,宣讀習近平的三大職務的時候,習近平就開始整理西裝上衣,雙手扣上敞開的上衣扣子,然後就是起身回頭,向後排所有與會者揮手致意…..。繼而,在劉鶴念出李克強的兩大職務過程中,李克強本應該是正襟危坐,但偏偏就要學着習近平的樣子開始整理衣襟……。結果是剛剛起身,身體還沒有站直,欲揮的一隻手也半伸未伸,就被劉鶴用韓正的名字壓回去了……。

筆者已經在本專欄的《當今中共政權習近平之下沒有二把手》一文中分析過,王歧山在中共十九大上退出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即又被安排出任一屆國家副主席之後,中共正國級領導人的排名順序上王歧山是“老八” (七個政治局常委之後 ),李克強依然是“老二”,但這不過就是一個排名順序而已。事實上在習近平已經完全實現了“唯我獨尊”的十九大之後,中共黨內已經再無“二把手”一說,就好比封建帝王體制下沒有“副皇帝”之說。習近平尤如皇帝,政治局眾常委和政治局眾委員都是大臣。大臣與皇帝之間的關係可以有遠近親疏之分,但沒有哪個大臣會成為“副皇帝”。

去年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結束之後,中共到處派講師團演講四中全會決定。中南海大秘、政治局委員、中辦主任丁薛祥特意對《決定》做了解讀,他解讀得很露骨,讓不少觀察人士吃驚。

當時出版的《中共中央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輔導讀本》中,丁薛祥在文章中這樣解讀:中國制度的最本質特徵和最大優勢,核心在於堅定維護黨中央權威和統一領導。

但這樣解釋顯然不夠,丁薛祥進而強調:“要深刻認識到,‘兩個維護’有明確的內涵和要求,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對象是黨中央而不是其他任何組織”。

當時RFI曾登出《中南海為何聲明兩個維護的對象只是習近平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一文,文章分析說:四中全會結束後,丁薛祥單刀直入,解讀官方說過無數次的“兩個維護”是專指習核心。“維護習近平總書記核心地位,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

圖片: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會議會場上。(法新社)
圖片:習近平和李克強在十二屆全國人大會議會場上。(法新社)

他的解讀與習近平另一名親信、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栗戰書所說的“定於一尊,一錘定音”一脈相承。問題出在什麼地方呢?不是說過多少遍了,中共每次政治局會議,高級幹部會議,每次都強調“兩個維護”,為什麼還要強調維護?仔細讀讀丁薛祥的講話,應該是有專門的針對。

栗戰書強調,把一切權力定於習近平一尊之下。當時說“定於一尊,一錘定音”時,正是習近平鋒頭最健的時候,但即使是當時,除了幾位習家軍,高官中公開響應“定於一尊”者寥寥無幾,以至於這個口號有點淪於笑話。有分析人士指出,這個八字訣已於今年五月忽然消失,不再提了。考慮到這一背景,丁薛祥大講“兩個維護”而且點名維護的就是習近平本人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似有不尋常的意味。

如上RFI的文章中沒有點出的是,丁薛祥的所謂“對象是習近平總書記而不是其他任何人“,事實上說的就是即使本人已經在政治局會議上一再表示過“不敢當”,但在黨內黨外,特別是在外部世界仍然還是被人們習慣認為是中共中央“二把手”的李克強。

這裡需要特別提醒的是,把“黨的政治建設的首要任務,就是堅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堅決維護黨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縮略為“兩個維護”,作用之一就是為了習近平本人強調這段內容時使用方便。

有興趣的聽眾和讀者可以上網一查,習近平在連續幾年的政治局民主生活會上的訓誡詞中,都有聲色俱厲地要求政治局成員“帶頭堅決做到‘兩個維護’……堅決同破壞政治紀律和政治規矩的行為作鬥爭”。

事實上這兩個“維護”的後一個,即“堅決維護常中央權威和集中統一領導”,主要是對地方諸侯和和中央部門領導人而言,而“維護習近平的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首先是對自李克強往下的所有中共政治局常委和政治局委員們而言 — 尤其是針對即使他自己“不敢當” ,也一直被外界視之為中共政權“二把手“的李克強而言。

也就是說,習近平本人在訓誡從李克強往下的所有中共政治局成員,特別是針對他李克強時,不能直接說出“你們都要維護我習近平的核心地位” ,於是便用“兩個維護”概括之。

自2016年底,習近平首次下令自李克強往下的所有政治局常委都要在黨內“民主生活會”上向習近平本人“述職” ,再就是否堅決做到了“兩個維護”等“重大原則問題”做“自我批評”,中共官媒奉命對外公開發布的中央政治局成員向習近平總書記述職的新聞稿中也毫不諱言習近平的“唯我獨尊”之後 ,習近平在中共黨內個人獨裁的程度已經比當年的毛澤東有過之而無不及。從那以後,包括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和韓正在內的24名政治局成員,特別是他們中的幾個部門負責人 — 國務院負責人李克強,全國人大負責人栗戰書,全國政協負責人汪洋,以及中紀委負責人趙樂際,每年都必須向習近平“述職”的七項內容的前三項分別是:一是自覺維護習近平總書記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二是帶頭學習宣傳貫徹習近平思想和黨的十九大精神……;三是帶頭落實重大問題及時向習近平報告,自覺向習近平總書記請示重大問題、重要事項、重大工作……。

當時,官方的報道內容中公開透露說:習近平在這次政治局的民主生活會上還訓示李克強等全體政治局成員:“要擺正自己的位置” ;“中央政治局同志逐個發言,按照要求進行對照檢查……”。

筆者不久前為本專欄撰寫的相關分析文章,剛剛分析了“李克強日後在政治局常委會在面向習近平所做的‘對照檢查發言’內容,應該少不了‘錯誤誇大地攤經濟作用’,‘不該暴露人均收入千元的國民經濟短板’之類的內容”,現如今可能又要加上了“仍然沒有自覺擺正自己的位置”。

有網友調侃說,李克強要想取得習近平完全信任,只有主動把自己的名字改成“李克己”最後一招了。

為李克強“支招” 的這位網友應該是沒有經歷過“文革”。其實,“克己”二字在習近平那裡不但不會被理解 成“克己奉公”,反而會是最可能令習近平立刻聯想起文革年代,批判林彪是如何的“效法孔老二‘克己復禮’,妄圖復辟資本主義”的那段歷史,豈不是麻煩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