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38军军人高宏毅为退休待遇以檄文笔法提起行政诉讼

0

2020年9月3日星期四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年9月3日,本网获悉:今天,马列毛的忠实信徒,原38军退党第一人高宏毅为退休待遇,就青岛市市北区人民政府与劳动监察局侵害其退休待遇的违法行政行为,以檄文笔法向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可能是行政起诉状的内容太敏感,青岛市中级人民法院未能当场立案,而是按照诉讼法的规定,给高宏毅先生出具了接收诉讼材料的收据。

行政起诉书》

原告:高宏毅,男,身份证370203195406041619。电话18561858630

被告一: 青岛市市北区政府

被告二:青岛市市北区劳动监察局

特殊情况说明

由于我是零收入,社区帮我联系法律援助的免费律师他们不想免费援助我,也不敢打行政官司,有申请书和视频为证!我不是专业法律学院毕业,在没有律师服务的情况下,我的诉状,可能要存在一些法律漏洞。任何组织及个人都不要利用我的法律知识漏洞而钻法律的空子。我唯一的希望是侥幸碰上一个良心法官,否则,我只能绝望的保留将来找到“709”良心律师帮我主张法律权利的权利!

诉讼事项:

一、依法撤销北政复决字(2020)第64号 行政复议决定书;依法判令行政复议应负的法律责任。

二、依法判令市北区劳动监察局严重超审限16年、不按劳动法98条严格执法!不给裁决的法律责任。

三、依法将滥用职权、徇私舞弊、玩忽职守、渎职犯罪的有关人员依据行政复议法35条之规定移交有关部门追究刑事责任。

事实与理由

我因反对支那汉奸勾结外国势力,私人霸占全民所有制、国营企业(全体人民所有权制度的、国家代为经营的)并将我们这些国家主人翁赶大街上,疯狂、粗野的践踏宪法6条、12条和中国共产党的道路的罪行。

因为我71年国家分配工作,72年入伍38军,由于38军是毛主席亲手缔造的,林副统帅直接指挥的。但是林副统帅七一年“913”出事了。所以毛主席亲自指挥38军。要求38军不但要军事第一!而且要政治第一!要求我们学习共产党的政治。我那会是连队的小教员,学习了好多的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其重点就是毛主席的“继续革命”理论。在全国人民都没有过上好日子之前,任何党员干部,都不许贪污;都不可以停止继续革命,贪图享乐。务必保持谦虚谨慎戒骄戒躁的作风,务必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

所以我当时坚决反对支那汉奸为了个人发财而霸占公有制企业!它们先停发了我的工资,以示报复。

我第一时间去市委“党组织”反映,给了我不予受理告知书,说是涉法涉诉。让我去法院解决。

经过艰难的二裁四审。法院告知我一事不两理。让我依据“青岛市161”号政府令告知我必须去劳动行政执法解决!

2004年我去市北区劳动监察大队立案。

超审限办案一年多,(滥用职权超审限)06年说我有管辖异议,逼我去黄岛。事后证明他们是知法犯法,被市劳动监察命令他管辖( 玩忽职守胡乱推拖)07年又徇私舞弊,无视两个法院判决,非说我不是金瑞企业的人,必须再去仲裁确认身份。明目张胆挑战法律和“(2004)青民一终字第25号”和“(2005)青民一终字第55号”两个法院终审判决!实践又一次证明了他们是严重的渎职犯罪行为!拖延到11年第三个“(2011)青民一终字第2041号”法院判决生效。我把判决书给他,让他行政执法。他又耍流氓说找不到企业。连市委秘书长于钦徳13年2月份开联席会议都非常不满意的说:怎么会找不到,他去不去你们劳动局给职工交保险?如果不交保险让工商局税务局查他的登记!(怎么可能找不到呢?事后实践再一次证明它们能找到这个企业而不找!是严重的渎职犯罪!其邪恶目的就是拖延不执行劳动法98条)。于钦徳秘书长还要求劳动局抓紧执法,解决我的工资、投保、别耽误了我14年6月4号的退休问题。

但是它们继续对抗并且超审限玩忽职守,又超审限一年零九个多月渎职犯罪不作为。造成我60周岁因没有工资而无法计算投保基数,更无法计算退休金而无法依法退休而更彻底绝望。请大家理解我的绝望和我决定以命相赌的决心!我近50年的劳动剩余价值竟然全被这些支那汉奸据为己有。支那汉奸们太缺德、太绝了!想我堂堂不怕死军、三猛军、万岁军38军军人怎能如此受辱!必须以死换生!

下定决心后,我再给他们半年再超审限的时间。我也知道他们对中央反腐败有仇,利用我去给中央找麻烦,可是我也真没有别的选择。我14年12月4号大陆第一个宪法日,穿上毛主席发给我的65式军装,到中纪委监察部公开实名退党。被西城区阜新派出所行政拘留五天,闹了一个国际笑话。

它们恶习不改,继续渎职犯罪超审限办案。我继续去中央组织部、中纪委监察部举报他们的腐败!组织部信访负责人自称是我的战友也认为青岛太不像话,一定帮我督办!中纪委信访负责人说他爸爸是38军112师的他本人也当过兵,但是在别的部队,也说青岛太腐败了!专门找秘书给我登记督办。市北区给青岛和山东丢尽了人!终于15年8月劳动监察口头告知我:企业说给我按照最低工资的80%发工资。我理所当然拒绝!我说:企业是你的上级?一直以来你总是按照企业的命令执行,为什么?你应该按照劳动法98条命令它先跟我签合同,再确定工资。你怎么能听企业的命令呢?我多次坚持索要书面材料,很长时间,它才给了我一张“案件中止申请书”没有公章,我要求它们加盖公章,他们不给办,并暗示我去北京。这段日子它们就应该给我(2015)004,087,和113号指令书,根本不需要青岛日报公告,因为我超过退休年龄了心情能不着急吗?我几乎三天两头去找他们,别的部门都往外推,必须找他。它说青岛日报公告,纯粹是设的套,是暗箱操作。它们必须拿出公告前我不签收的视频、音频来!否则就是诬陷栽赃。追究诬陷罪责任!

最后无奈,拿着“中止申请表”15年9月18日去市北区政府复议,收了材料,开具了收据(有公章)至今没有立案通知书和不予受理告知书。说明一点,所谓(2015)113号,我到现在也没有!希望法院调出所有卷宗,里面肯定还有很多犯罪证据。谢谢法官。

整个过程显示市北区政府丧失为人民服务执政理念和依法治国基本国策理念,采取滥用职权、玩忽职守、徇私舞弊、渎职犯罪手段。出动多个部门封杀我坚持依法治国行为:劳动仲裁不受理;市北区信访推拖:劳动局信访不受理;劳动监察“案件中止申请表”没有公章。

被迫顶着十多次被行政、刑事拘留的压力返回北京继续反映青岛市市北区的腐败给我造成的损害并结合以原中共卅八军军人身份乞讨解决生存危机,由于38军在北京人民心目中的崇高威望,造成巨大影响。

终于在距离于钦徳秘书长13年2月召开联席会议始,又连续超审限四年多,于17年5月11号,以我参加八万退伍军人北京维权未遂为由,在一点没有违法,更没有犯罪(如果我真违法的话,北京警察肯定抓我)的情况下被青岛警察跨省市越权执法抓回青岛判刑两年。后被开除党籍!又弄了个国际笑话!因为大家都知道我是为了坚持公有制才信访未遂的,才依据党章:党员有直至中央反映问题的权利,任何一级组织直至中央都无权剥夺党员上述权利之规定,为党负责任的去北京向党中央反映政权财政收入没了可导致亡党亡国的大问题,因为我学习过“国家的起源”和“国家与革命”对党忠诚的行为却被支那汉奸们判刑、开除党籍。真的很讽刺!(全是市北区行政腐败惹的祸)出狱后,19年12月24号劳动监察才给我15年2月15号的两个文书,(盖了章)我马上就去行政复议的。

下面开始声讨追究市北区政府的行政复议:

复议决定书的第三页第二自然段第12行“2004被申请人立案后……超过复议期限……不予受理”。但是劳动监察在19年12月24号才给了我两个2015年的文书,但是盖了公章,而马上交给了行政复议,怎么就超过复议期限?这是你们说必须要有公章才能复议的。而且这正是劳动监察玩忽职守渎职犯罪的重点,一个简单的劳动纠纷能拖16年不给我裁决,却给我两个给企业的文书,我就只能利用这个公章进行复议而已,不然我这个案子到现在也没有头!

19年12月24号给了两个15年的文书,你感觉劳动监察很合法吗?不应该复议吗?

行政复议坚持认定劳动监察不按劳动法98条执法也是没有违法行为。

你还说是三个文件,查查卷宗有我的签收吗?还是什么青岛日报公告送达,公告送达的前置程序可不可以视频当面送达我不收?然后快递送达?真流氓!

我15年几乎三天两头去劳动监察。那个“案件中止申请表”不是打电话给我让我去拿的吗?“案件中止申请表”有没有青岛日报公告?公告送达前有证据我不去拿吗?支那!!

我去北京中纪委监察部弄的这么大、我一直追究超审限办案,我会不去拿吗?

最后希望法院依法依理追究行政复议人员的渎职犯罪行为,以及以僵尸手段妄图非法包庇劳动监察的渎职犯罪行为的罪行和劳动监察第一时间不按照劳动法98条责令企业与我签订劳动合同的徇私舞弊玩忽职守滥用职权渎职犯罪的责任!我的劳动纠纷重点是劳动监察不认可我的劳动关系(07年的告知书为证),所以就一直没有按劳动法98条执法。我一直就要它依据劳动法98条责令企业和我签订劳动合同,然后签订岗位劳动合同再根据岗位开工资,而劳动监察始终知法犯法、执法犯罪!还敢拿责令企业给我发工资说事,转移斗争大方向!

希望中级法院依法追究16年超审限自始至终没有依据劳动法98条行政执法而给我造成的特别巨大的政治(开除党籍政治生命完结)精神(对党彻底绝望、对宪法依法治国彻底绝望)肉体(判刑两年对政治犯虐待、造成10种病)就是因为一个正宗中共党员不应该对党忠诚吗?!

希望法官本着依法律为准绳、依事实为依据、依宪法依法治国理念为依据!依法审理!依良心审理!还我一个公道,还中华大地一个朗朗乾坤,还头顶三尺的神灵一个交代,还中华5000年文明一个本来面目!依法律的名义拯救这些犯罪分子的肮脏灵魂,使这些恶人悬崖勒马、放下屠刀,敬畏神灵,天神已经发怒,已经好几次天降六月雪和七月雪了!再不幡然醒悟必遭天谴!

此致

青岛中级法院

原中共卅八军军人、正宗中共党员:高宏毅

2020年9月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