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美國華人應當共同抵制媚共的華文媒體

0
20

余杰

    過去二十多年來,中共大外宣步步為營、層層推進,逐漸控制了西方國家幾乎所有的華文媒體,並利用這些親共華文媒體對數千萬海外華人成功實現長期洗腦。這種情況,小而言之,使得生活在西方的華人社群的語言與思維方式尚未被民主自由觀念所洗滌和更替之際,就不自覺地回到「墻內」,停滯在小粉紅及五毛黨的水準上,終身為奴;大而言之,此類共產黨的洗腦宣傳機構,對西方民主國家的國家安全和新聞自由造成嚴重危害,使得開放社會中出現一個個宛如「封閉社會」的「國中之國」。

    在我所居住的大華府地區,僅以在華人超市和餐廳門口可免費取閱的三份華語報紙為例,就能說明中共的黑手有多長。在目前美中關係急劇惡化的背景下,這些華文媒體的媚中和反美立場已大大收斂,但若仔細甄別,還是可以發現它們處處露出馬腳。

    第一份《華府新聞日報》,隸屬「美南新聞報業電視傳媒集團」,該集團號稱「全美最大亞裔多媒體集團」,其創辦人李蔚華是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從台灣到美國的第一代移民,擁有「美南集團董事會主席」、「美國國際貿易文化交流中心理事會主席」、「美國休斯敦國際區長」等顯赫頭銜。李氏來自台灣,但從上世紀八〇年代末就到中國訪問,受到「六四屠夫」李鵬親自接見。李氏常常與中國駐休斯敦總領館總領事等高官出現在各種公開場合。在這份八月二十七日出版的《華府新聞日報》中,有兩篇以李氏之名發表的文章,一篇題為《班農為川普製造大麻煩》,文章對班農這名「極力主張向中國大陸出重手的人」被美國司法部門調查而叫好,在司法機關尚未對班農作出有罪判決之際,就用共產黨的語言大肆辱罵說:「即便你有白宮靠山,也無法逃過此劫,把這批吃裡扒外的敗類刷進歷史的垃圾堆,也是國家之幸也!」李氏不曾在毛澤東時代的中國生活過,為什麼如此嫻熟地使用文革語言?

    如今,該報為中共作赤裸裸的宣傳的文章,比起一年前大幅減少且相當隱蔽。在第二版有一篇題為《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四大支柱助中馬關係》的綜合報道,這是其迂迴戰術——大華府地區的讀者沒有必要了解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的言論,該報刊登此文,是因為不敢直接刊登中國駐美大使的言論,而用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的言論來為中共洗地: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白天在馬來西亞國防研究中心的演講中提及中美關係時說,「世界需要團結一致,而不是加劇分裂」、「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在該報的另一版上,還刊登了一篇明顯來自中國官媒的報道《天津開發區與中國美國商會簽署合作協議,打造美資高成長型企業聚集區》。這則報道營造美中企業界親密合作之假相,而竭力掩飾美中經濟走向脫鉤的大趨勢。

    第二份為《華盛頓中文郵報》,這是一份社區小報,其親共色彩遠比《華府新聞日報》顯著。該報的辦公地點位於馬里蘭洛克威爾市,其背景待考。該報的立場跟《環球時報》非常相似:美國和西方發生的全是壞事,中國發生的則全都是好事。在其第二版的「美國簡訊」中有七則新聞,分別為「美國航空公司宣布十月將大幅裁員」、「美國女子舉辦告別單身派對:二十人參加,十九人確診」、「美移民局受疫情影響預算短缺,入籍申請或耗時更長」、「疫情重創美國養老院,凸顯美國養老危機」、「美疾控中心建議服務人員:若顧客不戴口罩還發怒,快躲!」、「美郵政局長被問明信片郵資,頻繁『卡殼』一問三不知」、「美國大學頻現確診激增,校園疫情或成『甩鍋遊戲』」。看來,美國真是暗無天日、奄奄一息。

    關於中國部分,該報不再出現大幅稱頌習近平和中國政府的文章,卻有一個整版名為「上海之窗」,全部照搬上海《新民晚報》的報道,每一篇都是滿滿的「正能量」。判斷一份海外華文媒體的政治立場,最佳的鍥入點是觀察其在香港和台灣問題上站在哪一邊。在「港台新聞」一版上,該報傾向更為明顯——完全跟北京保持一致。關於台灣的一篇文章題為「馬英九警告蔡英文別招惹戰禍:別拿老百姓的生命財產開玩笑」,文章對馬英九的身份定位是「台灣地區前領導人」,文章引用台灣文化大學教授龐建國的觀點:「蔡英文不肯正面看待九二共識,只是讓兩岸關係往兵兇戰危沉淪而已。」另一篇關於香港的報道題為「香港警方逮捕林卓廷及許智峰,市民團體開香檳、吃乳鴿慶祝」,完全站在港府和黑警一邊,顛倒黑白、指鹿為馬。

    第三份《新世界時報》,號稱「全美首家中文簡體字報紙」。一般而言,簡體字報紙比繁體字報紙更親共。該報的辦公地點也設在馬里蘭洛克威爾,其名譽社長為蔣亞洪、董事長兼社長為倪濤、副董事長為張向榮和張小斌、總編為曹鑒欽,這些人究竟是何背景以及資金來源等,值得美國政府有關部門重點調查。該報雖不敢公開為中共張目,但在國際新聞的報道上,仍沿用中共及其盟友之說法。比如,第二版有一篇報道題為「美副國務卿訪莫斯科,俄外長當面警告:美歐不要干涉白俄羅斯內政」,咋一看還以為這是在俄國出版的親普丁的華文社區報紙,文章完全站在俄國的立場上支持白俄羅斯獨裁者盧卡申科,白俄羅斯追求公平選舉的民眾反倒成了被西方操縱的愚民:「俄羅斯警告美國和歐盟不要以任何形式干涉白俄羅斯內政,包括公開號召舉行反政府示威遊行」。

    該報對美國特別是川普政府竭盡抹黑之能事,儼然一派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之口吻。在報道共和黨大會時,該報抨擊說:「共和黨沒救了,它已經被『川普黨』替換了。」該報還用幾乎一整版的篇幅攻擊國務卿蓬佩奧,文章用詞比《環球時報》還要粗俗、惡毒——「他拍馬屁,無出其右:破例又違規,蓬佩奧外訪為川普造勢挨批」。文章攻擊說,蓬佩奧是七十五年來首位在全國性政黨代表大會上發言的在任國務卿,是「最政治化的國務卿」。在美國政府的高級官員中,中共最痛恨的是對華最為強硬的蓬佩奧,《新世界時報》專門挑出蓬佩奧來攻擊,明顯是配合中共的大外宣政策。

    在網路為王的時代,這些免費派送的華文報紙的影響力雖遠不如微信,但其對美國民主制度的腐蝕仍不可小覷。而且,這些報紙上都刊登了美國人口普查局提供的人口普查的廣告,表明美國政府出資在這類反美媒體上刊登廣告,這是對美國政府資源的濫用。因此,我大聲呼籲,華人社群應當拒斥此類親共媒體,美國政府有關部門亦應對其展開調查並施以處罰,乃至支持忠於美國的華人成立捍衛美國價值的新的華文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