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生:野蛮的暴力社会主义道路

0
22

公有制是一个古老的话题。中国古代《礼运大同篇》有言: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在《理想国》中也有过模糊的描述。

1516年,托马斯·莫尔(1478-1535年)写成了《乌托邦》一书。莫尔认为,“任何地方私有制存在,所有的人凭现金价值衡量所有的事物,那么,一个国家就难以有正义和繁荣。除非一切最珍贵的东西落到最坏的人手里,你认为这符合正义;或是极少数人瓜分所有财富,你认为这称得上繁荣—这少数人即使未必生活充裕,其余的人已穷苦不堪了” ,“我深信,如不彻底废除私有制,产品不可能公平分配,人类不可能获得幸福。私有制存在一天,人类中绝大的一部分也是最优秀的一部分将始终背上沉重而甩不掉的贫困灾难担子” 。

因此,莫尔主张废除私有制,建立公平分配的制度。

1613年,托马索·康帕内拉(1568—1639)出版了《太阳城》。此书大约写于1602年。从狱中传出后,在社会上流传着大量的手抄本。直至今天在罗马,梵蒂冈,卢加、伦敦等地还珍藏着17世纪初的11份手抄本。《太阳城》描述了托马索·康帕内拉所追求的理想国生活。“太阳城的居民却在一切公有的基础上采用这种制度。一切产品和财富都由公职人员来进行分配;而且,因为大家都能掌握知识,享有荣誉和过幸福生活,所以谁也不会把任何东西攫为己有”,“太阳城的人民都是富人,但同时又是穷人,他们都是富人,因为大家公有一切;他们都是穷人,因为每个人都没有私有财产;他们使用一切财富,但又不为自己的财富所奴役” 。

托马索·康帕内拉反对私有制,主张公有制。

社会主义派别

《乌托邦》和《太阳城》启动了人类对“废除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大胆的猜想和积极的实践,从18世纪到20世纪,出现了二十几个社会主义派别,如,法律社会主义、实业社会主义、暴力社会主义、实践社会主义、“法朗吉”社会主义、基督教社会主义、王朝社会主义、真正的社会主义、讲坛社会主义、费边社会主义、伦理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职能社会主义、行会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自治社会主义、基金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等等。

马克思生于1818年5月5日,死于1883年3月14日。 为了重点比较早于马克思的及同时期的社会主义派别,笔者把马克思之后的社会主义派别,费边社会主义、伦理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职能社会主义、行会社会主义、国家社会主义、自治社会主义、基金社会主义、生态社会主义、市场社会主义等社会主义派别,排除在本文之外。

社会主义者大都主张废除私有制,建立公有制,消灭阶级差别,建立社会平等。“平等和公有制”是社会主义者的两大诉求。

摩莱里马布利、克劳德·昂列·圣西门、格拉克斯·巴贝夫、罗伯特·欧文、夏尔·傅立叶、菲力浦·毕舍、费里西德·拉梅耐、艾蒂安·卡贝、路易·奥古斯特·布朗基、威廉·魏特林、莫泽斯·赫斯、卡尔·格律恩、赫尔曼·克利盖和施莫勒等许多人都主张实行公有制。但是,他们的社会主义学说是不尽相同的。就是说,对于如何解决已经存在的私有制问题以及如何建立公有制,他们的认识、主张和选择的道路是不同的。

法律社会主义

摩莱里(大约生活在1700~1780年间)在其著作《自然法典》中提出,人类社会开始是公有制,后来出现了私有制,最终还会回到公有制。摩莱里希望以合乎“自然”、“理性”的社会制度来代替现存的不合理的社会制度。他制定了一系列法律,“基本的和神圣的法律”、 “分配法或经济法”、“土地法”、“市政法”、“治理法”等,希望依据这些法律废除私有制,建立以财产公有、共同劳动、共同消费为基础的社会制度。

马布利(1709-1785年)在其著作《论法制或法律的原则》中提出,自然界给予人类的一切权利都是平等的,人类社会一开始就处在美好的自然状态中,它不向人类提供任何财产和地位不平等的基础。他抨击私有制改变人类的自然本质,导致人的贪婪,产生贫富差别。他主张建立公有制社会。

摩莱里和马布利认为拟定法律,限制人们的邪恶欲念是改造私有制的主要方法。他们选择的是法律社会主义道路。

实业社会主义

克劳德·昂列·圣西门(1760年- 1825)虽然出身贵族,却同情劳动群众。他看到“劳动力的价格十分低廉”,“穷人没有工作”,为此,他对当时的社会制度采取了否定态度。他设计了一种新制度叫做实业制度。在实业制度下,由实业者和学者掌握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权力;人人要劳动,人人有劳动权,没有失业现象。“人们应当把自己的社会尽量组织得有益于大多数人,以最迅速和最圆满地改善人数最多阶级的精神和物质生活,作为自己的一切劳动和活动的目的”。

圣西门选择的是实业社会主义道路。

暴力社会主义

格拉克斯·贝巴夫(1760年-1797年)学说核心是“平等论”。他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人类本是平等的,私有制是造成人间不平等的总根源。他主张通过密谋暴力方式推翻督政府,建立革命专政并消灭私有制,最终形成财产公有、共同劳动和平均分配的“平等共和国”。1796年,巴贝夫进行秘密活动,策划发动武装起义,密谋失败被捕。1797年,巴贝夫被处死。

巴贝夫,以及其后的路易·奥古斯特·布朗基(1805年-1881)和威廉·魏特林(1808年-1871年)都主张利用暴力消灭私有制。

巴贝夫选择的是暴力社会主义道路。

实践社会主义

罗伯特·欧文(1771年- 1858年)是最伟大的社会主义者。他认为,“环境决定着人们的语言、宗教、修养、习惯、意识形态和行为性质”。因此,欧文积极地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在工厂里,他通过改善工厂设备的摆设和搞好清洁卫生等方法,为工人创造出一个尽可能舒适的工作场所。在新拉纳克厂区,欧文建立工人宿舍,在住宅的周围,种植树木花草。他主动把工人的工作时间从13~14小时缩短到10.5小时。欧文提高工人工资,工厂暂时停止,工资照付。他设立工厂商店向工人出售比普通市场价格便宜的消费品,开办工厂子弟小学、幼儿园和托儿所,建立工人互助储金会。为了使工人的闲暇时间有正当向上的娱乐和学习,欧文还专门为工人建造了晚间文娱中心。欧文的这些改革措施取得了明显的成效。工厂增加了利润,工人生活得到改善。

1824年,罗伯特·欧文在美国印第安纳州买下1214公顷土地,开始新和谐移民区试验,不幸失败。

艾蒂安·卡贝(1788—1856)同罗伯特·欧文一样,也是一位企业家。托马斯·莫尔的《 乌托邦》一书对卡贝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他说:”这本书的基本 思想却深深地触动了我,以致每当我合起书来,总是不得不认真地思索一下共产制度的问题”。在他的小说《 伊加利亚旅行记》中,卡贝指出,人们都是“大自然的儿女“,自然给人以善良的天性,但愿世间幸福、平等地享用自然的创造物,满足彼此共同的需要。但是,现存的社会制度却充满战争、罪恶、苦难和追求金钱、损人利己等一条列的不幸和弊病,这一切“都是不平等、私有财产和货币这三个根本祸害的必然后果“。要根除这一切不合理现象,就要消灭私有制,“代之以一切平等和财产公有的制度“。在这个制度下,人人具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政府唯一关心的是人民的福利。他提出了合作社制度,规定公平合理的工资,普及社会教育等通往理想制度的过渡步骤,希望用非暴力的方式通过改良建立理想社会。1847年,艾蒂安·卡贝与一些追随者在美国得克萨斯州建立“伊加利亚公社”,不幸失败。

罗伯特·欧文和艾蒂安·卡贝选择的是实践社会主义道路。

“法朗吉”社会主义

夏尔·傅立叶虽然认为当时的社会制度是一种“每个人对全体和全体对每个人的战争”的制度,但是坚决主张用改良的手段来改造社会。他不主张废除私有制。傅立叶设计了一种叫做“法朗吉”的社会基层组织。 “法朗吉”是招股建设的。在“法朗吉”内,人人劳动,男女平等,免费教育,收入按劳动、资本和才能分配。傅立叶希望通过这种社会组织形式和分配方案来调和资本与劳动的矛盾,从而建立一个人人幸福的社会。他首次提出妇女解放的程度是人民是否彻底解放的准绳。

傅立叶选择的是“法朗吉”社会主义道路。

基督教社会主义

基督教社会主义的创始人是菲力浦·毕舍和费里西德·拉梅耐(1782—1854)。

毕舍在其创办的《作坊》杂志上,宣扬国家帮助建立工人生产合作社,反对法国工人进行阶级斗争。1834年,拉梅耐所写的《信徒的话》一书,抨击当时的社会和政治制度,宣扬“上帝面前人人平等”,用“劳动获得了选举权,就能主宰世界,反对革命斗争,基督教社会主义帮助工人建立生产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组织工会、举办劳动大学等,改善工人的处境。

他们选择的是基督教社会主义道路

王朝社会主义

德意志帝国宰相奥托·冯·俾斯麦(1815年-1898年)怀有“国家需要照看人民”的政治理念,强力推出保护劳工的法令,制定了很多保障工人的措施,建立社会保险系统,既保护了劳工利益,也保护了王朝利益。俾斯麦的福利制度和政策被称为王朝社会主义,使德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劳工立法的国家。

真正的社会主义

代表人物是莫泽斯·赫斯(1812-1875年)、卡尔·格律恩(1817——1887)和赫尔曼·克利盖。莫泽斯·赫斯使恩格斯转向了共产主义,并介绍马克思进入了社会学领域和经济学领域。赫斯同意将一切历史问题归结为经济基础以及阶级斗争。卡尔·格律恩从人道和人性出发,主张以此实现人的解放,反对阶级斗争和暴力革命,否认在德国进行民主革命的必要性。赫尔曼·克利盖主张土地改革,把土地作为公共财产,无偿地分给每个劳动者,建立没有剥削、人人和睦相处的“爱的村镇”。马克思、恩格斯起草的《反克利盖的通告》对克利盖的观点进行批判。

真正的社会主义是十九世纪四十年代流行于德国知识分子中的社会主义思潮,其主张用平均分配土地办法可以使小私有者摆脱贫困和剥削,宣扬用人类之爱来实现社会主义,认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一种“野蛮的破坏倾向”。

讲坛社会主义

代表人物是施莫勒(1838~1917)。他提出了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1873年,施莫勒在主持成立“社会政策学会”的大会上,公开反对克思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提倡社会改良和阶级调和。他反对工会,反对工人罢工,主张采取一种家长式的社会政策来提高工人阶级的物质和文化水准,把他作为防止革命的惟一手段。他宣扬一种“合法的强权君主制”,赞同俾斯麦颁布的“反社会党人法”,吹捧俾斯麦,颂扬普鲁士国家及其统治者。

马克思的暴力社会主义

1848年,《共产党宣言》问世。马克思宣言中宣称“共产党人可以用一句话把自己的理论概括起来:消灭私有制”,“推翻资产阶级的统治,由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共产党人不屑于隐瞒自己的观点和意图。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从《共产党宣言》中的这些话语,我们可以看出,马克思选择的是暴力社会主义道路。

笔者在《宣言》批判.一文中讲过:

沿着交易活动、交易私有制、平等交易、国民主权、法治和分权,这条社会自发的道路,基于交易私有制的市场经济逐步将财产分布于国民手中,基于国民主权的民主制度逐步将政治权力转交到国民手中,最终摧毁了君主专制制度,催生了现代民主共和制度。

那么,沿着马克思暴力社会主义道路,人类社会将会走到哪里呢?

从暴力公有制到党国专制制度

马克思提出了一个采用 “暴力消灭私有制,建立公有制”的暴力社会主义的政治纲领。以列宁为首的俄国布尔什维克实施了这个政治纲领。1917年11月7日,列宁领导的布尔什维克党通过军事暴力夺取了俄罗斯国家政权,建立起世界上第一个基于暴力公有制的社会主义国家。

苏联政权建立后,苏联共产党逐步建立起基于暴力公有制的党国专制制度。

政治上,苏共垄断政府权力,代表国家行使主权,全面控制国家从中央到地方行政组织,党组织与政府的一体化,即党政一体。

经济上,苏共通过暴力将银行、铁路、工厂等一切资源收归国有,实际上为苏共所控制。

思想上,苏共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和斯大林主义的意识形态专制,对国民实施精神奴役。

笔者前文讲过,“平等和公有制”是社会主义者的两大诉求。苏联共产党用暴力建立的党国专制制度,既消灭了平等,又没有建立公有制,因为暴力使得“苏共领导一切”,暴力公有制变成了苏共私有制。

毛泽东领导的中国共产党选择了走俄国人的暴力社会主义道路,用暴力夺取中国大陆政权后,在政治上、经济上和思想上照搬了苏共的党国专制制度。

政治上,中共垄断政府权力,厚颜无耻地宣扬:“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同苏共一样,暴力使得“中共领导一切”,中共消灭了平等。笔者将在“五星红旗告诉世人什么”一文中讲述。

经济上,中共首先通过暴力将银行、铁路、以及被扣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帽子的企业收归国有.在农村没收地主的土地和富农的部分土地。通过农业合作化运动,将分给农民的土地由收回到中共的手中。通过公私合营运动,掠夺手工业者和工商业者的资产。中共消灭了商品和市场,消灭了国民的贸易活动,绝大多数企业成为中共拥有的国有企业。同苏共一样,暴力公有制变成了中共私有制。

思想上,同苏共一样,中国共产党建立了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斯大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意识形态专制,对国民实施精神奴役。

我们可以看到,沿着施行暴力公有制的暴力社会主义道路,建立起党国专制制度,共产党将国家权力集中于手中,将国家的一切资产集中于手中。共产党消灭了平等,暴力建立的公有制变成了共产党私有制。所以,严格来讲,共产党不是社会主义派别,而是君主专制主义的变种

社会主义派别对比

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将某些社会主义派别定性为反动社会主义,包括封建的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的社会主义、德国的或“真正的”社会主义。

笔者在“社会主义派别”一节中列举了早期社会主义派别,我们来对比这些派别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究竟哪个派别是反动的社会主义派别。

将私有制社会,改造成公有制社会,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根本改变性的社会变革。

摩莱里和马布利主张通过拟定法律来改造私有制,这是一种合法合理的方法。

克劳德·昂列·圣西门选择的是实业社会主义道路,现代发达国家历史已经证明,圣西门的道路是正确的,只有大力发展实业才能够圆满地改善人数最多阶级的精神和物质生活。当然要与摩莱里和马布利的主张相结合,制定相关的法律,以保障劳动者生活在撒切尔夫人所说的“安全网”上。

作为企业家的罗伯特·欧文首先积极地改善工人的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而后在美国进行社会主义试验。

作为企业家的艾蒂安·卡贝提出了合作社制度,规定公平合理的工资,普及社会教育等改良的方式,反对用非暴力的方式建立理想社会。像欧文一样,他也在美国进行了社会主义试验。

罗伯特·欧文和艾蒂安·卡贝选择的实践社会主义道路,是一种对人类社会负责任的社会主义道路。

夏尔·傅立叶主张用改良的手段来改造社会。他不主张废除私有制。他设计了“法朗吉”的社会基层组织,“法朗吉”是招股建设的。在“法朗吉”内,人人劳动,男女平等,免费教育,收入按劳动、资本和才能分配。夏尔·傅立叶是杰出的。他最先提出了用股份制来改造私有制的方法。

基督教社会主义的创始人菲力浦·毕舍和费里西德·拉梅耐宣扬“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帮助工人建立生产合作社和消费合作社,组织工会、举办劳动大学等,改善工人的处境。基督教社会主义既宣传了平等,又改善了工人的处境。

真正的社会主义主张用平均分配土地办法可以使小私有者摆脱贫困和剥削,宣扬用人类之爱来实现社会主义,认为无产阶级的阶级斗争是一种“野蛮的破坏倾向”。

讲坛社会主义公开反对克思的暴力革命,提倡改良主义的社会政策。

真正的社会主义和讲坛社会主义反对暴力,不会给社会带来暴力破坏

德意志帝国宰相奥托·冯·俾斯麦强力推出保护劳工的法令,制定了很多保障工人的措施,建立社会保险系统。俾斯麦的福利制度和政策被称为王朝社会主义,使德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拥有劳工立法的国家。

由于时代的局限,笔者认为,除了夏尔·傅立叶,以上早期的社会主义者们都没有认识到交易私有制是有益于人类社会的,也是不可能被废除的。但是,他们的观点、建议和实践都是对人类的发展是有益的。采用改良的方式的社会主义者,没有采取暴力方式,因此,他们没有造成格拉克斯·贝巴夫暴力社会主义给人类带来的灾难。

巴贝夫是马克思主义的直接的先驱者。19世纪40年代,马克思通过对巴贝夫学说的研讨,终于选择暴力作为实现他的社会主义道路的手段。卡尔·马克思选择了暴力社会主义道路。他们在《共产党宣言》中宣称,“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共产党宣言》正如春风先生所说:

这是人类历史上最为嚣张的公开鼓吹用暴力剥夺他人资产的强盗宣言 “。

“马克思对社会的批判和设想,并没有经过任何社会实践的证明,这厮便肆无忌惮地鼓动用暴力推行他的主张,剥夺他人的资产,这是一种疯狂的暴徒行为”。(春风《翻过这血腥的一页》)。

在社会主义派别中,只有马克思的暴力社会主义道路带来了血腥的灾难。

暴力公有制使得社会资产掌握在新兴的苏共军事官僚集团手中。苏共暴力强制推行的集体农庄化运动导致大灾荒,仅在1932-1934年的饥荒中,就大约有几百万人饿死,其中以乌克兰大饥荒最为惨重。大灾荒的根本原因在于不受制约的共产党权力经济制度。

中共在1959至1961年三年中就导致几千万人饿死。“前新华社高级记者杨继绳在对“大饥荒”进行调查过程中发现,包周恩来、邓小平在内的中共高层领导人对于大饥荒中大量饿死人的事实并非不知道,但是采取了各种方式文过饰非,掩盖真相“,”《新发现的周恩来》一书中关于三年(1959~1961)大饥荒的情况透露,周恩来在清楚知道全国出现饿死人的情况下,继续征粮而不是打开粮仓救人,使得大饥荒雪上加霜“。(2017年2月20日谢天奇《大饥荒周恩来下令毁证 继续征粮出口换黄金》)。

斯大林、毛泽东、周恩来、邓小平都是罪不可赦的历史罪人。

阿玛蒂亚·森专门研究过大灾荒,结论是:现代史上,民主国家从没有过大饥荒。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都有过大饥荒。

笔者在《这是一场文明与野蛮的较量》说过,暴力是一种野蛮的力量。

从马克思主张暴力消灭私有制,到中共打天下坐江山,消灭了平等,建立暴力公有制,实际上的中共所有制,这条野蛮的暴力社会主义道路是违背历史发展方向的反动道路。

马克思、列宁、斯大林、毛泽东都没有完成从动物到人的进化。他们通过暴力把社会主义国家的民众带回到野蛮的动物世界。

暴力是一种野蛮的力量。人类必须放弃暴力,发展能力,才能完成从动物到人的进化。为此,人类必须清算共产党,铲除暴力社会主义道路!

 

2020年10月1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