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维权人士尹旭安狱中身体状况极差 令人担忧

0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0年12月6日,本网获悉:湖北维权人士尹旭安狱中身体状况极差,令人担忧。常伯阳律师会见了尹旭安,发微博说尹的身体非常差,已经抢救了几次了。尹被关已经一年半有余。法院迟迟未判。

常伯阳律师发布微博通报如下:

#大冶法院皮雨生法官请你依法办理尹旭安案#

尹旭安寻衅滋事案大冶检察院于2019年10月起诉至大冶法院,大冶法院于2020年1月19日开庭审理,同日大冶法院以检察院要求补充侦查为由决定延期,法律规定补充侦查的期限以一个月为限,可是开过庭至今快一年了,律师和尹旭安既没有看到检察院补充的任何材料,也没有等到法院的判决结果。大冶法院的相关司法人员皮雨生等已经违法超期羁押。

每当律师询问案件严重超期,为何迟迟不下判决时,工作人员最初以案件申请了内审为由应对,问的多了,干脆要求律师直接问黄石中院,律师不明白,法院不是独立行使审判权吗?内审又是个什么东西呀?案件一审还没有判决,为什么让律师找黄石中院啊。

尹旭安在被羁押期间多次出现病危情形,看守所也多次送尹旭安外出紧急抢救,据说看守所也曾经跟法院沟通能否取保治病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解决,可是根据法律规定,如果案件不能在法律规定的期限内办结,也是应当先变更强制措施的,况且尹旭安患有严重疾病也符合取保的条件呢。

先不说尹旭安有罪没罪,但是即便是有罪之人也是人啊,司法也得讲人性讲人道吧。

律师已经对大冶法院的皮雨生等直接责任人提出控告,希望@大冶市人民法院主动纠错,希望@黄石中院 查明大冶法院内审的违法行为,希望@大冶市人民检察院和@黄石检察履行法律监督职责,追究皮雨生等司法人员的法律责任@湖北高院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

尹旭安是2019年初才刑满获释。2019年5月又遭抓捕,后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

尹旭安:1974年8月出生,湖北省大冶市保安镇人,枉判上访者,公益维权者。2003年,曾因控告湖北省鄂州市梁子湖区民政局就其夫妻离婚争议非法登记一案,被地方法院枉法裁判,而地方高院对此又不作为,随被迫于2007年到北京上访。

2007年11月以来,因多次上访屡遭当局非法处罚、伤害,曾因上访维权及参与围观声援、抗争行动,而被当局非法拘留6次、被关黑监狱8次。

2009年,在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访华期间,曾因到北京市公安局治安总队申请游行示威而被湖北当局劳教2年,并延期释放3个月。劳教期间,曾因身患高血压三期及多种其他疾病(如乙肝、胆囊炎及结石等)而多次晕倒和急救。

2012年起,因在京维权,开始更多关注民主公益维权事业,曾积极参与十八大民主直选学术代表,呼吁推进政治体制改革、废除劳教制度及打击黑监狱等。2012年7月—10月,曾因举报和起诉湖北省当地政府非法征用土地、起诉湖北省劳教委非法延期及非法选举等问题,而遭当局非法拘禁42天。

2013年始,开始积极介入声援围观行动,如江西新余刘萍独立候选人案、山东曲阜薛福顺事件、山东淄博孙峰“煽颠案”、4.29祭奠林昭活动、湖南衡阳赵枫生“煽颠案”开庭、郑州十君子事件、焦作张小玉案、苏州老兵范木根血拆案开庭、与王福磊等维权网友声援维权公民王健案等。

2015年3月8日,曾因使用微信转发“湖北大冶市驻京维稳人员名单”而遭当局抓捕,并被行政拘留15天,3月24日被以涉嫌“泄露国家机密罪”刑拘,后被释放。

2015年7月25日,又因与王芳、耿彩文等人在武汉市黄鹤楼前身着声援屠夫(吴凎)的文化衫,并拍照上传网媒,随于7月28日被警方从家中带走,拘留于大冶市保安镇派出所,同年8月23日被转为刑拘;9月26日,被以涉嫌“寻衅滋事罪”批捕,之后其案被大冶市检察院退补后又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2016年3月16日审查起诉期满。

2016年9月13日,其案在湖北省大冶市法院开庭受审,至2017年5月27日被该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刑3年6个月。关押期间遭狱警殴打虐待,身心伤害巨大。前被羁押于湖北省大冶市看守所。2018年12月27日刑满获释。

2019年初尹旭安才刑满获释。2019年5月又遭抓捕,后被刑事拘留羁押在大冶市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