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飞骏:昂山素姬披上恶龙鳞片了吗?

0

周一,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拘留了该国领导人昂山素季后,通往缅甸议会所在的内比都的道路被封,一名士兵在站岗。周一,缅甸军方发动政变拘留了该国领导人昂山素季后,通往缅甸议会所在的内比都的道路被封,一名士兵在站岗。 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2021年2月1日凌晨,缅甸发生军事政变。总统温敏、国务资政昂山素姬、部分省邦行政长官等民选政府要员被军方抓捕。

军方发动政变的理由是,去年11月的缅甸大选存在大规模舞弊。

这是一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理由。

是谁给了缅甸军方这样的灵感?

2020年11月的缅甸大选,昂山素姬领导的缅甸民盟大胜,在498个议席中夺取了396席。

天底下没有新鲜事,流氓戏法在缅甸高度重合式上演。

1990年,缅甸军政府在内部危机四伏和外部文明世界压力下,被迫顺应民意举行缅甸历史上第一次真选举。

昂山素姬创立的全国民主联盟也是赢得了396个议席,取得了压倒多数的胜利。

两个396席,30年前后的高度巧合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天意”。

缅甸军政府拒不承认大选结果,理由一样是舞弊。

那时的缅甸是军政府执政,民盟是在野党无任何行政资源,选举也是军政府一手操控和监督。

民盟没有一丝一毫玩选举舞弊的行政能量,只有执政的军政府才有能量玩舞弊。

可军政府却言之凿凿指控民盟玩舞弊。

“我没赢就舞弊”的原创其实是缅甸军政府。

西方那个“天选之子”不过是“东学西渐”,把缅甸军政府的戏法改头换面而已。

缅甸军政府的流氓把戏,虽然事隔30年,引起的国际反响却天差地别。

1990年那次耍流氓,文明世界和亚非拉的反野蛮阵营,几乎都站到昂山素姬那一边。

2021年的流氓政变,文明世界依旧严厉谴责,东方时政圈却间歇传来狂热喝彩声。

“反对武人干政”历来是时政圈的政治共识,为何今天对“军管”情有独钟呢?

主要原因有二:

第一条:这条不说了,自废武功让人叹气,明白人懂的。

第二条:昂山素姬在缅甸玩独裁,屠龙少年披上了恶龙的鳞片。

质疑昂山素姬玩独裁的主要依据是缅甸的“罗兴亚事件”。

不了解缅甸异常复杂的政治局势,很容易因“罗兴亚事件”把昂山素姬一棍子打死。

古龙连续剧《绝代双骄》,在移花宫长大的花无缺,看小鱼儿的行事作风,横看竖看都是个坏人。

小鱼儿是从恶人谷走出来的,花无缺看不缺的那些行事方式,更多是出于恶劣环境下的“无奈”。他的心肠和志向其实比花无缺还感天动地。

二战后在和平自由环境下成长起来的西方人,多数读不懂昂山素姬面临的无奈和困局,很容易像花无缺那样雾里看花求全责备。

说昂山素姬独裁是完全不懂缅甸。

昂山素姬根本不具备玩独裁的军政能量。

2015年缅甸的宪政改革,军政府并没有“放下”执政大权,回到“军人不干政”的文明轨道上去;而是答应与民选力量“分享”政权。

缅甸国会25%的议席不经过民众选举,由军方直接指定代表充任。

不仅如此,缅甸执政府的要害部门,多数为军代表掌控。

军事集团虽然只占有25%的议席,掌控的军政实力却远超一半。文官政府一直处于弱势。

军事集团的核心目标不是为国为民,而是维护军头既得的特权利益。

昂山政府这几年,一直小心翼翼维持与军方的关系平衡,不敢也没能量触动军方的特权利益。

那些拥兵自重的军事寡头,平时根本不把民选的文官政府放在眼里,怎一个“霸道”了得。

如此弱势的昂山素姬,哪来的的军政能量玩独裁?

也许有人会说:既然这么窝囊,我不干了。

一个积重难返的反文明国家,文明的进步是靠一点一滴的坚守来推进的。

受制于军头的弱势民选政府固然不好,总比2015年前的军人专政要进步很多。

理性务实的文明之路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如果进步力量意气用事撂挑子不干,缅甸必将倒退回军事独裁的老路上去,那样受害的不只是国家和人民,还有进步力量的下一代。

昂山素姬如果在2015年完全退出政坛,必将成为缅甸众望所归的伟人,历史评价完全是正面的。

昂山素姬个人的最好选择,不一定是国家和人民的最好出路。

以昂山素姬无可匹敌的个人威望,尚不能平衡军方的强势力量;没有昂山素姬的民选文官政府,铁定会弱势成可有可无的军方像皮图章。

离开昂山素姬的民选政府,缅甸的文明进程必将曲折危险很多倍。

为了国家的文明进步和人民福祉,众望所归的文明先驱不宜太过“爱惜自己的羽毛”。

230多年前的华盛顿,如果太过爱惜自己的羽毛,就没有今天的美利坚合众国了。

北美独立战争胜利后,华盛顿主动辞掉大陆军总司令职务,给自已赢得了神话般的个人声誉。

华盛顿回到弗农山庄后,发誓终生不再担任公职。

华盛顿的誓言是发自内心的。他对宁静田园生活有着不可思议的感情,极端厌恶公权力做大,又有道德洁癖,对容易招致非议的公职从情感上排斥。

汉密尔顿和麦迪逊计划把各自为政的北美13州联合成一个实实在在的国家时,明白如此艰巨的职责,只有“华盛顿重出江湖”才有成功的可能。

为了美利坚的未来和人民福祉,也为了自己下一代的尊严幸福,华盛顿在两个年轻人千百次劝说下,决定放弃自己的好恶,再冒一次千夫所指的风险,重出江湖催生美利坚。

华盛顿在总统职位上才干了短短两年时间,就因为承受不了小报小刊的无底线造谣盟生退意。包括两个年轻人在内的议会内阁政要,也是以同样的理由挽留了他,否则新生的美利坚将立马散伙。

华盛顿在第二届总统任期内,尤其是出兵西部镇压“碑酒税暴乱”后,媒体用最最难听的语言猛烈抨击他是“独裁者”,使华盛顿陷入了巨大的痛苦之中。

但为了国家的文明和人民福祉,华盛顿没有退缩,宁可千夫所指也要承担起自己的文明责任。

民选政府不能屈从于群众运动,不能被一群不按规则出牌的狂热者暴力推翻。

缅甸的“罗兴亚事件”和华盛顿政府的“碑酒税暴乱”有很多相似之处,不可情势要复杂得多。

缅甸是由伊洛瓦底江流域的“本部”和周边七个“自治邦”组成。

“自治邦”不但行政上有很大自主权,还拥有各自的武装力量。

中缅边境南边的“民族军”各位懂的。

缅甸罗兴亚地区的穆斯林势力,一直谋求脱离缅甸玩独立。

穆斯林手段极端,一搞运动就爱好对境内佛教徒大开杀戒。

缅甸又是一个佛教为主的国家。

2015年缅甸宪政改革后,昂山素姬的民选文官政府在军事经济领域的力量根本不能和军方匹敌,唯一能和军头抗衡的力量来自全国多数民意支持。

在军政府独裁下成长起来的民众,绝大多数都有“大一统”情结。

罗兴亚的穆斯林玩的“民族独立运动”,在多数缅甸民众眼中是“分裂叛国”。

昂山素姬只能顺应缅甸民意,否则就会被多数民众抛弃,那可是昂山政府唯一的力量源泉。

没有多数民意支持的昂山政府要么倒台;要么虚化为军方像皮图章。军政府复辟将不可避免。

军政府一旦复辟,缅甸将发生大倒退,一切将回到原点,甚至连原点都不如。进步力量多年的努力成果必将毁于一旦。

第三世界的文明进步,最忌讳教条化、口号化、简单化,否则很容易好心办坏事。

——读者推荐